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叶问3》引千亿集团快鹿震荡,独家专访掌门人全面起底这三个月的幕后故事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媛 赵振宗 责编/子时)


施建祥“回来”了!


当然,他人还在美国,但至少算是重新回到了媒体视野。“这是我三个月来,第一次和媒体对谈。”7月10日,在和腾讯娱乐的越洋视频专访中,施建祥说道。


在消失的这三个月中,施建祥一直都没离开舆论漩涡的中心。因为由他一手打造的市值千亿的快鹿集团,正深陷一场涉及到20万投资人、100亿资金缺口的兑付危机中。


作为曾经的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在上世纪末一手带领快鹿集团建设过辉煌。旗下产业涉及电缆、贸易、房地产等诸多业务。随着2014年P2P的兴起,快鹿集团又踏入了金融投资的新领域,是上海乃至全国都名声显赫的民营企业。


然而让施建祥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投资了一部电影,让自己和公司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以前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挣钱,而现在则是想尽一切办法还钱!”他这样总结自己截然不同的两段人生。前半句,或许能用他之前市值1000亿的快鹿集团来印证,至于后半句,则需要时间来验证。


由《叶问3》引发的一场风波


今年3月4日,《叶问3》于内地上映。作为一个运作多年的IP,再加上甄子丹、泰森这样重量级卡司的吸睛对垒,大家对这部电影的票房充满期待。


果不其然,《叶问3》上映三天,票房已经突破4亿大关。在春节过后这段被忽视的档期中,《叶问3》独占鳌头,连续3天坐稳单日票房冠军的位置。


可质疑也随着票房的一路飞涨出现了。


《叶问3》被疑票房注水


就在《叶问3》上映第四天,网上开始冒出消息,称《叶问3》存在票房疑问——主要问题集中在“幽灵场”爆满、黄金位置票无人购买,而边角位置却出售一空等等方面。


彼时,正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开展对电影市场专项治理的工作期间。对于《叶问3》出现的票房问题,广电总局先是要求电子商务售票机构提供与《叶问3》的各发行方进行票务合作时所签署的有关合同,之后又约谈了《叶问3》的发行方。一周之后,一纸处罚令到来,给《叶问3》的票房问题定了性。



▲影厅售票截图,黄金位置无人购买


据新华社报道,广电总局的处罚令中声明,“经查,《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随即,广电总局方面一系列处罚结果也随之到来,这其中就包括对《叶问3》的发行方、快鹿集团旗下的大银幕公司,予以暂停发行业务一个月的严厉处罚。


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叶问3》的负面消息,也成了致使其背后的金主、握有千亿市值的快鹿集团陷入危机的导火索。


资本运作之事浮现


随着《叶问3》票房出现质疑,作为其幕后金主的快鹿集团,开始被媒体频繁提及。


其实,早在电影上映之前,快鹿集团就曾向外界提出了“互联网+电影+金融”的商业新模式。而从这次事件的最终走向来看,互联网、电影、金融这三个方向确实都有牵扯。


在广电总局的调查结果公布之前,就有媒体曝光,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于2月2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以1.1亿人民币购买《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同日,国内A股神开股份也发布公告,称出资4900万元认购一支以《叶问3》票房收益为标的的基金。该基金由神开股份的合作伙伴上海中海投金控负责兜底,并确保最低年收益在8%。



▲媒体报道十方控股认购《叶问3》


令外界关注的是,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两家公司的背后大股东均是快鹿集团,而负责兜底的中海投金控也与快鹿存在关联。


除了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之外,在互联网金融平台方面,包括快鹿旗下当天财富、当天金融,以及苏宁、京东等平台,都以《叶问3》的票房收益分红为预期,发放金融理财产品,从普通百姓手里募集了大量资金。


