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已碎】这对父女刷新我们对"牛人"的定义,是要包办亚投行吗?!

<- 分享“悉尼马桶读物”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4-11 悉尼马桶读物




有这样一位美女,她精通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热爱文学和艺术,钢琴和单簧管技艺都达到了专业级水平;她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课程;25岁拿到了哈佛经济学的博士学位……83年的她现在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的宏观经济学教授;而她的父亲,就是前财长、亚投行掌门人,她就是金立群的女儿,金刻羽。




金家有才女


1983年,亚投行掌门人——金立群(下面会有关于金立群的全面介绍,更是不同寻常!)的女儿出生了。他给女儿起名金刻羽。宋玉在《对楚王问》写到:“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金先生的学术梦最终还是在金郡主的身上实现了。得益于父亲浓厚的文艺情结和家中良好的英语教育,金刻羽还在人大附中念初中时就通读莎士比亚原著,随后又到了纽约的哈瑞斯曼高中继续学业。她的同班的14位小伙伴有12位拿到了哈佛的录取,剩下两位分别接到了斯坦福和普林斯顿的通知,金刻羽当年以哈瑞斯曼高中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赴哈佛求学


按照哈佛学院路易斯院长的说法:“哈佛总共只有过30位学生选择在第三学年结束后提前毕业,还有25位学生在用三年时间修完本科课程后继续留在哈佛,并在第四个年头修完硕士课程。”因此按这个标准,在很多同学和老师的心中,80后姑娘金刻羽可谓是一名“天才学生”,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学霸”。


作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的终身宏观经济学教授的金刻羽,因为所从事的研究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央行制定货币政策,她于去年入选了“2014年全球青年领袖”。

金刻羽的本意是以历史为专业,考虑到从小父亲对她的人文熏陶,这样的喜好并不令人意外,后来她最终选择了经济学专业,并只用两年时间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课程,在25岁时获得了经济学博士,随后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现在已然tenure在手,是LSE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


她已经在《美国经济评论》(AER)上以独立作者的身份发表了论文。在那篇名为“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Capital Flows”的论文里,金郡主提出了一个关于国际资本流动的新理论。长期以来人们都难理解全球资本为什么会从穷国流向富国,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快,需要更多资金支持,按理说他们应该从发达国家进口资本以支持消费和投资,但为什么事实刚好相反,穷国在向富国进行资本输出?中国和美国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郡主认为,国际资本流动由两股力量主导:一股是传统的力量(standard force)使得资本流向那些比较稀缺的地方;而另一股是新兴力量(novel force)让资金流向生产并出口资金密集型产品的富有国家。当后一种力量占主导地位时,资本自然就会流出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国家,比如中国,而流入有大量投资需求并从事资本密集型生产的国家,造成了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


早在2012年的时候,金刻羽就与父亲一起在《金融时报》发表了《欧洲应向亚洲取经》(Europe should stop arguing and look to Asia)的文章,批评欧洲各国只会没完没了地争吵并建议他们向亚洲学习务实的精神,其中隐藏的霸气已微微侧露。AIIB未来将走向何方也不是我这样的八卦小文能够推断,但令人欣慰的是,总算有人不再将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而是游戏中的一部分了。


另外,她也曾发表过一篇关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怎样作用的演讲《China's Role in the Global Economy: myths and realities》,该演讲内容可以在LSE(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网站上可以查看,当然,八妹已经将演讲链接放在了阅读原文里有兴趣的可以点击查看,如无法观看,可私信八妹获取链接。


培养出这样的女儿,金立群的夫人功不可没


关于金立群对女儿的教育,八妹也根据自己的资料补充一些内容,金刻羽14岁时获得纽约哈瑞斯曼高中全额奖学金,只身一人赴美求学,3年后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她再在哈佛大学本科毕业后,又继续在本校攻读了经济学博士。金立群曾说,他的夫人对女儿的教育倾注了很大的心血,在教育方式上,他们一直提倡并采取开放式的教育,尽量让女儿去探索,去发现适合她自己的事业。从小时候起,就为她创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培养她学习的兴趣,而不是逼她死读书。在家的时候,金立群夫妇还经常和女儿一起读书,讨论各种问题,并在学习之外,培养她多方面的兴趣和爱好,弹钢琴、吹黑管、游泳、溜冰、打网球等都是她课余时间的爱好,她在音乐方面的修养还令美国老师深为赞赏。


金刻羽父亲:前财长、亚投行掌门人——金立群


这位彬彬有礼且行事老练的“前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和“前亚洲开发银行(ADB)官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也不错。


用数名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士对他们的描述,金立群是一位绝佳的“与蛮夷人打交道之人”。


