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驾校教练登门喊冤:“他们只讲出了一半真相!”

<- 分享“今日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8 今日悉尼



今日导读

他来到今日悉尼办公室,不断向记者解释为什么后来几次没有接听电话。这位教车师傅觉得委屈,针对之前学车华人夫妇爆料他“推人抢手机”的事情,他说:“这对夫妻就是无赖,他们只讲出了真相的一半,却欺骗了所有人!”


1“我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还记得前几天那则“华人教练推倒学员妻子”的新闻吗?经过一个多星期的酝酿,剧情似乎出现反转!


没有看过的读者可以点击链接简短回顾:“他把我老婆推倒在地!”悉尼华人学车遭遇噩梦!教练被指强买强卖抢手机!


由于警方将这件事当作一件非常小的民事纠纷,在没有调取监控录像的情况下已经将此事和解,因此并没有更深入的调查。在这里,记者只能将当事人的说法记录呈现,而无法进一步通过官方渠道求证,希望每个读者心里都有一杆明辨是非的秤,理性看待事件始末。


张教练走进今日悉尼办公室。他穿着牛仔裤和T恤,斜挎着公文包,静静地坐在会议室等候。记者一进屋,张教练忙不迭地说:


我有很多话要说,我感觉自己是哑巴吃了黄莲,有苦难言!


2“他撒谎,从头到尾他都没跟我提过试学这件事!”


在上次的电话采访中断后,记者曾多次尝试拨打却再未能接通。张教练对此连连解释,上一次和记者断掉电话以后,由于自己“信号不好”,一直未能接到记者的后续电话。


“后来看到报道后才发现,我简直被这对夫妇妖魔化了!”


戴先生确实是经过微信好友推荐找到的张教练。张教练说:


“我这里有聊天截图!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过‘试学’这个词!从头到尾都没有!”



从张教练提供的截图看,戴先生确实一直都是以套餐的形式询价,并与张教练“称兄道弟”,声称学成之后定会请张教练吃饭。


“他要是不想学套餐,他怎么会说些请我吃饭的话?”



“如果戴先生能提供他曾询问‘试学’价格的聊天截图,他为何不提供?!”张教练一直滑动着手机页面,给记者看他和戴先生的聊天截图。


张教练表示,跟他预约学习的学员很多,他自己会优先给学习套餐的学员上课。那天,从开始上课到课程结束,


“我都觉得自己是在给他上15节课里头的第一节课,他从来没提过试学,更没问过试学价钱!我那天还推掉了一个试学的学员,奔着他这个套餐学员来!”


3他指使老婆跟我玩阴的!这是男人?


张教练说话时有点着急,有时候记者都听不太清他的话。慢慢平静下来后,张教练告诉记者:


“其实他不跟我学套餐,是完全可以的。凡事好商量嘛,但是他却指使老婆过来玩阴招儿!”


张教练说,他按照每节课2小时的安排,给戴先生上完了第一节课。课程结束后,戴先生声称自己身上没有现金,


他说回头打钱给我,这我肯定不同意啊,我接受转账的,但是当着面打钱比较好,他又说他卡里没钱,需要他老婆的卡打钱给我。”


张教练认为,“原来我被骗了。


据张教练说,当天戴先生的老婆抱着宝宝下楼来,但却没有当面转钱给张教练,而是提出取现金给张教练。“取现金我也是高兴的,所以我当时也没多想。”在戴先生私下交代了杨女士几句话后,张教练随即带着杨女士驱车前往附近的Woolworths超市。


然而张教练说:


“都到了ATM机前了,她跟我说她卡里没钱!要我开车送她回去拿她老公的银行卡。可他老公明明刚才说卡里没钱才叫她老婆来的啊!”


张教练一拍大腿,“我这是被他们夫妻俩给耍了!”




张教练接着描述道,当天他只好再带着杨女士回到夫妻俩居住的小区,戴先生从阳台上将自己的钱包扔出窗外,杨女士从钱包中取出那张戴先生自称没钱的银行卡。


截至到这个时候,他们俩都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不想跟我继续学车了,我都还觉得她老婆跟我去取钱,是要取870元的套餐学费给我。”


他说:


“他俩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还把我蒙在鼓里!”


当张教练和杨女士重新回到ATM机,杨女士提出只付试学学费时,张教练说:


“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他俩推来推去,一会没带钱,一会要转账,一会拿错卡,让我跟着跑来跑去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要误工费!戴先生自己不好意思跟我说不学套餐了,就叫自己的老婆来跟我玩这种阴招!这是男人的做法吗?!”



张教练也表示,自己生气并非只是原本商量好的约定毁约了,更多的是因为夫妻俩“不够坦诚”。他对记者说,


我生气是因为我感觉自己被耍了好几圈!如果课程结束戴先生自己跟我说不想继续套餐学习了,是完全可以商量的。”


4“她血口喷人!我和她是有肢体接触,但我从来没推过她!”


张教练不否认,自己在听到杨女士说只支付一节课费用当作试学后,自己是十分生气的,于是要求与戴先生直接对话。


杨女士拨通戴先生电话后,


我是拿过来杨女士的电话了,因为我需要在电话里和她老公理论。我们争执了很久,最后因为我着急给另一位学员上课,所以我就妥协了。”


挂断和戴先生的电话后,张教练要求杨女士取110元的学费给他,


“然而杨女士却要求我先把手机还给她!”


又一场争执开始了。


根据杨女士向记者的描述,当时张教练“一把将我推倒”,后腰撞到捐款箱导致全身疼痛。然而张教练却对此予以否认:


她简直血口喷人!具体过程我记不清了,她来要手机的时候我有躲开,我们之间是有肢体接触,但是我绝对没有推她!”



