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皇帝们支撑澳洲房价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受到父母资助的中国小皇帝们支撑了澳洲的房价。

韩范同(Han Fantong),一名会计师,在11月份击败了几乎60名其他竞标者以93万的价格拿下了墨尔本一个三房住宅。

他有一个优势,来自在中国的父母的全额资金。

32岁的韩是一名澳洲永久居民,他买下了在Ringwood East的这套占地688平米的独立屋。

他说他的父母在北京卖掉了一套23年房龄的两房公寓,获得了810万元人民币(160万澳元)的资金来支持他买入这套房产。

“中国的一个传统就是父母帮孩子买房来成立家庭。”跟29岁的妻子陈君阳(Chen Junyang)一起住在这套房子里的韩说。

“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我们很难负担这么多的贷款。”

韩是一大批依靠中国的父母支持进入火热的房市的买家的其中之一。

根据地产公司McGrath的说法,半数来自中国的买家都获得了在中国的亲戚的财政支持。

公司的中国分公司自从2013年设立以来已经帮助达成了价值1.4亿的销售。

这种需求,不管是来自永久居民还是海外买家,引发了本地人被挤出方式的担忧。

政府已经强化了外国投资的监管,但是批评人士说可能会妨碍继续的资本的流入。

“中国买家购买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产从5年前开始加速,但是公众的感受已经超过了实际的情况。”AMP的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说。

“中国需求——来自大陆中国和澳籍华人——正在支撑房市,促进建设。”

31岁的Leo Yu是一名澳洲公民,他在青岛的父母的支持下于去年在Surry Hills购买了一套2房公寓。

他们给了他7.3万用于支付83.5万房价的首付。

剩下的钱来自贷款,目前Yu正在把这套房子出租。

“这个房产可以保护我父母的钱不受通胀和汇率波动的影响。”他说。

“有一天他们来澳洲团聚时,我可以卖掉这套房产把首付金还给他们,这样他们可以买下自己的退休房居住。”

很多跟中国有关的外国买家的购房帮助推动澳洲首府城市价格在过去7年里增长了55%,而贷款比例却降低到50年来的最低值。

悉尼中位房屋价格在10月达到80万元,此后由于监管机构对贷款的严格控制而有所下跌。

在中国于去年8月份出人意料的对人民币贬值,导致上证综合指数暴跌40%而带来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似乎并未影响到这种需求。

尽管北京开始打击资金外流,从中国转移资金出国的渠道仍然是开放的。

中国人可以把资金分拆成小股来避免当局的监管,或者请求朋友、亲戚甚至是公司员工来帮助他们把钱汇到国外。

“我们并未感觉到中国的股市暴跌影响到悉尼的房市。”上海绿地集团的澳洲分公司总经理罗小华说。

“我们感觉市场很稳定,需求依然十分强劲。”

这家在2013年进入澳洲的公司已经在悉尼的三个项目中售出了价值10亿元的公寓,正在推进在悉尼的2个和墨尔本的一个项目。

公司的主管张澜说,First National Lindfield在今年初售出的7套房屋中有5套的买家是华人。

“永居或者公民身份的华人买家是来我们公司开放参观的最大群体。”她说,“他们能在谈妥价格的几天内交换合同,所以资金不是问题。”

法律上海外买家只能购买新房,并需要外资审核委员会的批准。

临时居民可以购买新房或者二手房,但是必须在离开澳洲时将房产出售。

联邦政府在去年宣布强化对违法房产买卖的监管,迫使27套房产进行出售。

加拿大当局也在处理这个问题。

加拿大国民银行估计华人买家占到温哥华去年房市销售的三分之一,政府已经准备找到追踪外国买家交易的方式。

对澳洲的需求如此强劲,以至于Fairfax旗下的地产网站Domain集团从2013年起就开始出版中文版的周刊,在悉尼和墨尔本的400个地点发放。

Domain正在寻找强化跟澳籍华人联系的方式,因为它预计华人社区只会继续增长。

根据韩的说法,在墨尔本Ringwood East的拍卖中到场的买家有一半是华人。

因为中国的一胎政策他没有兄弟姐妹,从而制造了所谓的“小皇帝”一代。

他说买房是很好的交易,因为这个区的房价还会上涨。

“这里的独立屋比起北京狭小的公寓来说依然更便宜、更大、质量更好。”他说。

“我永远无法想像在北京能拥有带花园的美式独立屋。”他说。


图文来源: http://www.smh.com.au/business/property/chinas-little-emperors-prop-up-aussie-housing-with-parents-aid-20160330-gnun67.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