英国BBC指,金立群是少见的人才,具有国际视野


2014年10月23日,就在21个国家的财长和代表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的前一天,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金立群离任,而他的新职务是财政部亚投行筹备组组长,同时也是现任亚投行临时多边秘书处秘书长


作为一位老财政人,金立群履历深厚:历任财政部世界银行司司长、财政部长助理、财政部副部长。1988~1993年,金立群曾在世界银行任职副执行董事。2003年8月1日,金立群出任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任职5年。他是第一个以副部级高官的身份出任亚开行高管的中国人。金立群因此被外界认为将成为亚投行的高管。


金立群1949年8月出生,系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文学硕士,1980年毕业后直接被分配到财政部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他在中国财政部有着23年的工作经验,其中包括在世界银行执行董事办公室工作6年的经历。1984年至1998年,历任财政部外事财务司副处长、财政部世界银行司司长、世界银行中国副执行董事、财政部长助理、财政部副部长等。


此后,金立群在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担任副行长5年。2003年8月1日他出任亚行副行长。2008年9月,被任命为中投公司监事长、党委副书记。2013年5月,他从中投公司监事长一职离任,出任中金公司董事长。


亚投行掌门人的自白


金立群:很多人对我有误解,认为我只是读外语出身的,但你看我这里的书,除了经济和金融方面的书籍,其他全是中国的古典文学以及哲学。红楼梦所有的版本我都有。我奉行两条,第一个就是读书。我认为现在很多人不读书,至少不是认真读书。我读书是绝对不会什么书拿来都看,像我家里的书架,这本书必须具有永久的价值,否则不会上我书架;第二个,要以批判的眼光来读书。唯书、唯上,这是中国人很容易犯的错误,我是不断挑战,不断提出问题。我当年在美国波斯顿大学读经济,要想留在那里攻读博士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我没有在美国读完博士,国家要我回来,我就回来了。经济学基本的东西我都读了,但是我没有一头扎到学术领域的深海里,没有时间去搞过分理论性的东西。作为我来讲,需要经济学方面比较全面的知识,但并不需要过分的学术性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政策水平,看问题的视角。


我最高学位是硕士,是在北外拿的,而且是在毕业以后补的,因为我们毕业时,学位制度还未颁布。此后,为了拿到学位,我又专门写了一篇论文,是研究语言学的。学校给我硕士学位,这是我真正货真价实的,全日制拿到的学位,不是混日子拿到的,那种混日子拿到的博士我不要。我不求虚名,我硕士就是硕士。当然,财科所也请我当博导啊,河南大学请我当英国文学的博导,为什么我没带一个学生呢?我现在没有时间,我要对学生负责,我带学生我就要全力去带这些学生,如果我退了能空出时间来我可以带。我写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写的。


读书、工作,都需要时间。时间怎么来的,第一个,要看你整个人生中间怎么利用这个时间。在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的范围里,每个人能挖掘出来的时间是差不多的。但是,如果是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跨度来看人们所能挖掘的时间,那么人跟人的时间差别就大了。我有一次到杭州去,等飞机起飞,飞机在跑道上延误时间,人们都是非常烦躁,整整六个小时。在这个时间里,我写完了一篇文章,这个就是一个例子,时间哪来的?很多文章,我是怎么写的呢?飞机上、火车、酒店,只要坐在那儿,我不是看书,就是写文章。所以说,当你看一天,时间差别不大,当你看十年,时间差别是很大的。时间就是这么来的,每一天都会过得比较有意思。


亚投行掌门人的观点


中国企业在国外一定要遵纪守法,一定要把事情做好,让人家能信任你。如果有一件事做不好,会影响整个中国企业的形象。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并努力往价值链上游移动,而不仅仅是追求短期的利益,这对中国经济长远发展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如果中国可以提供相应的商品给国际经济,这些产品不可替代,或者像稀土一样,短期内不易替代,就不用担心他们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了。


我认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就要强调商业考虑,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谈什么战略啊,把人家吓得半死。应该表明我们有资金,有产能,到你们那里去开厂办企业,减少贸易方面的摩擦,到你们那里去创造就业机会,不是很好的事吗?就是要在商言商,不要去增加人家的顾虑。其实我们的企业出去没有那么多目的,却说得人家很害怕。还不如直说:“我们出来就想赚点钱么!”


