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 澳大利亚能源资源投资仍处“黄金时代”

<- 分享“Austrade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10-22 Austrade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


对澳矿产资源投资处于最佳时机

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不久前公布的一份年度统计报告显示,2013年,澳大利亚对华贸易出口较前一年增长28.1%,达1015亿澳元(约合886亿美元)。报告认为,造成上述趋势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经济近年来强劲增长,使得中国对澳大利亚资源能源产品需求增加,加之大宗商品价格高企,进一步推升澳对华出口。据悉,铁矿石及其精炼物仍是澳对华出口金额最大的产品,2013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对华出口增加37%,达到527亿澳元(约合460亿美元),其他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煤、金、铜、锰、锌以及羊毛和其他动物皮毛。

但另一组数据却让人产生了担忧——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4年1月至5月,中澳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553.4亿美元,同比增长3.9%。其中,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为376.7亿美元,增长5.1%。对比近5年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年均21.4%的高增长率,这一组数字显然不容乐观。

最近,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矿业投资似乎也在逐渐降温。有人分析,在中国钢材卖出白菜价的今天,澳大利亚矿业显然无法再继续透支繁荣。对中澳经贸关系而言,是时候重新洗牌了。

对此,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大中华区资深投资专员王恒岩在日前举行的2014中国-澳大利亚资源投资论坛上接受媒体专访时却并不认同。他说:“虽然很多人认为钢铁等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但商品的价格是波动变化的。从长远打算,如果能在劳动力、资源价格位于低位的时候进入市场,相关商品一旦谷底反弹,就是抓住了最大的市场机会。”

80%国土仍未勘探

有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3年,中国在澳矿业行业投资310亿美元,其中,能源行业投资236亿澳元。在王恒岩看来,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澳大利亚的矿业资源和能源行业存在广泛的投资机遇,而不仅仅局限于满足中国经济发展对于矿产和能源的需求。

澳大利亚和中国经济的互补性非常强。澳大利亚丰富的矿产和石油储量以及全面的地质数据为投资者提供了诱人的勘探、运营和维护机会。大量新项目和计划为投资者提供了在矿产、石油、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生产领域进行投资的机会。此外,澳大利亚还有大量未充分开发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和快速增长的市场。

澳大利亚地球科学院代理首席执行官詹姆斯·约翰逊说:“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未开发矿产勘探市场,其80%的国土尚未经过勘探,而且与已经勘探的部分相比,预计这些国土拥有同样良好的开发前景。”

王恒岩进一步向记者举例,对于中国企业来说,除了传统能源开发外,有色金属、核电(铀矿)、能源(煤层气、页岩气)等都是在澳大利亚很有价值的投资领域。“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领域的巨大勘探机会以及众多正在实施的项目带来了对运营和维护解决方案的需求,上升的电价和发展低碳经济的努力意味着当地对可再生能源和节能产品的需求也在增长。”他说。

尽职调查须全面彻底

澳大利亚是一个矿产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还是一个经济和政策体系都相对稳定的国家。澳大利亚政府在提供各方面的法律和规章制度来保护对外投资者利益的同时,根据澳大利亚的法律,任何由外国国有企业进行的投资都必须获得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不过,这种法律法规是一视同仁的。据悉,近年来,除了7个带附加条件的项目,中国赴澳的投资申请没有一个被否决。

王恒岩提醒:“在投资澳大利亚相关项目或者企业前,中国投资方应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不仅仅包括法律、税务、技术等,还应包括对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等方面的调查。”

王恒岩介绍,澳大利亚具有先进的采矿设备和技术,服务行业发达,并拥有多家世界领先的采矿、石油和天然气集团企业,从而能为投资者提供优良的合作前景以及进入全球供应链的机会,一些海外投资经验不足或者在相关领域能力欠缺的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当地相关资源。

目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区政府都致力于为资源和能源领域投资提供支持,并制定了政策和监管框架,以期为采矿、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吸引更多的国际投资和提升项目参与度。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还为有资质的公司提供勘探激励措施和研发税收优惠。

以投资为纽带,中澳经贸合作越来越紧密。如今,中澳自贸谈判已经经过第21轮谈判。去年,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在执政之初曾信誓旦旦,承诺要在一年内完成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的自贸谈判。王恒岩表示,不可否认,自贸协定一旦达成,将给双方的投资带来更大的利好,这也是双方业界都期盼已久的。

来源:20141021日《中国贸易报》 记者徐淼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