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向战士们致敬 | 1998年、2016年,最危难的时候,只有他们在!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7 生命真谛


7月4日一大早,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市民高迪、邓梅等6人,先后给毕节军分区打电话,寻找在抗洪抢险中因太累吃饭时睡着了的一名战士。




连日来,这名战士吃饭时累得睡着了的照片刷爆微信朋友圈,他的睡姿令整个织金县百姓感动,网友纷纷称赞“最美睡姿”。




“这名战士我认识,抗洪抢险中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战斗!”毕节军分区政委张平看到市民高迪微信发来的照片,一眼就认出在抗洪一线留下“最美睡姿”的战士,原来他是陆军第14集团军某旅下士李金龙,家在织金县县城河边上,洪涝发生时他正在家休假。




6月27日,织金县遭遇特大暴雨袭击,降雨量超过近10年来最高值。凌晨5时,正在家中一楼睡觉的李金龙发现,家里被水淹,水深已到膝盖,他随即翻身下床,叫醒父母。而后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出几公里,把靠近河边几条街的数百群众全部叫醒,等大家全部转移到安全处时,洪水已淹没到不少房子的房顶。被救后,市民邓梅心有余悸地说:“好险,差点就被淹死了!”然而就在她寻找救命恩人时,李金龙已不见踪影。




“我是军人,我申请和你们一起参加抗洪抢险!”当天上午,向部队报告情况被批准就地参加救灾后,李金龙换上迷彩服出现在织金县人武部值班室,向值班排长张应达递上士兵证。得到人武部领导允许,他迅即投入到抗洪抢险中。




6月28日上午,织金县贯城河下游的绮陌乡因河道堵塞,水位持续上涨,绮陌乡东伟服装厂有工人被困。接到任务后,李金龙说:“我水性好,我先上!”说完带着几个民兵驾着冲锋舟冲进去,成功救出12人。6月28日下午,整个县城被淹,连人行道天桥都已被淹没,李金龙刚救完人,一名青年跑过来拉住他的手臂说:“我母亲被困在家里,求求你帮我救救她!”随即,他拿着一个救生圈和一根绳子,跟着这名青年赶往现场。




“糟糕,门窗已被淹没!”来到现场,李金龙看到情况危急,带上救生圈,把绳子系在身上,立马跳进洪水中,想潜水找到门,从门进去,但这时门被泥沙堵住。“怎么办?”岸上的青年很着急,李金龙反复潜入水中将泥沙刨开,总算把门推开。潜入屋中,只见老人拉着窗户,大半截身子泡在水中。最后,李金龙成功将老人救出,但手在救人的时候被划伤。




在抗洪抢险中,李金龙白天出去救人,晚上又回来帮父母清除家中的淤泥、将坏的家具搬出,4天3夜没怎么合眼,共救出17人。7月1日中午,刚救完人,李金龙浑身泥浆,领到盒饭还没吃上两口就睡着了。一位路过的市民把他睡觉的照片拍下来发到微信里,才两天这张照片就火了起来,网友称赞他的睡姿是“最美睡姿”,并向抗洪抢险的广大官兵致敬,毕节市人民在网上、网下发起寻找“最美睡姿”主人公、向抗洪英雄学习的活动。




抢险点周围村民也自发烧饭烧菜,想让武警官兵多吃点,吃饱点,以这些行动表达感谢之情。




4日,湖南怀化溆浦洪灾。一武警在救援时被洪水冲走,一直漂到两公里下的某桥处。群众自发在桥上结绳网救人,但洪水湍急未能获救。万幸的是,最终在下游获救。




7月4日,安徽省南陵县西七圩,战士双膝跪在泥地里,俯下身子背老人上肩。




7月4日,安徽省安庆市,在皖西南洪涝重灾区,一名在桐城双港练潭圩大堤上封堵管涌的一年新兵手掌已烂出5个洞。在奋战了近36个小时保住练潭圩大堤后,被大队教导员发现。据了解,小战士叫赵龙,是名“95后”,是武警安徽总队一支队二大队战士,安徽阜阳人。




这名新兵战士直到完成练潭圩大堤封堵管涌任务后仍然不下火线,因其休息待命时接过矿泉水时才被大队教导员马金龙发现。前线医疗资源有限,抗洪保堤形势严峻,战友只能为其简单处理,冲洗时,战友发现细沙和小石子已经钻入了肉中。当战友一边为其冲洗手掌一边慢慢抠出卡在肉里的细沙和尖锐的碎石时,这名战士咬牙坚持忍住剧痛。




4日下午,赵龙和40名六中队的战友在二大队教导员马金龙率领下,搬运了1400袋沙和石包,封堵住了20处大堤管涌险情。




在湖北麻城抗洪抢险的战士,因为两天两夜没睡,就这么在雨中睡着了……网友称: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他们!




连日暴雨袭击安徽,安徽省武警总队一支队援驰灾区,在安庆市怀宁县平山镇程家圩(万亩大圩),武警官兵日夜奋战堵住随时可能爆发的管涌,第五年兵焦磊和战友们一起,从早上七点一直忙到深夜,站在及腰的洪水里浸泡一整天,双脚已经浮肿变形,一支队后勤处处长张广州拍下小战士休息的一瞬间,并安排休息,但倔强的战士仍然坚持和战友们奋斗在一线!一线险情不断,年轻的战士肩扛沙袋连续30多个小时在雨水泥泞中浸泡,夜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两条木凳拼凑的“床”上小憩,脱下鞋袜,双脚早已失去肉色,没有了知觉。




5日6时许,湖北武穴市太白湖东河段发生决口。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武穴市人武部220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装运沙包,加固子堤。连续奋战25小时,他们刚啃了一口面包,就累得“瘫倒”在堤坝,相互靠着短暂休息。





7月5日,暴雨袭击南京。今天凌晨,在大堤上奋战四小时的官兵们已经疲惫不堪,但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二营四连战士张海威因为不间断搬运沙袋饥渴难耐,顾不上喝水的他仰起头,张开嘴喝着倾泻而下的雨水。






7月6日,黄冈武穴市太泊湖封堵决口的某舟桥旅抗洪“泥人”。这是抗洪战士的晚饭,虽已成泥人,但战士们吃得很开心,饭后他们还要与洪水再战斗。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无论是18年前,还是今天,他们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出现。






1998年洪水,包括长江、嫩江、松花江等。长江洪水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20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之一;嫩江、松花江洪水同样是150年来最严重的全流域特大洪水。




图为1998年长江流域抗洪抢险现场




图为1998年,年轻的解放军战士,用血肉之躯在滚滚洪水中,和大自然斗争



图为1998年洪灾现场,两位年轻的战士用浴盆转移一个娃娃








图为1998年抗洪抢险部队撤回时,群众夹道欢送。




图为1998年抗洪战士撤离九江,民众挥泪送别。




图为1998年抗洪官兵乘火车凯旋,部队首长欢送场景。




1998年,他们立下了“生死牌”。





18年后的2016年,龙王庙再现他们的“生死牌”。


致敬,人民子弟兵!愿平安!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