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倾听内心的声音,让自己全力以赴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美国留学妈妈圈


【美国留学妈妈圈】经作者授权,将连载范海涛新书《就要一场绚丽突围 - 30岁后去留学》的部分章节。


        作者与著名投资人徐小平

4 倾听内心的声音,让自己全力以赴

人生在世,

不要被信条所惑,

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淹没了自己的声音。

 

“当 一个微小的火种慢慢地在心里闪烁,最终蔓延成燃烧的火焰,当一个并不清晰的意识渐渐野蛮生长,成了明确的意志,我想,这就是做出改变的时候了。这和我此前 很多次的人生经验相似,每一次放弃都有争议,都有挣扎,都有留恋。但是最终通过理性走向平静。我深刻地知道,每一次放弃与选择,都是‘舍’与‘得’的对 应。但人们只有倾听内心的声音,真正做到‘舍弃’,才可能让自己全力以赴。”

20099月, 开复在人生中做了一个看似十分大胆而又惊险的选择。他离开了供职四年的谷歌,准备开始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这个过程我亲眼目睹,也和他有几次推心置腹的谈 话。即使对于开复本人来说,这个决定也不是特别容易。毕竟在大公司里有稳定的前程,丰厚的薪水和可以调动的丰富资源,而创业则是一条艰苦卓绝的不归路。那 一段我目睹了他内心的挣扎,以及最终做出决定那一刻的轻松。我记得他在20096月去美国总部辞职之后,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因此,有了我们《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中以上那段话。

当一个48岁 的人做出了如此重大的决定,这对在他身边耳濡目染的我,有非凡的榜样作用。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成为潜移默化影响我的一种内心的信条。但是我写下这些文字 的初衷,绝对不是想遍洒心灵鸡汤,劝大家都不顾一切地以大龄之躯选择出国留学。我的体验看似勇往直前,但是其实这个过程中布满荆棘,步步惊心。如果人生可 以做第二次选择,我是不是还会如此这般的抛家舍业,真不能百分百地确定。我得到了不少,也失去了很多。我清楚地知道里面的机会成本到底有多大。因此,我写 下这本书的目的,是告诉大家留学背后的真实体验,这里面也许有你不知道的100个真相。

在我辛苦地准备两项考试时,我身边的朋友基本上已经不约而同地分立成了几大阵营。

第 一阵营是无条件力挺和支持的一派。这些朋友知道我想法一旦萌生,我就会想方设法地去执行、去推进。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会七手八脚地把事情做成。超高的执行 力让我在困难面前保持着非凡的韧性。最支持我的朋友是李开复博士和张亚勤博士,他们两个人都为我写了推荐信,也是我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导师。开复本身的经历 是一本活的生动的教科书,我通过写作了解到了哥大教育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育在他的生命中留下的印记。哥大奉行的“通才教育”理念与他的博士生导师卡内 基·梅隆教授传递的“我不同意你,但我支持你”的观念,以及教授同意让开复用迥异的方法来完成博士论文的故事,都让我对美国社会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有了了 解。我能感觉到美国社会对一个人的改变,也见证了一个融合中美文化的人的生活乐趣:他在谈话中,时常和老美一样使用双关语,让气氛立刻充满了欢乐的氛围。

在《微博改变一切》的新书发布会上,我向开复索要了一本新书并要求他给我题一句词。他想了想,在扉页上给我写了一句英文——Conquer America(征服美国)。

第二阵营中,我不可避免地迎来了生命里的反对派。毫无疑问,这些反对派都是出于真心实意对我好的意愿。他们真诚地反对我这个决定,并且认为我已经错过了留学最好的时机。今天我回想起来,更深刻地理解了他们当初这么做的理由。

兰亭集势CEO郭去疾是我的邻居兼好朋友。当时我喜欢呼朋唤友地把大家弄到家里来吃饭,因为工作太忙,无论我和朋友们怎么召唤,他常常风尘仆仆地最后一个到来。等他坐下来,桌子上就只有一盘盘残羹冷炙了,我就会起身给他另炒一个醋溜白菜。郭去疾本人在美国呆过7年,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还在美国很多有名的高科技公司工作过。可以说,有关留学的故事,他有一大车。但是时过境迁,你不问,他自己很少提及。

郭去疾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聪明的胖子。他思维敏捷,言语清晰。在他身边,可以感受到高质量的思维如过山车一般在你附近的空间呼啸而过。听到我准备出国的决定,他条件反射般地不以为然,随后抛出一句我至今仍印象极深的问话:“互联网时代,谁还出国啊?”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当头棒喝,但也让我第一次深刻地思考我决策的逻辑。