于是,这一系列金融举动被媒体解读为快鹿集团的“左手倒右手”。有财经人士分析,自家出售的产品,自家人再出钱购买,这无疑是在为散户创造利好消息,希望通过P2P产品在二级市场吸引更多资金。他们的目的或许并不在于能获得多少《叶问3》的票房收益,而是想以此抬高公司股价——至于此后是涨是跌,就要看大股东的心情了。


果然,消息发布当日,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的股票就大幅上涨,后者的股价更一路拉升至涨停。当时有股民调侃称,要去电影院买《叶问3》的电影票,支持股价继续拉高。


时隔三个多月,再次提起《叶问3》负面新闻的话题时,施建祥态度依旧坚定。他表示,自己手中握有决定性证据,“等这次危机结束后,我要为《叶问3》平反。”

大坝决堤的千亿集团


《叶问3》票房事件引发的火苗,很快就烧到了整个快鹿系身上,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下,快鹿集团已成决堤之势。


外患:

挤兑危机爆发,四家上市公司一月内市值蒸发200亿


随着媒体的曝光,快鹿迅速从上海滩的明星金融企业,成为了微博热搜词,“蹿红”速度不亚于时下的网红。而旗下公司盘根错节的资本运作网,也渐渐浮出水面。



▲快鹿公司旗下资本运作网十分复杂


3月25日,快鹿旗下金鹿财行发行的部分金融产品到期,但投资人却无法兑付,快鹿资金链疑似断裂。正好当时的上海滩,卷入了13万人的中晋系“庞氏骗局”一案正在发酵,虽然跑路的金融公司负责人已经被抓回,但每天都有投资人忧心忡忡等待兑付的消息在媒体上出现,人心惶惶。3月底,金鹿财行遭到逾300投资人拥堵要求兑付。紧接着当天财富旗下还有一个月到期的金融产品,就被众多投资人要求提前兑付。不久后,东虹桥金融在线也被投资人指控无法按时兑付。多米诺骨牌效应逐渐爆发。


受到挤兑危机的影响,快鹿涉及的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均大幅下跌。截止到3月31日,曾认购《叶问3》55%票房收益权的十方控股暴跌了73.89%。神开股份虽然在同日发布公告切割掉了《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却仍没能阻止跌势,并于次日申请临时停牌。在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快鹿集团旗下的四家上市公司就损失了200亿市值。


“发展一个企业需要10年,但是打垮一个企业只需要10天,这么多的负面新闻,就是银行也躲不过一个礼拜的。”施建祥说。


对策滞后:

资金缺口从每天100多万膨胀到每天1亿


挤兑危机发生后,徐琪在4月6日被临危受命为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他曾无奈地向媒体透露,早在资金缺口“每天也就100-200万元”时,就曾提出过解决方案:“第一套方案是让大客户兑付延后,让中小投资者尽快兑付成功,以稳定民心;第二套方案是建议将当天财富关闭,由金鹿财行负责兜底”。但两套方案都因为自己当时只是“董事长助理”的身份而被否决。截止到4月1日,金鹿财行的《兑付公告》称资金缺口已达3亿,当天财富的流失则已经达到15亿。


徐琪走马上任后,也曾试图力挽狂澜。他立刻成立工作组,发布《快鹿集团所属资管产品收益权兑付草拟计划》,宣布兑付工作最快将在2016年7月1日、最迟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



▲快鹿集团的金融产品遭投资人挤兑


但是很不幸,他没有跑赢快鹿走向崩溃的“大盘”,当初小小的缺口,此时已成决堤之势。易联天下、基冉资产、魔环金融、趣逗理财等后来被快鹿称之为“战略合作伙伴”的金融平台,也开始遭到不同程度的挤兑。资金缺口如房价一般迅速上涨,最高峰时每天增加1亿。


直至今日,快鹿集团仍未公开目前需要兑付的具体人数以及金额。对此,施建祥在接受采访时称马上会请第三方做统计,还给出了两个大概的数字——需要兑付的人数约为“十几万”,资金缺口约为“100亿”,并表示“很多线上的钱,差不多2亿已经还掉了”。所谓“线上的钱”,大部分正是以《叶问3》票房为标的的金融产品。


