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国际教育】权利都是相对制约 魁省法庭做出无先例判决

<- 分享“山东忠诚公司”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5 山东忠诚公司


幽默讽刺小品嘲笑残疾人,是否构成对他们的歧视?但如果对小品设限,是否又侵犯了演员的言论自由呢?哪个法官来判这样的官司,都如同走进了地雷阵。本星期,魁北克省人权法庭做出一项没有先例的判决,责令加拿大幽默小品演员迈克.沃德向被他嘲笑过的杰瑞米.加布里埃尔及母亲赔偿4万2千加元。沃德已宣布不服判决,将提出上诉。可以想象的是,双方都有许多支持者。
  19岁的加布里埃尔患有先天性脸颊骨和下颌骨发育不全,即柯林斯综合症(Treacher Collins syndrome)。他几乎没有听力,到目前为止做过23次手术,但这并不影响他从小喜欢唱歌。10岁那年,他被邀请去梵蒂冈为教皇献唱,一下子变得很有名,也因此成为沃德的小品素材。
  沃德自2010年起开始表演关于“小杰瑞米”的段子。他说,大家都说小杰瑞米唱得太糟糕,只有他在不停地为这孩子辩护,“他就要死了,我们应该让他实现在教皇面前跑调的梦想。”但是五年后,他发现小杰瑞米“竟然还没有死!”他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原来他的病就是长得丑嘛”。

  包含这个段子的演出在三年中演了230多场,观众超过13万人次。加布里埃尔说,沃德毁掉了他的一部分生活,那些笑话不仅伤害了他的人格和自信心,而且导致他在学校里受到同学欺凌。2012年,他在母亲陪同下向魁省人权委员会提出投诉。该委员会决定接受投诉后,代表他向魁省人权法庭提出控告。
  言论自由 VS 免遭歧视性言论伤害的权利
  主审法官斯科特.休斯在判决书中说,沃德以加布里埃尔为素材创作和表演的笑话超出了言论自由的界限,不仅损害了后者的声誉,而且损害了他的尊严。人的尊严是人权宪章的基石。另外,沃德对加布里埃尔的嘲讽和公众利益无关。
  休斯法官认为,艺术言论自由并没有特殊地位。沃德的言论的艺术性并不能让他免受法庭审判。在私下场合不可接受的言论,并不会因为由一个幽默演员在公开场合说出来就可以被接受。另外,拥有发表言论的平台意味着更大的责任。一个幽默演员不能只管逗乐观众,他也应该考虑到他的嘲讽对象的基本权利。



长大后的加布里埃尔
  卡西维:祝这个孩子快点死真的合适吗?
  《新闻报》艺术专栏作者卡西维同意休斯法官的看法,即沃德对加布里埃尔的讽刺并不涉及公共利益。讽刺揭露贪官或黑社会和嘲笑一个残疾孩子有限的唱功,二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后者不是创作的大胆,只是欺负人而已。
  他认为,这项判决提醒我们,言论自由不是一项绝对权利,它可能受到其他权利的限制。
  沃德受到许多演艺界人士的声援
  许多演艺界人士,尤其是沃德的同行,认为这项判决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魁省笑文化节创办人吉贝尔.罗宗说,言论自由和无罪推定一样,是我们奋斗了几百年才争取到的。每次法庭插进一只脚来判决什么可以说、什么说不得,他就感到担忧。
  他说,“政治正确”已经给小品创作带来了一些条条框框,现在这项判决可能会让大家开始自我审查。
  但是魁省人权委员会的律师玛丽.多米尼克说,小品和笑话可以讽刺任何一个群体。但如果针对一个人,言论有歧视动机,并且损害了这个人的基本权利,那就违反了人权宪章。她认为,这项判决并没有构成一个限制言论自由的先例,这只是第一次由法庭把过去已经存在的法规加以清晰的阐释。
  多米尼克原本建议法庭禁止沃德在今后的演出中谈论加布里埃尔。休斯法官没有接受这个建议,认为沃德会改正他的行为,不再触犯有关法律。



Just For Laughs
  卡西维说,法官太不了解沃德了。这几天正在蒙特利尔参加英语版的笑文化节的沃德在判决下达后,又开始讲关于加布里埃尔的笑话,问“他怎么还没死啊?”并打赌要用英语、法语甚至西班牙语把这些笑话讲下去。
  今年42岁的沃德是少有的能用英语和法语表演的幽默小品演员,曾多次获奖。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