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裔杀人案】Kingsway华裔青年373刀刺母 警棍都未能制伏只好开枪 19个月大侄女也被刺16刀 却拒不认罪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8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发生在2014414日的华青弒母伤人案昨日继续审讯,并由开枪制伏被告的两名警员作供。他们供称,到达兇案现场后曾以警棍猛打被告,但被告都毫无反应,还挥刀自插,因此不得不开枪。警员、救护员又忆述抢救脸庞被插中多刀女孩的过程,事隔两年仍然难掩激动。

 

该案发生在温哥华京士威道(Kingsway)3300号屋一个柏文单位之内。被告萧嘉智(KaChi David Siu)被控杀害63岁母亲邵燕娜,并导致一名女童承受「遗害终身的伤势」。

 


萧嘉智昨日身穿绿色T恤,深蓝色运动裤上庭,明显较一年多前出庭时肥胖,股沟外露。萧嘉智开庭时神情看来很轻鬆,企图与检控官交谈,但对方没有搭理他。庭警故意将椅子拉到萧嘉智身旁坐下,紧盯被告。

 

昨日由最先到达现场的两名警员特伦高(Darren Telenko)与卡科内尔(SimonCracknell)作供。两人忆述早上1030分许赶到现场时,猛按大楼门键,却不能入内。焦急中,一名邮差趋前,使用邮差专用钥匙打开大门。

 

两人乘坐电梯上3楼案发现场,特伦高首先踏出电梯,看到墙上与地毯上有大量血渍。一名亚裔男子手持一把刃长34吋的刀子,不断挥舞。他脚下有一名小女孩,倒在地上,身上满是血渍,完全没有动静。不远处也有一名成年女子倒卧在地上,部分衣服脱落。身上也是满佈血渍与刀伤。

 


特伦高呼叫亚裔男子放下刀子,但该男子目光呆滞,没有回答,也没有放下刀子。

 

这时卡科内尔将配备的伸缩警棍张开,趋前猛击男子的持刀手臂三下。卡科内尔在英国也曾当差,认為自己挥动警棍的力度不轻,特别是第一下,打得特别重,可是亚裔男子没有反应,让他感到很诧异。

 

特伦高说在自己搭档后退后,再次喊叫让男子放下刀子但无效,这时该男子开始自插胸膛,并走向警员。特伦高决定射出第一枪,但该男子只是上身扭动了一下,再以刀自插。特伦高再补上两枪,亚裔男子这时才倒地。

 

特伦高的搭档卡科内尔与两名救护员昨日也在庭上忆述抢救小女孩的经过。虽然事隔将近两年,但三名男子汉还是不能释怀,难掩激动。

 

当特伦高将亚裔男子上手銬后,他的搭档卡科内尔则抱起小女孩,赶紧送到楼下。准备第一时间送上救护车。他判断其他先遣人员可能搭电梯上楼,于是抱著小女孩,从楼梯衝下楼。他说自己也有女儿,他以哄自己女儿的声调,希望叫醒女孩。為了让她呼吸,还用手指撑开牙齿。女孩眼睛略微转动,发出微弱声音。他仍然记得,小女孩被插穿的右侧脸庞。

 


第一个到场的救护员忆述在街上见到警员卡科内尔与小女孩,两人身上都满是血渍,后来确定只有小女孩受伤之后,立刻开始施救。他记得女孩右侧脸庞与右耳有三处穿透性(puncture)刀伤。他以绷带為她包扎,但依旧血流不止。最后不得不以双手紧抓女孩头脸止血。

 

由于女童年幼,救护员呼叫儿童医院的幼婴输送队,在赶往医院的途中接手。幼婴输送队的一名救护员也忆述小女孩呼吸微弱,血压很低,身体开始冷却,命悬一线。

 

根据先前透露的案情,小女孩的头脸被刺中16次。成年女性死者则被刺中373次。

 



被告拒不认罪




被告萧嘉智昨日在庭上拒不认罪。其父萧卓一(Cheuk Yai Siu,音译)则作供称,儿子因精神问题一直有服药,在案发之前曾与母亲就是否服药产生争执。

 

萧卓一还称,在弑母惨案发生前,儿子曾因迷路被警方带回家。他对于儿子的精神状况非常担心,不曾打骂或者恐吓过儿子。

 

在法庭上,检控官Michaela Donnelly 向法官陈述整个案情,指于20144月在京士威(Kingsway)一间公寓内将自己的母亲杀害,也攻击19个月大的侄女造成重伤,随后被到场警员开枪制伏。

 

检控官指称,被告与父母居在于公寓三楼一单位内,案发当日早上,邻居听到有儿童间断地哭泣,然后有男子大叫,因而报警。当警员到达现场后,见到被告在单位外的走廊站,“手里有一把小刀,一脸呆滞。”

 

萧嘉智的母亲在此次暴力的袭击中被刺373次,当场死亡;而案中身分受保护的幼童则有16处刀伤。

 

随后,萧嘉智因涉嫌杀害其母被控一项二级谋杀,以及伤害幼童被控一项企图谋杀罪名。

 




弑母华裔男出庭语无伦次曾是好学生




萧嘉智在省级法庭过堂时对法官问题多次答非所问,嚷着自己不需要律师,还要求立刻开审,疑似语无伦次,精神状态不稳。

 

有邻居受访时指称萧嘉智如果没有服药,走路会张大口,脸会冒汗,也不会与人打招呼,显示精神状态不甚稳定。

 

死者丈夫的同事说,一家人来自香港,听说疑凶读书成绩曾经不错,也有店东听死者说过,疑凶曾念卑诗大学。有邻居表示,女童的妈妈是死者的女儿,故此疑凶是女童的舅舅。案中死亡女子是其63岁的母亲,受伤女童是女死者的孙女,她的年龄初时公布是56岁,经核对后,女童其实只有19个月大,不足两岁。

 


萧嘉智父亲在附近一个超市任职,根据一名超市同事说,一家人从香港移民来温,该同事说,见过萧先生的儿子,不算认识,但听萧先生说过儿子读书曾经很好,“或者叻过头吧,未出来做事就已经short(即精神出了问题)”。

 

在受审时,萧嘉智曾多次出庭表示毋须律师,又指自己有精神病纪录,并坚持要求自辩。法官听取一直负责萧嘉智个案的精神科专家提交的评估报告,以及一名负责本案的主要探员作供。最后裁定被告现时的精神状况不适宜接受审讯。


转自加西周末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