内忧:

集团内部斗争激烈,堪比商战剧


外患愈演愈烈的同时,快鹿高层却在媒体面前,展开了一场戏剧张力十足的权力斗争。徐琪在接替因病辞职的施建祥出任董事局主席之后,一直主导着快鹿集团资产处置和兑付进程的工作。但就在7月正式启动兑付开始之前的半个月内,他就和同为快鹿集团董事局高层的黄家骝、韦炎平就处置资产问题发生矛盾,并经历了两次“下岗”。虽然两次危机全都凭借施建祥的支持安然度过,但徐琪的经历,让投资人看得云里雾里又心惊胆战,天天发微博呼吁:希望快鹿集团尽早结束内斗,把精力专注在兑付上。



▲快鹿高层分歧严重(右徐琪,左黄家骝)


对于这两起事件,施建祥也有自己的解释和猜测。他对腾讯娱乐记者分析称:“老的(领导)班子里,有些人对徐琪有片面的想法,认为徐琪做董事会主席是做不久也做不好的,有一种他干几个月拿一笔钱就会回美国的错误看法。”同时他自己也猜测:“在徐琪被罢免前大概一个多礼拜,我们开始进行债务追讨。我不知道两者之间是不是存在一定的联系?是不是因为那些老员工出现了问题?”后来这个猜测得到了证实,在快鹿集团7月11日发布的追讨名单中,当初“弹劾”徐琪的韦炎平赫然在列,追讨理由为恶意拖欠个人借款4281.4万元,并涉嫌非法侵占快鹿资产约1700万元。


上海风雨大作,香港也后院起火。在施建祥的口中,快鹿旗下子公司当天财富董事长邵永华,新盛、中源典当行董事长汪国峰,联合陈宁迪和刘克泉,涉嫌诈骗大中华股份的过程,是一个不亚于TVB商战剧精彩程度的“故事”。


施建祥在对整个事件复盘后做了如下推理:挤兑风波发生后,邵永华、陈宁迪将快鹿持有的大中华股份,在施建祥不知情、并仿冒另一位大股东签名的情况下,抵押给了刘克泉,并从中获得了7500万的借款。直到6月初接到股权变更的律师函时,快鹿才发现这件事。


休假的邵永华彻底“人间蒸发”,快鹿想直接还钱换回股份,但是刘克泉却拒绝接受,并声称“还钱我只认邵永华和陈宁迪,其他人的钱我不要”。此时,快鹿还发现他们签订的合同上还有这么一句话,(大意是)快鹿如果发生经营问题,刘克泉有权利提前转为大中华股东。“你只是个借钱出来的人,怎么可以成为股东,成为董事呢?”讲到这里,施建祥再次用反问句加强自己难以置信的语气。


施建祥将兑付危机和大中华“阴谋”联系到了一起,认为股价下跌是有人有意做空,这样就可以轻松用7500万拿下原本快鹿手中价值14亿估值的大中华股权。略显激动的施建翔,用一句非常有电影感的梗概结束了整个复盘:“刘克泉作为外招,陈宁迪作为内招,邵永华作为幕后的布控,联合汪国峰,有阴谋有计划地实施诈骗。这个内外勾结的诈骗,让他(刘克泉)成为了大中华的董事。”施建祥称,对于涉嫌诈骗的这4个人,快鹿已向香港的ICAC(廉政公署)报案,并向联交所、证监会报案。


远在美国的掌门人


从《叶问3》负面新闻爆发,到快鹿整个集团出现挤兑危机、内讧频繁,作为快鹿集团曾经的董事局主席、实际控制人,施建祥一直处于“消失”的状态。直至今年6月底徐琪的“任免风波”发生后,施建祥才在7月3日以视频录像的形式与大家见面。除了增强投资人信心的话外,他还力挺徐琪继续留任。而这也是施建祥消失了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公开“露面”。


