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2016,20年间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变化

<- 分享“美国留学快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2 美国留学快报


从1996年到2016年,在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形象发生了巨大变化。20年前的出国留学生往往被认为是中国最好、最聪明的一批学生;而现在谈到留学生,则逃避不了『富二代』的标签,然而从来没有哪一个标签能代表一群人,很多凭着第一直觉贴标签的人没有看到的是中国留学生在逐渐超越自我。


1996年,当Lingjia Hu刚从中国到美国的时候,她因为获得了奖学金才能在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完成博士后学习。来自医学世家的Lingjia说她想以科学救国,但国内没有充足的机会。当时,在Lingjia的家乡长沙,即便是最好的医院,里面的灯也会因为供电不足而经常跳闸。她搬到科罗拉多之后,在一家美国家庭homestay。毕业后,她结婚生子,在丹佛定居。


Yikun Wang在2015年成为了美国东北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Yikun来自相对贫困的安徽省,却在这所一年学费超过44000美元的私立学校支付全额学费。他和其他两名中国学生合租。他说,他经常看到其他中国学生翘课、开豪车、去市中心买奢侈品。Yikun在大学主修经济,希望毕业后能去投行工作。与很多中国学生不同,他希望通过努力,在毕业后留美工作。对很多中国学生而言,美国高等教育相当于一个为期四年的假期。


二十年过去了,在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形象发生了巨大变化。Yikun和Lingjia只是成千上万名到大洋彼岸求学的中国学生中的两名,但他们却是各自年代留学生的缩影。20世纪80年代去美国求学的学生,是中国最好、最聪明的一批学生。他们往往拿到了政府的资助,通过留学来摆脱贫穷和远离动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想留在美国、找到工作、拿到绿卡,然后融入美国社会。他们都在追求美国梦。


但对于当今留美的大学生而言,留学是追求中国梦的垫脚石。因为中国中产阶级的购买力不断增强,80年代勤奋、谦虚的中国学生形象转变为“富二代”形象。富二代们支付全额学费,通常主修经济或金融,并经常“抱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大四学生Jing Li说,很多中国学生形成了“第二校园”,与其他同学相隔绝。


中国学生大批涌入美国校园,因此他们自成圈子并不难理解。Erhfei Liu在1981年成为布兰迪斯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他是布兰迪斯大学历史上录取的第二名中国学生;他的“中国元素”为校园增添了多样性。


而到了2014 -15学年,在布兰迪斯大学有432名研究生、248名本科生是中国留学生。在2014年,有2800名中国学生在科罗拉多州学习,而伊利诺伊州有更多中国学生。“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里,你会觉得你身处上海最繁忙的商务区(每年有5000名中国学生入读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Mark Montgomery说。Mark是American Academic Advisors的创始人——这是一家创于香港、帮助中国学生的咨询公司。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同年代的留学生之间的差异也越来越大。布兰迪斯的毕业生Erhfei说,“我们刚到美国的时候,身无分文,不出去吃饭、不去参加聚会,我们觉得美国同学都很富有。在那时候,美国的最低收入对我们来说都是天文数字。我有个同学是中国官员的女儿,而她在美国也要为了偿还学生贷款而打零工。”Erhfei毕业的那年,中国的人均GDP是249美元。


中国的人均GDP现在是每年7593美元——是1984年人均GDP的30多倍。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催生了很多亿万富翁,中产阶级也在逐渐壮大。这些人能够把子女送到国外,甚至支付全额学费。很多大型商场为了赚中国学生的钱而组织了很多特别活动,比如赞助大学举办的春节庆典,或者中国学生的时装秀。


这些活动表明,中国学生往往比他们的美国同学富有。UCLA的大三学生Jing说,在公立学校里,中美学生之间的差别更为显著:国际生需要支付的学费比本州居民要支付的更高,并且住在比弗利山庄周边地区的生活费也很高。她说,“当我的加州同学知道我要付多少学费时,他们非常震惊。”


