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可怕可悲又可笑的"仪式感"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生命真谛


最近因为工作业务关系,经常和一家广告公司来往。对方的担当(负责人)是个在日本的美国人,叫Cole。虽然口音难免有点怪,但日语真的是非常不错。所以,起初我们交流都是用日语的,正儿八经在邮件上谈事情,使用在日本职场所应该使用的所有习惯用语。


——直到,这个业务差不多已经稳定了,不再需要把邮件抄送给双方的日本人同事。邮件里于是就看不到『いつも大変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一直以来都承蒙照顾)这种无聊的定型文开头了。




再后来,发邮件都已经很麻烦了,我们便开始有事直接打电话,一开始考虑到都各自在自己公司里还是那一套边打电话边吐定型文还得隔空点头哈腰的姿势。又过了一个月,两个人都熟了,大概也都烦了,实在是不想用日本人的办法打电话了。


于是,有一天我对他说,


『Hey Cole, let's do this in English. I think it's way better..』

『Great! Well, blah blah blah』


于是双方从此之后就都在办公室里跷二郎腿靠椅子背打电话了,效率快3倍。


日本就是一个没有什么效率的国家,这是很多人的印象。日本同时也是一个做什么都追求仪式感的国家,这也是很多人,尤其是在这边生活的人会感受到的。两个特征是具有因果关系的,上面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生活中的很多不太合理或者让外国人感到与众不同细节都可以用『日本人的仪式感』之概念来解释。比如吃饭前你得双手合十说『いただきます』(稍微科普一下,itadaki-masu这句话是对你要吃的饭说的,不是对你妈说的也不是对佛祖上帝说的),比如打电话写邮件前后都要加上很繁琐的定型文,比如不说敬语似乎就不是在认真对待工作伙伴,比如很多公司就是喜欢让员工全季节都穿全套西服三件套而那些员工还都挺乐意,比如日本人无论做什么运动都会来一套全身装备即使只是坐缆车上山走个几百米也要背个大登山包穿紧身legging恨不得把氧气瓶都背上。




如果你看过《蜡笔小新》,你也许会记得有一集里小新误解了妈妈的话以为要出去捉昆虫,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上了一身去野外的衣服和帽子,还有捕虫的网。这虽然有些夸张,但其实现实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今年夏天有朋友邀请我们一起晚上出去捉虫,虽然大人衣着随意,但小孩真的就穿上了不一样的衣服并带上了全套长竿、网和专门装虫用的笼子,令我叹为观止。朋友从车后厢里头拿出一盏巨大的卤素灯,不一会就开始持续收获了。


仪式感,说好听了,是做事认真,是对事物和工作的敬意,是为了更好地抓虫子。只不过,日本人这一套与生俱来的仪式感,恐怕走出这个岛在哪都没法好好过日子,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尽管身在日本的我们入乡随俗,和人说人话,和鬼(子)说鬼话,有的人也确实习惯了,甚至见到自己人了还在玩日本人的那一套,更多的人只是觉得好累。


在日本过日子,就像是在演一出巨大的仪式,从你走出家门起就开演,直到你回到家。如果你交了个日本女朋友,回家开了门你都得继续演: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ご飯は?』(做饭了吗)

『お疲れ!へええ?今日は鮭か!うまそうだな?』(辛苦了!呀,今天吃鲑鱼啊!看起来很好吃呢!)

『いただきます』(我要开动了<复习,这句话是对鲑鱼说的>)


以上全过程还得一直摆出一副高兴的表情。(当然,结婚了以后就都是死鱼脸了)


表情本身也是一种仪式感。在日本公司工作的朋友一定见过贵司做事务的女同事被你从后面叫一声后回头时变脸比变天还快的样子,让人恨不得把那张双重意义上的画皮的脸一把扯掉。


送客出门,和同事将对方送到电梯,对方走进去以后,不管电梯里有没有别人,两边都要在电梯门合上之前一直保持鞠躬姿势并微笑。电梯门一关,仪式结束,站起身来就可以马上恢复苦瓜脸相互吐槽刚才的人。如果说这不是仪式,是演戏是装逼,那么自己坐电梯时明明站在最方便出去的位置还要在电梯到达后按住按钮等所有人都出去以后再出去、即使这样做其实会挡住你附近的几个人一阵,就真的是一种类似宗教信仰的行为了。(当然,每个出去的人都会向你报以点头哈腰和微笑,但这也意味着无论你坐电梯时充当一个什么角色,你都得参加一些麻烦的仪式动作)。




日本人称这种类似宗教行为的东西为マナー(manner),但私以为,让本来轻而易举能完成的事情变得复杂的麻烦事,有什么资格和与人方便的礼节相提并论。


仪式感渗透在每一个日本人的每一种行为里,连日本人自己有时都觉得哭笑不得。曾经分别看过两家餐饮店的网站上写长文解释『如何吃寿司』和『如何吃拉面』,寿司店用非常谦卑的语气探讨了『寿司到底应该用筷子还是应该用手』『酱油到底应该要蘸多少』,最后给出的结论都是,『爱怎么吃怎么吃,怎么好吃怎么吃,没有人会在意』——可是,对于这样一个问题也花长文来解释,一样还是没有摆脱仪式感的禁锢。


至于拉面,这种东西其实真的和你吃泡面没有什么方法上的区别。


说到吃,有一次我从国内带了盒月饼给日本朋友,他竟然回去后给我发信息问我正确的吃法,应该怎么切,用什么装,配什么茶...我当时真想当场骂人:


いいからさっと食え!バカ!(行啦快吃就是啦傻瓜!)


电影《鬼子来了》里香川照之想用学到的中文骂姜文一行人的那一幕,拍得是非常到位的。以往想要骂人,学会了语句后人家来了开吗便是,香川还要和一旁的汉奸说一大堆表鉴定的话。他的脑补以及自言自语的『激怒させてやる!!』等一连话,其实就是一种仪式感的再现。


可笑又可悲。


本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后台留言联系,一经查实后立删。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