我一直认为郭去疾是一个可以预见未来的人,对他百分百的信任。2009年, 移动互联网的风潮正欲兴起,无数的机会潜伏在这个行业当中。选择此时去留学,无疑是在浪费在中国发展的大好机会。当时作为财经记者的我,报道重点是中国互 联网,已经和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建立了极好的业缘关系。朋友们此时正纷纷选择跳槽,互联网公司也特别欢迎前去投奔的记者。这是一个进入中国互联网行业 的最好机会。这种机会近在咫尺,机不可失,也许失不再来。毫无疑问,郭的这种中肯而真诚的劝告有着极强的说服力和内在的逻辑。事实证明,几年之后我回来, 很多在圈内的朋友都有幸成为了站在风口里的那只猪。

我还和对我影响至深的徐小平老师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徐老师一如既往的幽默风趣,每次坐在他身边交谈,都基本上是合不拢嘴。有一次到他位于国贸附近的办公室去作客,面对着长安街璀璨的车流,他真诚地对我说:“出 国的事,可以过几年再说,那时你可以抱着孩子,领着女保姆,打着飞机去留学。现在你可以把你最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比如说,写书,写传记。”小平的劝说其 实和我当时的状态很有关系。第一个写作项目的成功,给我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写作邀约,但我为了准备考试全部婉拒了。不但如此,我还狠心取消了所有出国旅行, 也拒绝了朋友特别为我安排的一次西藏之旅。我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小平认为,对于很多人来说,我是在放弃我的大好前程,出国留学时间成本巨大,这毫无疑 问会打断我事业发展的节奏。

除 了支持派和反对派,我生命中还有另一派的人,成了既不支持我留学,也不反对出国的中间派。这类人往往是我生命中比较亲近的人,他们一方面希望我随心所欲, 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淋漓尽致地体验人生。另一方面,又暗暗地希望我能够留在他们身边,保持一个稳定的工作,过着毫无波澜的安心日子。他们本能地希望我像所 有“正常”的孩子一样,不要在不该折腾的时候折腾,不要玩不该玩的心跳。随着我备考时间的拉长,他们这种对我的矛盾心理,与日俱增。

爸 妈喜欢处于稳定状态的我,那种稳定带给他们一种安心的感觉。我经历了报业最辉煌的年代,工作还不用坐班,因此我时常可以白天去家里看望他们,带父母去医院 的事情,因为时间自由,我都自告奋勇地完成。这一切在我做了新的选择之后会怎么样,我们当时不得而知。我唯一知道的是,这种稳定的生态一定会土崩瓦解,他 们的心里一定会和我一样动荡。

备考期间,我没有和他们做直接的沟通,因为我比较懦弱。而且我一想到这个话题,就倍感煎熬。我那多病的老妈,则经常用收集了全世界的母爱的眼光看着我,然后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你看,你现在的工作,多舒服呀。”她的眼神,我常常不敢直视。如果强悍的镇压会让人揭竿起义,这种温柔的恳求反而让人不敢面对。

我的先生作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于我想出国这件事情,表现出了中间偏左的支持态度。他像往常一样,白天出门上班,对我准备考试的事情不压迫也不过问,晚上面对灯火通明的书房,他只是微微一笑。

201010月,GRE考试结束一周,留学圈里传出了惊天消息,由于ETS(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把机经出成了考题,所有中国学生的考试成绩都被取消了。邮件里说:每一个参加10GRE考试的学生,目前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接收退款,另一种是参加11月重新安排的考试。这个时间点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个重大的打击。经过了10个月炼狱般的生活,我真的感觉自己已经耗尽韶光,我第一次产生了放弃的想法,感觉自己在一个十字路口徘徊。今天我想算了,明天又觉得这么放弃,实在是心有不甘。我的矛盾达到了极致。

在徘徊的那几天,我把堆成小山一样的GRE和托福参考书都摞起来,放在了屋子里的一个角落里。我打开久未打开的电视,开始没日没夜地看娱乐节目。我想通过拖延的方法,让自己自然而然逃脱掉这场选择。而我先生发现了我的变化,终于有一天对我说:“就这么放弃,你将来肯定会后悔,我们还是再最后努力一次吧。”

因为这句话,我又挺过了艰难的一个月,终于拿到了我想要的成绩。

人 做每一个选择时,心态其实是在不断变化的。当初参加新东方培训时,只是觉得留学是自己的一个梦想,去试试无妨。最后能不能成,听天由命。但是随着自己时间 投入的增加,能力的逐渐提高,等折腾到整整一年时,我觉得整个事情都似乎有了若隐若现的希望。我的心态,从去不去都可以发展成说什么都一定要去。首先,这 关乎我一辈子的梦想,不去我可能不甘心。其次,我不忍心看见我付出的时间成了沉没成本。第三,我相信未来。

当 我最终决定要去的时候,所有的反对派、支持派和中间派都变成了一派——支持派。所有的怀疑烟消云散,他们最终相信这是一件好事,我会终有所得。而我相信, 人不能跨越同样的河流两次。而我想要的,终究还是我想要的。我最终是我上一次写作的过程中,获得的真知灼见——追随我心——的实践者。我相信,人生在世, 不要被信条所惑,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淹没了自己的声音,你的直觉多少已经知道你真正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其他任何事物都是次要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