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20日左右,也就是《叶问3》风波爆发后,施建祥就以看病为由动身前往美国。他对记者表示,“负面新闻刚出来时,我并没有把它当回事。那时候我连什么叫’水票’、’幽灵场’都是不懂的。但我知道,我们的客户、《叶问3》的投资者他们主动买了很多票,这是事实。”


施建祥赴美半个月后,快鹿集团于4月5日发布了一纸公告,宣称同意施建祥辞去董事局主席职位,并任命徐琪接任,负责集团一切事物。正是这个“离开”、“卸任”的连贯动作,引来了外界大量的猜测和解读。由于迟迟不露面,有人说施建祥已经“携款潜逃”。


“我心脏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就留在美国治病。”视频中的施建祥语气依旧自信,说话条理清楚,只是看起来面容有些疲惫。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告知记者,“为了保持体力和记者通话,施总事先还眯了十分钟。”一个半小时的独家对话中,施建祥先后抽了不下四五支烟,他笑称“虽然知道自己心脏不好,但抽烟这个几十年的老毛病实在是戒不掉。”


但他始终没有透露,打算什么时候回到中国主持大局。



▲施建祥接受腾讯记者视频采访


独家对话施建祥:我没有携款潜逃


您现在在哪里?美国?


“对,我是3月20号左右来的美国治病。因为我的心脏一直不是很好。”


不知您看没看到过网上的传言,有说您去美国是“携款潜逃”。


“这两天我还看到说我逃跑的。那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把问题就敞开讲了。


我们香港有三家上市公司,当时卖掉的话有十几个亿,我要是逃的话,一个礼拜、十天之内就可以把上市公司卖掉。有人打电话给我,可以把钱打到美国来,上海的上市公司给他们,再给他们一点小股份。这样做真的是携款潜逃。但是我没有。”


《叶问3》票房注水的事情,您是否一开始就知道?


“当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我连什么叫水票,连什么叫幽灵票我都不懂,我也没把他当回事情。但要揭开《叶问3》票房的故事,还是等我们解决完投资的问题吧,我会为《叶问3》平反,我证据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才会把它公布出来。”


《叶问》事件之后,快鹿在电影方面还有投资吗?


“目前我们对电影项目投资采取两个字,刹车。我们要惩治、整理、整顿。我们还有很多电影,比如说我们投了《大轰炸》,投了《敢死队4》,投了《王牌保安》等等一系列的电影,我们实际上还在继续努力。


《叶问3》给我们的是教训,为什么有好电影,有好的票房,却给我们带来那么大的弯路呢?为什么会受到不明真相的媒体连续三个月的攻击,还攻击到我个人。”


您说个人攻击是指?


“说我去奥斯卡是假的,全世界都在直播怎么可能假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跟他的夫人,邀请我去白宫参加活动,讲照片是P的。英国剑桥大学受聘我做终身荣誉院士,讲这个是假的。不过后来校方也打电话给我,讲的话我很感动。他讲你永远是我们英国剑桥大学的终身荣誉院士。我们剑桥大学不会因为这些报道,改变我们的初衷和想法,我们希望你来我们学校进行演讲。”


在美国期间,都和徐琪保持联系么?


“我们会保持联络。但之前我身体不好的时候也会中断。徐琪这个人是非常愿意担当的人,无论怎么苦,碰到多大的问题,他都愿意一个人担当。因为他知道老板身体不好,有时也不想把压力送到我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不仅要全力支持他,而且我要跟他在一起,要跟他一起扫除各种障碍。只有这样,才是为投资人负责的有力表现。”


兑现问题能全部解决吗?


