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年在澳洲》 第二十二集 和irene在一起,新的生活开始

<- 分享“澳大利亚WH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澳大利亚WHV


搭配音乐欣赏效果更佳哦!

留学生(那几年在澳洲)

第二十二条集 irene在一起,新的生活开始

 

和女朋友分手后,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irene突然联系了我,说下午下课早,想来找我吃饭,并且有些录音的问题想向我请教,于是我邀请她接着来吃我的大锅饭。

 

还是和上次一样,去买了好多菜准备在家再烩一大锅。这时又同学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晚上临时有个会,老师要开会讲下这学期末要做的项目的问题。我只好把irene丢在宿舍,自己去开会。开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还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样子。我半路出来打电话,告诉irene别等我了,自己先做了吃了。然后继续回去开会,谁知一直开到了晚上9点多。

 

饥肠辘辘的我赶回住处,寻思着要找点什么东西吃吃,或者家里还能有些剩饭之类的。谁知一进屋门,发现满桌摆放着各种菜肴,而且都没有动。

 

我问irene:你怎么没吃呢?不是给你打过电话说不用等我了么。

 

Irene:没事儿,做好了一起吃呗,都凉了,我给你热热。

 

顿时感动得我不知所措。也顾不上那么多,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菜,也顾不上夸奖菜肴的美味。我吃的时候就盯着盘子里的菜,心想,难道这是天意么?这是她的表白么?

 

吃完了,我看着她,她低着头。

 

我问:为什么还要等着我呢?

 

Irene:也不知道做得好吃不好吃,盐可能放多了。

 

然后她还在磨磨唧唧说着些什么,然后我直接一把搂住了她,吻了她。

 

晚上我给她听了我写的所有的原创音乐,问她觉得哪个好听,她指着其中的一个说,这个好听,听得我快哭了。我惊讶极了。她指的那首曲子既不是旋律最好的一个也不是制作最精良的一个。而是我用电脑制作的第一首曲子,那还是我在国内时写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压抑迷茫的时光,所以那首曲子虽然制作劣质,但是充满了感情。

 

她懂我。

 

这是我脑子中唯一的想法。她是真正能听懂我音乐的人。

 

我瞬间被她征服了。

 

那天晚上她没有走,从那天开始,我们在一起了。

 

 

 

新的生活要开始了。我告别了原来的欢乐的宿舍,在市中心找到一个出租的单间,和irene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房东也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一对白人。女生是房主,是一个日本与美国的混血,男生很有意思,留着很长的络腮大胡子,但是说起话来却很温柔而且很卡通。每次总是抬起一只手对我打招呼:hijoe!样子像招财猫一样。


我们租的房子在市区中心queen street街尾,能看到市中心的高楼和穿梭而过的布里斯班河,还能看到不远处横跨河上的钢筋大桥story bridge(故事之桥),风景十分的好。后面的课程大多由几个不同的项目组成,也不需要一天到晚往学校跑。

 

安顿好生活,学习还是要继续。除了这个学期的学业,我已经提前在为毕业设计做打算了。我不想写一个晦涩难懂的论文,而是希望毕业之后这个论文对我能有些帮助,所以我主动找到了我的院长,讨论着这个问题。

 

他告诉我音乐学院新盖了一个录音棚,在离我的新住处几站地不远的地方。而我可以拍一个纪录片,记录我在录音棚实习的过程。这样,我既可以在录音棚实习工作,学习制作等等,又可以拍纪录片全程记录下这个过程,最终还需要创作一个音乐作品通过我录音棚学到的技能录制出来,再加上一篇论文。我觉得这个方案特别好,非常实用而且能学到很多很多东西。于是就这么决定了,我提前了一年开始准备我的毕业设计了。

 

Doggett St studio是我录音棚所在的位置。门口看着毫不起眼,但是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简直是一个梦幻般的录音棚,各种设备齐备。棚子装修讲究,连录音室的灯都是从亮到暗可调节的,为的是给乐手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好激发音乐感觉。



在那里实习的第一份工作是清理设备。由于录音棚刚建设完成,大量新采购的设备还没有清点,所以我的工作就是清点这些设备并分类。这是我大开眼界的一次机会。我拿着一个本子将我清点的设备一一记录,包括它们的功能,型号,品牌一一记录在案。

 

在之后的实习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包括学会了焊接各种录音设备,修理麦克风,给两个独立乐队和3个独立音乐人录音,参与了一个滚石乐队录音师上的大师课,结识了许多朋友并且最终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虽然每一个故事不都完全记得了,但是其中有着许多难忘的瞬间,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有一个同学叫Mike baber,虽然是同学,但是他都50多岁了,本着对音乐的执着,除了他带领着他的小乐队四处奔波,他还来到这所大学成为了我的研究生同学并且请我为他们录音。


我的室友,那个大胡子男生是个鼓手,他们乐队想要录音也请我帮忙。我带他们去了录音室,他们从来都没有进过这么高级的录音棚,纷纷坐在录音师的位子上装模作样的拍照。

 

一个朋友的孩子,是一个天才大提琴手,我为他录制了专辑,如今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开办了多场专场音乐会。

 

大师课上,我第一次见识了如何反接音箱线路用来当麦克风用,几天的课程结束后,我亲眼见识了如何将一个乐队的多个部分放在被录音墙分割成小方块里同步录音,最后制作成专辑。然后在课的结尾那位录音师说:我在滚石的录音棚里混了20多年,其实真正干活的时间也不过5-6年,而其他的时间也只是晃来晃去,这就是生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