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到我家的小姨怎么了,天天发艳照?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8 内涵段子


小姨叫李清月,比我大七岁。初次相遇,是我十岁那年的夏天。在那之前,我只是偶尔听爸妈提到她。
  那天我刚从河坝洗澡回来,背心搭在肩上,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裤,很凉快。当时小姨坐在屋里跟爸妈说话,蓬头垢面,精神恍惚。上身那件碎花衬衣也掉了两颗纽扣,领口敞着。胸口处,还有几道指甲划过的伤痕。

 
  我把背心随手一扔,然后站到我妈的身后,好奇的看着小姨胸口处的抓痕。

  那几道抓痕很长,从右侧凸起的锁骨,一直延伸到左胸部位。我不禁纳闷,她经历了什么,为何这么狼狈?
  后来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才知道小姨是逃婚跑出来的。她和我妈的遭遇如出一辙,都是被外公逼迫,才选择离家出走的。
  外公是丧心病狂的贪财之人。
  别人都说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而他的取财之道,却是利用女儿的婚事,向男方漫天讨要聘金,趁机大赚一笔。
  早在我爸妈还没结婚以前,外公就强迫我妈嫁给村里的首富。但我妈不肯,和外公冷战到结婚前一天,外公依然没有退让,我妈只好在当天夜里逃到县城。
  后来我妈到县城打工时遇见了我爸,交往了一段时间,感觉我爸那个人还不错,于是就瞒着外公和我爸结了婚。
  纸总是包不住火。爸妈结婚不久,外公便知道了这件事情。
  外公当时大发雷霆,一怒之下,直接和我妈断绝了父女关系。但他并没有打消嫁女赚钱的念头,可我妈是独女,所以他后来就到处打听孤女,想再收养一个女儿。
  爸妈结婚一年后,外公终于如愿的收养了一个女儿,她就是小姨李清月。
  外公和我妈断绝关系以后,就再也没联系过,而且他也不让小姨跟我们家有任何来往。所以,我和小姨见第一次面时已经十岁了,如果不是小姨逃婚,恐怕我们见面的时间会更晚。
  说起来,小姨比我妈更惨,因为她是在结婚那天晚上从男方家逃出来的。也就是说,小姨已经是结过婚的女人,而外公也拿到了男方家的聘金。她胸口上的抓痕,应该就是她老公留下的。
  那时我们也住在农村,小姨来我家之后,我妈就让她和我们住在一起。起初,我根本不适应家里忽然多了一个女人的生活,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故意欺负她,试图将她赶出去。
  最严重的一次,是我趁她躲在睡房里面用木桶洗澡时,忽然推开|房门,让她颜面尽失。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情景。
  她坐在木桶里面,木桶刚好遮住她的腰。看到我忽然打开|房门,吓得她急忙捂住胸口,愤怒的看着我,却又不敢骂我。毕竟她当时无家可归,我家是她唯一的避风港,她根本不敢得罪我。
  我对小姨的态度的转变,是在我读初中二年级以后。那时我妈患上重病,看了好多医生都没控制住病情恶化,还说我妈最多只能再活一年。
  爸妈感情很深,我爸根本不能接受我妈的寿命只有三十几年,他执拗的认为,不是我妈的病难治,而是那些医生都是庸医。不久,我爸就做了个疯狂的决定,带着我妈外出寻医,誓要治好我妈的病。
  临走时,爸妈把我托付给了小姨,让她照顾我。
  爸妈一走就是三年,始终了无音讯,而我也一直和小姨生活。这三年,小姨对我就像是对待亲生儿子般呵护和疼爱,宁愿自己吃苦受累,也不会让我受半点委屈。
  现在我十八岁,在县城读高二。小姨在学校附近租了间门脸,请了木匠师傅将门脸分为两个小间。前面半间卖早餐,后面半间是她的卧室。
  小姨长得很漂亮,而且做早餐的手艺也很好,我们学校的学生都爱到她的早餐店买早餐。一个月下来,早餐店的净利有三千多。在我们县,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收入,已经算是非常能干了。
  不过小姨很节俭,连身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她说挣的钱要攒下来,等我以后上大学用。
  每当我想起小姨对我的好时,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后悔小时候那样欺负她。很多时候我都默默发誓,一定要用功读书,争取将来能有出息,赚些钱,让小姨过衣食无忧的生活。
  今天是六月第一个周六,高二年级没课。我起得很早,从学校宿舍出来后,就直接去了小姨的早餐店,看有没有我能帮忙的。
  当我赶到早餐店时,店面开着,不过我却没看见小姨,也没买早餐的人。
  我愣了一下,难道小姨今天没卖早餐?
  如果真是这样倒也挺好的,毕竟小姨从年头忙到年尾,难得能休息一天。
  我笑嘻嘻的走进早餐店,而就在这时,卧室里传来争吵,让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
  “张国强,你最好别胡来,赶紧出去,不然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小姨的声音刚落地,卧室里又传来一道粗犷的男声:“报警?嘿嘿。你倒是报啊!李清月,你别忘了,你是老子用二十万娶回家的。要是警察真的来了,正好能给老子评评理,凭什么老子花了二十万把你娶回家,当天晚上你就跑了,而且一走就是八年?
  更可恨的还是你爸那个老东西,你走之后他不但不给老子退钱,反而还问老子要人!他凭什么向老子要人,骂了隔壁的,你们这明显就是在骗婚!今天你不跟老子回去也行,那你马上把老子的二十万,连本带利还给老子!”
  “那二十万我一分没拿,要钱你找我爸去!”小姨道。
  “老子不管那么多,反正就一句话,不还钱就马上跟老子走!”
  显然,这个张国强就是小姨的老公。时隔八年,他竟然找到了小姨的下落,今天他要小姨跟他回家,自然也是有些道理的。
  可是,既然小姨躲了张国强八年,那就说明小姨非常不情愿这门婚事。如果小姨今天被张国强带走,那她的后半生岂不是每天都度日如年了。
  怎么办?
  一时间我彻底懵了,不知道我石化了多久,回过神来,卧室里正好传来小姨反抗的声音:“张麻子,你放开我,你这是强|奸,要坐牢的!”
  “坐你麻痹啊,老子上自己的女人还坐牢?八年了,老子今天就收点利息!”
  争吵过后,我清晰的听到撕碎布片的声音在卧室响起。此刻的我就像打了鸡血,血流加速,怒火冲头。我不管小姨是对是错,总之,我不想她受任何伤害!
  我的目光落在橱柜里面的菜刀上,可是,我却没有勇气走过去握住菜刀。最后我抓起身边的小木凳子,火急火燎的冲进小姨的卧室。
  小姨的卧室光线不好,不过灯是开的。踹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看到小姨正被张国强压在床上,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抚|摸。随着我踹门而入,张国强急忙松开小姨,直起身回头看着我。
  “小阳,你怎么来了。这没你的事,快点回学校。”小姨也急忙从床上站起来,看到进来的是我,眼神变得更慌张了。