要淡化国企和民企的界限。我们似乎一直在强调这种意识形态,仿佛两者一个正出一个庶出。现在不能像以前那样“划成分”,我们都是中国人,讲到企业,都是中国企业,不要说什么国企、民企。中国对外宣传的水平要实现真正的提高。


现在中国有一个习惯,中国政府有两个手,是两手抓两手硬,一个是无形的手,一个是有形的手,这两只手都很强,我觉得应该让企业、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转型必然对中国经济增长要素的配比和调整提出挑战。政府不要太多地直接卷入其中。


中国现在并不缺少资本,但是所谓大家手里有钱,在银行里有存款,但是,钱不是资本,这个概念一定要搞清楚。钱一定要经过一定的形式,才能让它转变成资本,真正起到作用。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这些钱转变成资本之后投放到哪儿去?是不是再去搞很多的基础设施项目?经济的发展要平衡。如果只是基础设施一头独进,而其他部门的发展跟不上来,这些投资就不能产生良好的效益,会是很大的浪费。


加强资金分配的市场导向作用,鼓励创新,鼓励研发,保护知识产权。不保护知识产权,中国的转型是做不到的。中国人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没有乔布斯?乔布斯代表的是一种市场的力量,代表的是创新。这个问题表明了人们对中国缺乏创新的忧虑。


我认为中国的乔布斯是有的,只是名气没有那么大而已,我们有些民营的企业也是叱嗟风云,做得也不错。但是,确实是没有乔布斯那么大的影响。乔布斯死了,为什么乔布斯死了?因为苹果机给地球上的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福利,上帝有点儿嫉妒,天堂里的电讯都没有那么发达,请你到天堂来吧。


乔布斯走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对苹果来说不是好事。但是我相信乔布斯活100岁、200岁,也不可能让苹果永远取得这么大的辉煌业绩,一定会被别人所取代,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我们关心的不是乔布斯是不是死了,关心的是不是能够做到一个乔布斯倒下去,千万个乔布斯站起来,这是中国需要考虑的问题。(上述综合自网络)


亚投行掌门人的八卦


AIIB是一场赢得连中国人都感到意外的胜利。欧洲多国争先恐后地投入亚投行怀抱的那一刻,终将被记入史册,堪称为经典战役。作为幕后的最大功臣,金立群把纵横捭阖、远交近攻的智慧发挥得淋漓精致。英国《金融时报》这样形容身负主持亚投行筹建重任的金立群是如何分化欧洲的:他在过去几个月往来欧洲各国,说服它们加入该行。金能够讲流利的英语,法语也不错,彬彬有礼而老练,善于同西方官方打交道。


最精彩绝伦的部分是,“英国人认为他是一位亲英派,因为金与英国人交流时喜欢引用莎士比亚的话;他还向法国人讲述自己多么迷恋法国的文化;为了取悦德国人,他还跟德国人说因为他们诚实所以自己最喜欢他们。他离间欧盟(EU)各成员国的功力已在北京传为美谈”。


“金融外交家”是国内外媒体送给金立群的美誉。但金立群的女儿金刻羽则说:“我爸爸不是喜欢交际的人”。AIIB的官方图章刻的是: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但其私人图章上隐约能看到的则是:An Interpreter-inventedBank.


金立群毕业于文革后北京外国语学院第一批英语研究生班,是英文大师王佐良和许国璋的得意弟子。临近毕业之时许老的一位昔日门生请他从研究生中推荐一人去财政部工作,许老遂建议金立群考虑这一方向。彼时的金先生醉心于英语和文学,有意致力于学术研究,对许老的提议很是犹豫。但是许老认定“中国更需要经济和金融人才”。恩师的看法深深地影响了年轻的金立群,他最终进入了财政部。


进入财政部工作后的金立群,也并没有放弃英语和文学的梦想,他在工作之余曾经试图翻译澳大利亚作家帕特里克•怀特(Patrick White)的小说《人树》(The Tree of Man),可惜只完成了五章之后就被任命中国住世界银行董事,文学梦暂时搁浅。


《人树》一书是怀特周游世界之后,和友人一起住在悉尼郊外农村的时候构思写作的。这本书写的是澳大利亚一家农民在一片荒凉土地上挣扎奋斗的故事。金立群为什么会对这样一本大段大段描写澳大利亚农民生活的小说感兴趣呢?


对于《人树》一书的创作灵感,怀特是这样说的,“当初我们来到悉尼的时候,生活在表面上是如此的枯燥、丑恶、单调,我开始怀疑必定有一种诗意隐藏于其中。于是我开始去寻找这个秘密的内核,这就是《人树》的来历。”可以想象,埋头于财政部琐碎工作的金立群,在读到这段话时会有何感想。


怀特在澳大利亚也算国宝级的人物。由于在文学上的巨大成就,他在1974年被评选为感动澳洲年度人物( Australian of the Year)。内心丰富敏感的怀特小心翼翼地躲着闪光灯噼啪作响的照相机。在一封给友人的信里,他这样写道,“上周有件非常糟糕的事发生。一个选拔澳洲年度人物的组织盯上了我。国庆日我还得跑到墨尔本市政厅去参加一个官方午餐。我想他们已经把游泳健将、网球手、帆船运动员选了一遍,实在找不出别的人了。”无论在天边还是家乡,怀特都仿佛生活在别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