“对。我们全部要解决。因为我们要创造奇迹,快鹿的第一个奇迹,三年五年都跟他兑现完,这是永恒的道理。为什么?还是四个字,真心付出。”



▲施建祥参加白宫晚宴的照片被质疑是PS的


庞洪的拜访


危机中的施建祥这样形容自己:以前是想尽一切办法赚钱,现在是每天都在琢磨怎么给投资者兑付。他在美国期间,工作也并没有停止。快鹿如今的负责人徐琪会跟他保持沟通,只是当他身体感觉不适的时候,就会中断。不过,目前为止,徐琪并没有前往美国向他当面汇报过。


长达三个月的在美时间,连快鹿的现任掌舵人徐琪都没有见过施建祥。那有人见过么?有!在此次公布的几位欠款人当中,麒麟影业的CEO庞洪就曾前往美国拜访过施建祥。只不过,对于这次见面的谈话内容,双方存在较大分歧。



▲快鹿的追债名单中,庞洪赫然在列


施建祥告诉腾讯娱乐记者,庞洪这次前往美国与其会面,曾答应他归还2.5亿欠款。但事后的结果,“一个月后,他只给了100万。”失望的施建祥愤而将庞洪列入了讨债名单。


而庞洪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则表示,对于恶意欠款这个说法完全无法认同,并坚称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权利。腾讯娱乐随后几经周折,接触到了一位了解麒麟影业的业内人士。对方告知记者,借款的确存在,但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是曲折:快鹿最初想要并购麒麟,助其上市,只是因为没有确定旗下哪家子公司为收购主体,只好暂时签署框架协议。而由于双方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股权转让,为了支付用来并购的现金部分,快鹿提出可先通过借款合同的形式,支付给麒麟2.5亿。但在快鹿兑付危机后,并购计划搁置,框架协议也已于6月左右到期,因此这笔钱,就真的从用来购买股权的钱,变成了“借款”。彼时,施建祥希望庞洪赶快还钱,以解燃眉之急。但根据借款合同的规定,2.5亿的还款截止时间为今年年底。而施建祥口中已还的100万,其实是合同中规定的借款利息。


“而且他来就来吧,还带了四个警卫、保镖什么的,这是什么环境?欠钱的人找保镖,我做了30年生意没有听过这种事!”除了没有还钱,施建祥对于庞洪见他时的做派也不甚满意。而该业内人士也证明了保镖一事,但显然麒麟也有一肚子苦水要倒。据他透露,有自称快鹿找来的人多次前往麒麟办公地点泼油漆,并催促庞洪还钱。因为这件事,公司还有二三十人被吓得离职。出于安全考虑,庞洪才会雇佣保镖。


至今双方都对事件真相各执一词,然而这只是施建祥追讨欠款过程中的一个故事而已。7月11日发布的公告中,快鹿第一批追讨的直接欠款总计约25亿、涉及人数9人,可见背后所藏的“故事”,曲折离奇程度恐怕连《琅琊榜》编剧都要编上几个月。


快鹿集团的“完美”兑付


在施建祥销声匿迹的3个多月中,快鹿正为兑付危机焦头烂额。但这并不妨碍他畅想自己可以带领快鹿扛完美兑付,创造奇迹。施建祥强调,自己只是想跟政府和投资人再要一点时间。“要做到这一点,希望政府给我们时间。政府给我们时间,我们就会产生给老百姓的空间。”而这也是施建祥本人首次谈及与政府接触的内容。


施建祥透露,面对十几万人的兑付需求,政府也在出面干涉。他还告诉腾讯娱乐,危机出现之后,他曾向政府方面讲过三句话:第一,绝不会成为政府的累赘;第二,不会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第三,快鹿有实力和能力来解决所有老百姓投资者的问题。


只是要做到这份承诺,并非易事,甚至还有些痛苦。


兑付启动,

“首期”承诺5000人将收到20亿


11日晚上,快鹿官网发布公告,称针对急需支付购房按揭、子女教育金、医疗费用等的特殊兑付(利息部分)已经结束,以后统一并入到正常兑付的渠道中。


这份救急的兑付方案,施建祥在采访中也给予证实。接下来,快鹿首期将再拿出约20亿左右,给投资资金量比较少、但年龄比较大、身体不太好的约5000名投资人兑付本金。为了筹集这20亿,快鹿将一边进行资产处置,一边继续进行融资。


