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性工作者现状调查结果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3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最新研究发现,大多数的移民性工作者对于他们在澳大利亚的工作状况感到满意,但也有一些人感到被孤立,或者仍在为来澳洲所欠下的钱款还债。

虽然对人口贩卖的但心依然存在,但针对澳洲境内移民性工作者的最大一项调查发现,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在按摩院或妓院拿着一份满意收入的工作。存在广泛性奴役的迹象并不明显。

澳大利亚犯罪学研究所(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和血色联盟(澳大利亚性工作者协会)采访了澳大利亚各地的包括412名移民在内的594位性工作者,其中大多数为女性,只有17名男性和8名变性者。

来自泰国、中国、韩国和新西兰的移民性工作者是一个多元化的群体。五分之一有孩子,四分之一是单亲,一小部分几乎没有受过教育,一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而三分之一表示不会讲英语。

作为在德班2016艾滋病大会上发布的这项研究结果显示,大多数的受访者在一周的三到四天时间里接客10到30人不等。

虽然大多数移民性工作者和雇主签订的合同里不包括加班费,但多数能够拿到恩客所出款额的一半以上。这个比例和澳洲非移民性工作者拿到的差不多。

大多数移民性工作者表示,他们满意目前的工作状况,打算长期留在澳洲,但也有一些人感到被孤立并描述了一些糟糕的经验。

一位韩国妇女说:“我真的很讨厌这行。”

还有人称这是个危险的行业,并写道:“我在这里感到孤独。我想回到家人身旁。”

一名受访者表示自己来这里并非出于自愿;而另一个则称自己是难民。

其中三名受访者(一位移民,两位非移民)表示,他们工作的地方不允许他们拒绝客人,也有些人认为如果自己请假那么被老板扣钱是理所应当的。

报告指出:“这突出了性工作者需要获得劳动保护、法律咨询、职业健康、安全标准和同业互助的必要性。”

“此外,加强同行间的多语支持和行业里的翻译资源也十分重要。”

澳洲共有2万名分布在不同州和领地里的性工作者。

此前的一项调查发现,约15%的澳洲男性曾经至少一次花钱买春。

本次调查还发现,只有一半的移民性工作者能拿到免费的安全套,这比非移民同行70%的比例要来得低。

其中还有17名移民性工作者表示他们并不是每次都使用安全套,其中7人称是受老板指使,6人则承认这么做可以收到更多钱。

调查没有包含这些人的签证数据,但报告指出,其中43%的人是通过就读教育课程进入澳洲的,四分之一说他们是来澳洲结婚的,17%则是凭借游客身份。

四分之一的人表示是由移民中介帮忙获得签证;四分之一自己搞签证;其余的,则通过未婚夫、丈夫或男友的帮助。

多数受访者表示,他们的主要支出是支持家人,包括海外亲属。

30%的人说,他们需要支付教育开销。这个比例在澳洲本地性工作者里占20%。

还有7%的人指出,他们收入的大部分都必须要被用作为来澳洲所欠下的钱款或保证金还债。

参赌人数的比例为8%,高于本地性工作者的5%。

不过,比起本地性工作者16%花钱买毒品的比例,接受采访的移民中没有人这么做。


图文来源:http://www.theage.com.au/victoria/most-migrant-sex-workers-satisfied-with-their-work-australian-institute-of-criminology-20160721-gqb5ww.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