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美国宣布: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 . . . .

<- 分享“卡城华人之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7 卡城华人之窗




美国一部《钓鱼岛真相》让日本媒体集体失语。国人必转!




好莱坞导演里比以西方人的视角向世界说了句公道话:钓鱼岛属于中国。对于这一真相,大多数日本主流媒体选择集体失语,只有个别媒体刊发了简讯。里比拍摄《钓鱼岛真相》不是为了钱,也不是替中国政府说话,而是出于艺术家的应有良知,出于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钓鱼岛真相》导演


中国有句老话:“真的假不了。”意思是无论你如何掩饰,如何巧舌如簧,都掩盖不了真相。钓鱼岛主权问题亦然。

近日,由德裔好莱坞导演克里斯蒂▪里比拍摄的纪录片《钓鱼岛真相》相继在美国和中国首映,引起外界关注。这部长约40分钟的纪录片通过详尽的历史资料,全面梳理了钓鱼岛争端的来龙去脉,阐述了“钓鱼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这一事实。片中亦记录了日本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包括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用中国人进行细菌实验等罪行,并用旁白呼吁日本政府正视历史,为战争罪行向中国人民道歉,承认钓鱼岛属于中国。片中还批评美国在1951年“旧金山和约”签署时罔顾中国收回钓鱼岛的正当要求。


为了不想被人认为是“付钱的宣传”,76岁的里比自筹50万美元,独立拍摄这部历史纪录片。为力求真实,他以德国人特有的严谨查阅了大量史料,“图书馆、档案馆、互联网……哪儿能找到数据就到哪去”。片中较多运用了具说服力的照片和影像数据,其中一些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的档案资料,还有从电影工作室购买的史料。此外,他还到中国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孙中山纪念馆等地实地拍摄,以左证影片内容。为厘清中日关系脉络,里比甚至把研究视野扩大到公元六六三年日本与唐朝在朝鲜半岛的白江口海战。



《钓鱼岛真相》剧照


对于为何要拍摄《钓鱼岛真相》,里比说:“作为一个生活在美国的德国人,看到西方媒体总是歪曲报道中国,我感到十分悲哀。尤其在钓鱼岛问题上,通过西方媒体找不到真实信息,这又是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整体偏见相关联的。”“我感到自己应当为弥补西方媒体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缺失而做些什么,这便是我创作《钓鱼岛真相》的初衷。”


里比说,拍摄该片另一重要原因是,他一直为日本不就其侵略行为向中国道歉而感到愤愤不平。


他说:“德国在二战期间也做了可怕的事,但我们会忏悔。1970年,时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到波兰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跪地道歉,这对德国人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推荐关注:微信查找“男兵女兵”。我个人非常感激勃兰特所做的一切,否则我们将被过去悲惨的记忆所诅咒,它一直在那。遗憾的是,日本没有改变。所以许多人问我,为什么日本不像你们德国人那样道歉?我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他们能正视、认真地反省这段历史。”


《钓鱼岛真相》本月初率先在美国洛杉矶首映,反应热烈。不少美国观众看完该片后表示,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报纸、通讯社、电视台等各种媒体的调子几乎一样,《钓鱼岛真相》则让美国人接触到新鲜的声音,给人们提供了解历史的不同角度。


近年来,为将中国钓鱼岛据为己有,日本一些政客可谓费尽心机,从发行印有钓鱼岛的邮票,将部分国民户籍“迁移”至岛上,在岛上建灯塔;到上演“国有化”闹剧,修订教材编写指南、制作相关宣传片、设立专门网站等,以图达到混淆视听以假乱真的目的。


里比以西方人的视角向世界说了句公道话:钓鱼岛属于中国。对于这一真相,大多数日本主流媒体选择集体失语,只有个别媒体刊发了简讯。有一些日本人则抛出“阴谋论”,质疑里比收了中国人的钱。对于收钱一说,里比早已澄清。那些质疑里比的人或许不明白,对于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来说,良知和责任感比金钱更重要。里比拍摄《钓鱼岛真相》不是为了钱,也不是替中国政府说话,而是出于艺术家的应有良知,出于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事实上,像里比此类具良知的艺术家、历史学家、文学家并不少,其中包括日本京都大学已故教授井上清、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田忠禧等。他们不畏强权,勇于说出钓鱼岛真相。他们本着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讲出了作为历史学家应该讲的东西,这种严谨的治学精神值得世人尊重和学习。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

都车专了,谢谢您!

连外国人都为我们保钓了,身为中国人更应义不容辞。请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这部影片!



====如果您觉得此文有帮助,欢迎分享===

分享方式:

·          点左上角→发送给朋友

·          点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投稿请寄:calgarychinese@outlook.com

添加个人微信号:floradeng95

如何订阅:

·          点右上角→查看官方帐号

·          查找公众帐号“卡城华人之窗”

·          扫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