张教练从手机里翻出那则新闻,指着杨女士爆料的那段说:


“你看这里她说我拿胳膊肘顶着她的脖子,她还说我说过‘手机你还想要回去?’这种话,她真是满口胡言,我绝对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说过这样的话!”


张教练坦言,自己的朋友看到杨女士的爆料后很震惊,每隔12分钟就有人转那则新闻给他,“我就好像每隔12分钟就吃了只苍蝇!那感觉非常难受!”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会做那样的动作,说那样的话,所以他们鼓励我来这里把事情讲清楚!”张教练的情绪稍有平复,跟记者道出了他来到今日悉尼办公室的原因。


5“我是走得很匆忙,但是我并没有逃跑!”


“对于杨女士说的我拿着电话跑掉了,我也是很冤枉。”张教练继续解释当天的情况,


“我对她说我着急给别人上课,手机先放在我这,什么时候打钱给我,我就回来还手机。”


张教练承认自己“走得很快,但并没有跑”,更不认为有人在追他。


“杨女士的说法太夸张了!我当时已经被他们耽误了很久了,马上就要迟到了,当然着急啊!”


一直到警察打电话给张教练,张教练才发现自己被告“抢劫”手机。




6“警察还批评我,应该上课前就收他们的钱!”


用张教练的话说,当天晚间他接到了警察电话,随即结束手头的事儿,赶回他与夫妻俩争执的地方。


当记者问及“为何觉得自己没错还要发微信向戴先生夫妇道歉”时,张教练解释道:


“说真的,当时我一接到警察电话也有点蒙。而且我想着当时我着急走,扣押了她的手机也确实不太好,所以就发微信跟他们道歉,学费也给他们便宜些好了。我一点都不想惹事儿,而且那时候气头也过了。”


但张教练也随即表示:


“我现在收回道歉!我以为警察调解以后,这事儿就结束了,本来也不是啥大事儿!没想到这对夫妻如此胡搅蛮缠,搞出这么多后续的幺蛾子!”



张教练还提到,那天他赶到现场,警方也询问了他整个事件过程。


“警察还批评我,说作为教练,我应该在上课之前就收取费用,就不会出现到底是‘试学’还是‘套餐’的争议了。我还觉得挺冤枉,想着都是华人,先交钱后交钱都一样。但当戴先生夫妻俩赶到时,是警方要求他们还给我$110学费的,可见警察并不认为我收费有问题!”


对于见到警察之后的描述,夫妇俩和张教练的说辞倒还是一致的。张教练将手机还给了警察,夫妇俩带着110元现金来到现场,将钱交给了张教练,也拿回了手机。


7“我驳回了公平交易委员会,这对夫妻无理取闹!”


张教练称,就在来今日悉尼办公室的前一天,他接到了公平交易委员会的电话。


公平交易委员会就以下3点对他提出质疑:
  • 是否给学员讲解交规?

  • 是否教导学员双手松开方向盘?

  • 是否在教学中频繁接电话?


张教练表示:“每一条我都反驳了回去,相信公平交易委员会也已经答复了戴先生夫妻俩。”


张教练向记者解释:

  • 新州交规没有规定教车教练要在第一节课讲解交规,但我仍然给戴先生讲解了18分钟左右。或许我讲解得有些匆忙,但这不是我的义务。而且我本着少讲解理论,多让他实际操作的想法,我是好意。好多教练或许讲理论讲半小时,可是那些只是他们在考交规的时候已经学过了。”


  • 我从来没有教导戴先生双手松开方向盘,这太夸张了。大多数车的方向盘都具备自动回轮的系统,我只是指导戴先生稍微松松方向盘,给予自动回轮系统空间,好让方向盘转回。但他却夸大其词,说我教导他双手松手


  • 我确实接了电话,但并非频繁接电话。我一共接了2个电话,都是用蓝牙耳机接听,简短交代几句就挂断电话。戴先生就这一点提出质疑,只是想为他违背约定而乱找借口。


据张教练反映,公平交易委员会在听了张教练的反驳后,并不认为张教练存在交易违规。而记者从戴先生夫妇方面得到的消息也显示,公平交易委员会确实拒绝了戴先生夫妇的关于“强制退款”的要求。


8“我只想解释清楚,我不想继续纠缠”


张教练终于将整件事讲述完。他告诉记者:


“我们老乡会的微信群也很关注这件事,他们都鼓励我来发声。我觉得这件事双方都有做得不妥的地方,但绝对不是这对夫妇夸大其词的那种情况。我今天来,就是希望解释清楚,但我也不想和这对夫妻纠缠。”


他说,“他们这种行为太低级了,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直到这时,张教练才停下来,一口气喝完记者在他进屋时为他倒的那杯水。对于他而言,该说的都说完了。这些事,也终于告一段落了。


记者后记

在警方眼里,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民事纠纷。无需深入调查取证,一手退钱一手还手机就是最好的和解。这件事背后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哪一方有责或责任更大?双方各执一词,事发时点点滴滴的细节,想必再也无法全部还原。

 

无论到底谁是真的“受害人”,对于媒体,我们支持双方勇敢讲出真相,尽可能还自己一个清白。不过,如今回头再看,若是一开始就多点沟通和信任,这样的纠纷似乎原本就可以避免,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记者:纳西

责编:犸叮


今日专访视频:

WWF澳洲CEO:“中国环保取得了巨大进步”




推广


订阅今日悉尼微信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今日悉尼”或“sydtoday”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