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人坚强!幸存人质泣诉生死17小时 民调显示大型恐袭或难逃一劫

<- 分享“今日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0 今日悉尼


今日关注

震惊世界的悉尼人质劫持事件已经过去了1年多的时间。本周,众多幸存下来的人质前往法庭,在听证会上讲述了那段恐怖的经历。17个小时的挟持时间里,他们跨越了生死两重门


与此同时,澳洲史上曾遭遇的恐怖袭击事件,又再一次进入了媒体视野。


事件回顾


2014年12月15日,澳洲东部时间早上9点44分,位于悉尼马丁广场的林德咖啡馆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枪手莫尼斯在咖啡馆内劫持了18名顾客和工作人员。


莫尼斯威胁称,如果有人胆敢逃跑,或是他的要求未能得到满足,他便用那支锯短的猎枪开枪杀死人质


在长达17个小时的劫持事件接近尾声之际,莫尼斯近距离开枪射杀了咖啡馆经理Tori Johnson,他随后被强攻入室的特警击毙。


在警方展开突袭行动时,尽管大部分人质已经外逃,咖啡馆内仍有5名人质被困。他们听到了Johnson最后的遗言,听到了他遭射杀时的巨大枪响,闻到了刺鼻的火药味,并感受到随之而来死一般的寂静,直至警方大举强攻,向屋内投掷闪光弹并频频开火。


Katrina Dawson是3个孩子的母亲,在交火中被流弹所伤,最终不治。


尽管过去了一年多时间,幸存下来的人质们所遭受的心理创伤依旧无法愈合。不少人都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症,无法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悉尼并没有被吓倒


在经历了惊魂一夜的枪声之后,在经历了恐怖的人质事件之后,第二天一早,就有大批的悉尼民众手捧鲜花,来到Martin Place悼念逝去的英雄,人们将鲜花摆放在事发地,还有很多民众自发的为逝者留言祈福,愿他们在天堂能够安息,愿他们在天堂能得到和平。



悉尼的人民也不会忘记在恐怖袭击中离开我们的英雄。



也许,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人质事件的影响早已过去。但是对于这些被劫持的人质来说,该事件对他们的影响却远未过去,人质事件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和人生轨迹


幸存者回忆


从本周开始,这些幸存下来的人质强忍着悲痛再次出庭,向人们讲述了那段恐怖的经历


Paolo Vassallo,37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Paolo Vassallo在听证会上多次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他非常后悔“自己没能做更多”。身为林德咖啡馆的后厨经理,他与John O’Brien和Stefan Balafoutis,成为最早逃出的3名人质。


他说,抛下其他人质而逃命,这让他感觉罪孽深重。事发后他曾回过咖啡馆一次,但再也无法回头工作。事实上,人质事件发生后,Vassallo就再也没有工作过。


Selina Win Pe,44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Selina Win Pe在法庭上表示,人质事件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她生活。这位前西太银行高级经理表示,她再也无法回到工作岗位上。


当Johnson被射杀后,抢手莫尼斯曾告诉Win Pe,说她还有15分钟可活


Win Pe在事后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包括过度焦虑、抑郁、偏执,以及过度警觉。此外,她同样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她说,“这起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好在我的母亲和猫一直陪伴着我。对于Tori和Katrina的死,我感到非常遗憾。”


Louisa Hope,53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人质事件发生后,Louisa Hope便搬去与母亲和妹妹同住。她说,Tori Johnson本有机会逃出咖啡馆,但他依然坚持留了下来,以帮助其他人质。


Hope告诉法庭,莫尼斯射杀Johnson时,曾用她和她的妈妈Robin Hope当作肉盾。在警方冲进咖啡馆时,Hope的腿部被流弹击中,并需要进行多次手术。


Robin Hope,73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Robin Hope是Louisa Hope的妈妈,本想“为Tori Johnson说话”的Robin,因健康状况不理想未能出庭作证


Louisa表示,她妈妈的健康状况在过去一年间持续恶化,但Robin却坚强地表示:“人总要抱有希望才行。”


陈艾丽(Elly Chen,音译),23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陈在咖啡馆里工作了没几天就发生了人质事件,她在被挟持的过程中呕吐,被莫尼斯视为一个“生病的女孩”。