变得更为富裕,并非当今中国留学生和从前的中国留学生的唯一不同。很多人发现中国留学生的学业目标和内在动力也有所转变。很多人觉得,之前的中国留学生更为理想主义、更加爱国。Danchi Wang是卫斯理学院1989届的一名学生。她说,她去美国求学是因为她“想要自我增值,因此可以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做贡献”。她说,她当时和很多同学一样,想成为“中国的居里夫人”。


现在的中国留学生并不想当一个治疗癌症的医生或报效祖国。Danchi Wang说,很多中国留学生去美国是为了“镀金”,所以很多学生会主修金融、经济或商务管理。对于耶鲁大学林业专业的研究生Zhao Yong来说,“在美国的中国研究生只有两条道路:学习经济或IT。”每当人们问起Yikun Wang他在东北大学学什么时,别人总会以为他学的是经济或财务。他说:“如果你告诉他们你学的是艺术,他们会非常惊讶。”


家长们通常更加注重他们孩子的教育的实用性。教育家江学勤曾著书《创意中国》,在书中探讨了中国的教育体系。他曾表示,中国家长想“使他们的资产多样化”,而在海外读书的孩子是“转移资产的好借口”。送孩子出国留学也是提升家庭社会地位的途径。“送孩子出国在当今中国相当于开宝马、拿LV包”,江学勤说。


作为留学咨询公司创始人,Mark Montgomery看到他的一部分客户为了让孩子避免中国高考,早早将孩子送入国际学校或国际部,来让他们更早为国外教育做准备。微博和微信上有很多关于祖父母拿出积蓄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故事。微博上有一篇文章,关于一个河南的出租车司机卖了房子,并拿出每年全部工资12885美元来送儿子出国。


Montgomery说,很多中国家长送孩子出国是为了看看“他们多久能进入高盛”。


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看到中国学生大批涌入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在密歇根州立大学,一位中国学生的车上被用油漆涂上了“滚回家去”的字样。2011年,一位UCLA学生在网上发布了反亚洲学生的一段视频。在视频中,那位学生嘲笑了说亚洲语言的学生,并说“问题就出在UCLA每年录取的亚洲人身上”。


Montgomery让批评者换位思考,想象自己将要把孩子送到中国留学。“你可能去过北京或上海,可能有中国朋友,甚至可能吃过左宗棠鸡。现在你要把孩子送到中国。你要怎么做?你要和谁沟通?你会去看学校排名,你会给那些答应帮助你的孩子的人钱,但你的孩子在中国只会和其他美国人一起玩。”


很多批评者没有想到很多中国学生在逐渐超越自我。Yong Zhao,耶鲁大学林业研究生,并没有学习经济或金融,而是开始创业,创办了和墨西哥餐厅的服务方式类似的中国餐厅。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一名学生,Min Yang来自广东,主修健康政策,想要和一所NGO合作,发明在中国南部治疗HIV的方法,以及为云南的藏族孩子开设健康科学课程。


27岁Cathy Jiang毕业于福德汉姆大学的MBA项目,由一名市场分析师转行成为制片人,试图通过制作短片来改变人们对于富二代中国留学生的固有看法。她的电影之一,“Study Abroad”讲述了中国学生在美国每天遇到的问题,包括交朋友、在研讨会上发言、追求自己的梦想和摆脱家长施加的压力。那个电影系列叫做“The Daydreaming Bunny”,它记录了一位为了办展览、向家人证明艺术的意义而赚钱的艺术学生的生活。


之前的中国留学生无疑和现在的留学生非常不同。Cathy Jiang说,“他们曾要挣扎于支付学费、找工作以及偿还学生贷款。我们不一样,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自己的困难。”在每年涌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中,会有和她一样、用之前的人从未想到过的创新方法解决问题的学生。


本文来源于外滩教育,快报君诚意推荐,美国本科留学群:168630493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