只是,对于这个“首期”的概念,施建祥没有明确界定,他唯一强调的是“完美兑付”。“我们要创造奇迹,会全部跟他们兑现掉,这是我们永恒的道理。为什么?还是四个字,真心付出。”施建祥坚定说。


在采访中施建祥提及,兑付危机刚刚爆发的时候,他们曾有机会从银行借出50亿,但当时对于快鹿资产相当自信的他认为没这个必要。但后来随着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兑付程序一拖再拖,银行连5亿都不肯借出了。施建祥这才意识到,快鹿的信用额度和融资能力在急速贬值。也正是因此,除了启动一部分应急储备金应对之外,快鹿不得不进行资产重组、追讨债务。


资产重组:

出售股份,裁员达80%,20部电影可以卖


在危机爆发后,徐琪曾对媒体透露,很多买家都对快鹿旗下公司和产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除了神开股份、中科招商等上市公司,包括《大轰炸》在内的21部电影也不乏“追求者”,但开出的价格普遍低于快鹿的心理预期。徐琪还说,除了《大轰炸》不卖,其他20部电影都可以卖。



▲快鹿集团仍将保留《大轰炸》项目


“在前77天中,一共主要处置了四块资产,两个基金投资,一个华瑞银行股份和一个神开股份,共回笼资金34330万元。其中,苏宁金融拿走4250万元,对普通投资人兑付2429万元,房租物业767万元,员工工资社保19200万元,归还集团借款645万元,所有经营费用245万元,合计支出27500万元,余额为7000万元左右。”这是6月22日徐琪公布的原话。


专访时,施建祥对于重组的过程表示出了叹息。按他的话说,快鹿后来为了得到重组资金花了很大的代价,比如许多四年前投资的基金,半年或一年之内即将获得收益,而且是很大的收益,但为了兑付只能放弃收益,仅仅拿回了成本。


开源的同时,快鹿也在“节流”。4月底开始,快鹿被曝开始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将达到60%。施建祥在此次专访中确认,实际裁员比例达到了80%,最初的12000人裁至仅剩2500人左右,这些人中许多高管和普通员工一样,只拿基础工资。


讨债还钱:快鹿发布追讨名单


7月6日,就在快鹿兑付正式启动不久,快鹿管委会中的投资人代表董荣对外透露,快鹿负债已达152亿。同时徐琪也爆料,快鹿集团一些高管利用权力侵吞债权人的资金高达50亿。


而这个爆料很快就得到了7月11日发布的第一批债权追讨名单的证实。除了目前仍在据理力争的《画皮》制片人庞洪,以及施建祥所述涉嫌诈骗“故事”中的主角邵永华、陈宁迪、汪国峰、刘克泉外,追讨名单中还包括原董事局成员、同时也担任过处理兑付危机的“七人小组”的韦炎平等人。


对于所有在快鹿公告中涉嫌恶意欠款的人,施建祥也直截了当地表示,公司都已经握有切实证据,有的已经起诉,有的正打算起诉。


“他们困难的时候,我们公司借给他们钱。现在公司困难了,应该要把钱还给我们,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符合天道,符合地道,符合人道。现在这个社会落井下石的人很多,趁你病、要你命的人也不少。本来他该还钱的,由于我们‘金融风暴’以后,他的钱就不还了,打电话就不接了,人就没有了。”


“投资人现在和我玩命,那我只能和欠我钱的人玩命。”


 快鹿启示录 


广电总局处罚通知下来后不久,快鹿旗下大银幕公司曾组织了一次小范围的媒体通气会,地点就在公司的豪华写字楼中。办公楼一楼的墙上,大大小小高低错落的电子显示屏上,依旧滚动播放着《叶问3》的片段。


