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澳洲新闻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 
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 
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


不通京剧的人听戏听到《霸王别姬》,也是要感慨三分。单那扮相、唱腔、走板,样样就十足要人心旌摇荡。竟不想,素无京戏功底的张国荣,在那台上一亮相。就如三月烟花,是温柔香软,是风月无边, 是过目再不能忘。


1993 年,他与张丰毅、巩俐并肩主演了经典大戏《霸王别姬》。依然改编自李碧华的小说。导演是陈凯歌。有人说,在《霸王别姬》里,张国荣遇到陈凯歌,是彼此成全。没有陈凯歌,就没有他的程蝶衣。 亦如陈凯歌所言“没有张国荣,就没有《霸王别姬》”。


1991年,春。引退歌坛的张国荣在加拿大接到香港朋友的跨洋电话,得知自己因《阿飞正传》获金像奖影帝。彼时,他甚是喜悦,加之众友人再三劝说,张国荣决定返港拍戏。是年五月,他遇到了《霸王别姬》,遇到了程蝶衣。




张国荣亦实在是爱极了程蝶衣,连他自己也说,自己与程蝶衣很像。是无奈地,身体里住着另一个自己。他需要通过他热爱的电影艺术更深刻地剖析自己,最真实地来表达。他也一定不会后悔,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不是张国荣,他叫程蝶衣。


这段《霸王别姬》的戏依然有人在唱。只是那楚霸王也不是楚霸王,那虞姬也不是那虞姬了。“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大概,临死前,你是很想面对面,来亲自问一问:


若是来世, 生就女儿身, 

是否还能跟你段小楼,

花前月下谈一谈情爱缘分。




世人给张国荣太多的荣耀和虚名,以至于他这一辈子都在践行着一个怪异的生存方式,以至于连遗嘱都怪异绝美。


Depression。多谢各位朋友,多谢麦列菲菲教授。呢一年来很辛苦,不能再忍受,多谢唐先生,多谢家人,多谢肥姐。我一生没做坏事,为何这样?

Leslie


张国荣的死,是因为他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所以最终,他选择以同归于尽的方式结束这场战斗。




当年张国荣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里,他所扮演的主人公在和女鬼在天台纠缠时说的那一番话,当作是他真正的遗言;更有甚者,一厢情愿地认为,正是张国荣对于这部电影角色的过分投入,直接导致了他的自杀。原句如下:


你终于逼我再回到此地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你要我跳下去,你要我去死,但我要你了解一件事,这几年来我未曾开心过,我一直不能……我一直无法接受其他女人,都是你的缘故,自你死后我从未开心过,我怎么会有快乐的权利?但我真的不想记得你,我真的好想不记得你,如果我的死能让你满足,而且开心,我会愿意去做,你认为我们以死来复合的话,就可以忘记过去吗?有些事情已经破裂,无法再补救,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们将永生难忘,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忘记,···我们以前曾一起开心过,痛苦过,我两样都会记住,就像数年前我做过的,我不会再去忘记,我陪你死。




若非怪人,怎会在名气最盛时激流勇退?若非怪人,怎会在舆论攻击时公开性取向?若非怪人,怎会在压力最大时拍一部鬼片?


当张国荣和唐先生牵手的照片被八卦披露时,唐先生还有一些慌张地看着记者,可哥哥右手拿着烟,左手牵着唐先生,自顾自地走着,毫不在意外人眼光。如此强调自我认同的张国荣,又怎么可能会因得不到他人认同而自杀?



2003年4月1日晚上6点43分,张国荣给经纪人陈淑芬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要“好好看看这个香港”;然后,他直接登上了香港文华东方酒店的顶层,面对那个虚假繁华的维多利亚港,纵身一跃,完成了他在《异度空间》里未竟的那次自杀,给那个可怖而可悲的城市,留下最为震撼的撞击。


2016年愚人节,


愿世界的怪人们,不再被世界愚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