  我知道小姨也被张国强吓得不轻,她只顾着说话,却忘了收拾上身那件被撕碎的衬衣,以至于戴着黑色内衣的双胸,完全暴露在我的瞳孔中。
  自从那次推开门看到小姨洗澡之后,我就再也没看过她的胸。当时我才十岁,根本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看到她和我的身体构造不同,顶多也就纳闷而已。但现在不同了,我已经成年,再次看到小姨胸前的风光,我瞬间丧失了理智,炙热的看着她的胸脯。
  小姨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异常,这才恍然发现自己走|光了,急忙用双手遮住胸。而我也尴尬得不行,急忙低下头,余光中我发现她的脸色红润,就像要滴下血水似的。
  “骂了隔壁的,你个兔崽子是谁?为什么会来我婆娘住的地方?”这时,张国强横眉怒眼的看着我,那表情恨不得把我拍死,“噢,老子明白了,你个兔崽子跟我婆娘有一腿吧!”
  “不……不是!她是我小姨!”我慌张的解释,张国强凌厉的眼神,竟然让我有种当小三的错觉。
  张国强的长相和年龄,完全出乎我以前的预料。
  颧骨高高凸起,双眼深陷,而且满脸都是麻子。更重要的是,他的年龄竟然有四十多岁。和小姨站在一起,完全不像是夫妻,更像是父女。
  我打量张国强的时候,他也在打量我。随后他不屑的笑了笑,点了支烟,露出两排大黄牙很轻松的道:“原来你就是李清芳生的娃,陈阳?那你见了老子怎么不叫姨夫,反而还想用板凳打老子,操,真是无法无天了。”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