通气会上,当时的大银幕总裁亲自出面向记者保证《夏有乔木》、《大轰炸》等项目的发行工作都没有停止。但是不久之后,《夏有乔木》便率先宣布更换发行方。此后几个月中,陆续被媒体找到的其他片方们的回应竟出奇地统一:没有任何进展。


施建祥亲证会拍《叶问4》


虽然施建祥证实,接下来的项目会停一停,但是采访一开始,他就迫不及待地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投资电影是没有错的,尤其是一些正能量的电影。”不论是作为自称看过很多好莱坞大片的影迷,还是作为一个企业家,他都希望这些电影能够真正走出去:“因为电影强大,国家才能强大。”施建祥说。


即使《叶问3》作为导火索将他置于漩涡之中,但并没有浇灭他的热情。“为什么我要为《叶问3》平反?因为我要为《叶问4》负责。”嗓子沙哑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施建祥,声带中忽然出现了一抹亮色。



▲《叶问3》导致快鹿集团陷入危机


金融监管在加强,与影视行业发展不矛盾


先撇开快鹿能否兑付完成不谈,整个事件发展到今天,所引发的讨论已经远远超出资本与娱乐的野蛮结合,而是指向了整个金融行业、包括互联网金融的发展。


2014年开始,互联网金融开始发力,但仅仅一年之后,e租宝“庞氏骗局”事件,就让大家对于这个朝阳产业产生了诸多忧虑。大量的负面新闻,让许多还未踏入理财领域甚至没有建立理财观的普通百姓,已对此产生了敬而远之的心态。


快鹿真的能像施建祥承诺的那样,实现按时兑付、度过危机么?对此,多方评论人士表示,鉴于兑付流程比较漫长,一切都还不好说。这要看快鹿接下来是如何处置资产,处理与投资人、与媒体的关系。文化科技领域投资人曹海涛表示,在挤兑现象刚发生时,快鹿的应对策略不够完善,与媒体的沟通工作做的不好,造成了信息不对称。但如果他们能够坚持完成兑付,还是有机会把一个负循环转变为正循环的。因为企业信用对于企业发展是最关键的,这关系到一个企业能否不断进行融资并且取得投资人的信任。


曹海涛还提到,其实政府最近一直在加强监管,收紧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的审批标准。花卷理财合伙人崔鹏也对腾讯娱乐表示,他能够很明显感觉到互联网金融公司正在逐渐自律。互联网金融的整体规范化程度是在提高的,类似快鹿事件引起的市场反馈,整体来说还是起到了一个优化的作用。


而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陈昌业作为与中国电影行业相关的一份子,也表示快鹿的态度和行动都是值得期许的。他强调说,金融资本和电影行业本质上绝对不是矛盾的,“因为资本的充裕,无论对于电影院的实体建设、电影的内容生产,还是给予创作者激励,对于电影行业的发展都是积极的。”在他看来,如果快鹿能够在《叶问3》事件后,了解到越界和不规范的地方,并从中吸取了教训,对今后的影视投资项目还是有帮助的。


因此,对于互联网金融与娱乐产业的未来,几位评论人也都认为可以不必如此忧虑。崔鹏指出,与电影票房收益相关的P2P产品,其实在整个互联网金融中只占据了很小的比例。快鹿集团兑付危机中,《叶问3》相关产品需要兑付的只占100亿中的2亿,也能够反映这种构成。而且因为电影属于创意产业,也就是轻资产,风险教高,产品的设计一般都非常复杂,很少会让普通投资人承担最高的风险——比如《美人鱼》保底发行中,承担最高风险的都是几大发行方——只是因为娱乐新闻的高关注度,放大了负面效应而已。


曹海涛总结道,其实P2P金融之所以问题频出,一个是人的道德问题,另一个就是投项目的能力问题。因此,快鹿事件给予想要踏入娱乐行业的金融公司最大的启示应该是,对于这种电影这种创意文化产业,如何选择项目,设计利润、回报时间更合理的金融产品,才是能让金融机构和电影行业共同发展下去的最好的方式。


(方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