【精选】痴恋14年,他复活了一门600多年的技艺,水中作画不是梦!

<- 分享“澳洲中文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30 澳洲中文台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 微信号 efifan


水中作画

Painting in Water


眼看滴落在水中的染料,

随水波曼袖起舞晕染开来,

绽放出一种惹人疼爱的艳丽,

心也随之泛起丝丝的涟漪。




这浪漫唯美的举动,

还仅仅是个开始,

当接下来看到水中浮现的画面,

你很有可能跟这位小朋友的表情一致。




如此夸张的表情,

源于一位小伙完成的壮举:

他倒了缸水,

在水中把梵高画了出来。




人们看完彻底震惊了:

水中作画这种天方夜谭的事,

竟也能眼见为实!




当这一视频发到脸书上,

从6月11号开始的短短几天内,

疯狂收获2600万点击。




不经意间创造这一壮举的

是刚好三十而立的Garip Ay。




这个高颜值高学历的土耳其帅哥,

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

却偏要复活一门

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老技艺。




湿拓(Ebru),

也称大理石花纹纸艺术,

14世纪沿丝绸之路流传到土耳其,

是绝对的“奢侈品”。



因其独一无二,无法复制,

最初仅被用作官方文书。



水中画、大理石花纹纸艺术、文书,这貌似毫不相关的三者,如何联系到一起?原来这门古老的技艺首先需要功底深厚的画师在水中作画,最后一步再用特殊纸张轻轻覆盖在水画表面。



土耳其湿拓画的大师在小心翼翼地铺纸


排出水面和纸张间的空隙之后,把纸从水中轻轻朝自己的方向移出,水中的字或画就会完全拓染在纸上,而盆中的液体则仿若魔术般没了半点痕迹,最终将画纸放在平整干燥处,晾上十几分钟完成。




最初奥斯曼帝国正是看上了

湿拓画的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

才将其拓印上文字,

作为政府函件和外交之用,

其珍贵性可想而知。




可惜的是,

这种延续了600多年的技艺,

需要传统的师傅带徒,

学习起来又十分不易,

没个十年八年的系统学习,

你可别想出师···




加之经济效益不高,

年轻人不愿师承祖上,

湿拓一点点失传,

30年前,土耳其全国仅剩3位画师。



或许是因缘巧合,

30年前Garip Ay刚好呱呱坠地,

16岁那年在跟父亲

看了一位老师傅的湿拓“表演”后,

彻底爱上了这门技艺。




而老师傅看重的正是这份热爱,

“当你坐在Ebru画盆前,

如果没有对这份艺术的专注和耐心,

没有一个平和的心境,

画盆里是诞生不了美的作品的。”




对于Ebru艺术家来说,

坐到画盆前就是一种演绎

画盆和艺术家之间爱情的仪式。



16岁正是一个少年躁动难安的年纪,

Garip Ay却爱上了,坐住了,

这一坐就是十几年。




从颜料滴入水的角度,

颜料滴入的量和面积,

颜色的协调和分布,

以及不同颜色之间的关系,
他一点点,一年年默默学习。




及至而立之年,

他才出师,

水中画作一经问世,

惊艳世人。




俄罗斯、美国、法国、意大利等众多国家,竭力邀请他到最知名的艺术空间表演他的水中画作。




各种电影、纪录片邀他前去参与演出,

只为记录下这水中作画的神奇一刻。




而他本人最自豪的

不是给多高阶的政要首脑表演,

而是在孩子们面前创作,

因为这关乎传承,

关乎到不掺任何杂质的

一颗纯粹热爱的心。


现场只要有一个孩子,

他都会把他/她请到最前面。


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创作,

只为让孩子们过把瘾。




他的这一举动也让土耳其政府意识到湿拓(Ebru)面临的窘境,因而下定决心挽救这门传统的文化艺术,在众多艺术院校开设了Ebru课程。





整整14年,他才收获了他的爱、他的耐心以及他的劳动硕果,如今他却毫无保留地将其分享给热爱它的人。



“相比于600多年的传承,

我这十几年又算得什么呢!
人生最大的快乐不在于占有,

而在于追求的过程。”


知道你们还没看够,再来一发,水画有“毒”,自带催眠效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