陈后来和另一名女服务员April Bae一起偷偷爬到桌子底下,最后成功逃出。在此之前,她给一位朋友偷发了一条被视为遗言的短信,短信中说,“我在另一个世界等你。”


不过,咖啡馆完成装修并重开后,陈第一时间回来上班了


Joel Herat,23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他也是一个咖啡馆员工,他也是在重新开业后马上回来上班的人之一,而且一直工作到现在。


他和同事Jarrod Morton-Hoffman在莫尼斯控制了咖啡馆后,马上拿起厨房的刀子武装自己。不过,他们最终放弃了反击和制服莫尼斯的尝试,以免其他人质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如果我说哪一天我没想起这件事,那我是在说谎”,他说,“我特别想念Tori,每天我们来到店里,他就会跟我们打招呼。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回来工作也是纪念他的一种方式。”


Jarrod Morton-Hoffman,20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他虽然没有再回来工作,但是他继续了他在悉尼科技大学的学业。他是人质中年龄最小的。事件发生时,他刚从玫瑰湾高中毕业升入大学,在咖啡馆兼职工作。


他是个“无声英雄”。事件发生时,他通过各种隐蔽方式向警察传递信息,包括从门底下递出手写卡片,以及在劫犯要求他跟警察通话时强调了一些词语。


而且,他还帮助别的人质逃离,在他们逃跑的时候帮忙消除声音,之后还设法让莫尼斯相信媒体报道的逃脱者人数是错的。


尽管受到了社会赞誉,他受到的心理创伤也不比别人小。当法庭问他最近过得怎样时,他说,“坦白讲,我不想谈这个”。


Fiona Ma,20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Fiona在事件发生时,只是在咖啡馆打圣诞节临时工而已。她受到的心理创伤使她无法再旧地重游


她描述了听到莫尼斯开第一枪后,又重新上膛的声音。她幸运地抓住机会,在凌晨2点11分逃离了咖啡馆,获得了自由。


她觉得,如果当时不逃跑,可能“不能活着出来”了。Fiona说,在她逃出来的2分钟后,莫尼斯杀死了咖啡馆经理Tori Johnson。


律师Jeremy Gormly说,“有可能你和Selina会成为最后留在那里的人。”她回答,“是的。”律师说,“但是你不想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她回答,“是的。”然后双手掩面,抽泣流泪


Julie Taylor,36岁


事发时,Julie Taylor已经怀孕18周,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为Emily Katrina,纪念在最后交火中遇难的朋友Katrina Dawson。但是她不愿意再提及这些事


Harriet Denny,31岁


Harriet Denny也是咖啡馆员工,事发时也怀有身孕,后来也生下了一名小女孩。当她回忆到她的朋友兼同事Tori Johnson时,她当庭直接情绪崩溃


Marcia Mikhael,44岁



(图片来源:News Corp Australia)


她是3名孩子的母亲,后来在警方与莫尼斯交火时被子弹射中。当时,她藏在一张桌子下面,就在离她1.5米的地方,Katrina Dawson被子弹碎片击中身亡


她说,她曾要求警察先把Dawson救出去,但是警察还是先把她带出去了。他们跨过抢手莫尼斯的尸体,他的头部血肉模糊。她说这个场景至今还困扰着她。


Mikhael曾批评警方没有答应劫犯的要求,也没有早点展开突击行动,但她因此引来公众非议。


除上述这些受害者以外,Puspendhu Ghosh和退休人员John O’Brien只作了简单的证词,没有提供任何他们个人受影响的信息。其他的前员工April Bae、Viswakanth Ankireddy和Jieun Bae没有出庭作证,他们中至少一人目前身处海外。


人质事件时间线


2014年12月15日


8:33 am  枪手Haro Monis进入咖啡馆


9:03 am  Monis要求和经理对话


9:44 am  Monis要求Johnson打电话报警


9:46 am  警察得知人质事件


9:51 am  警察到达现场


Mid-afternoon:  一些人质成功逃跑


2014年12月16日


2:14am  Monis开枪射杀人质Johnson


随后,警察进入,击毙Monis.


恐怖袭击离我们多远


也许,当您听了人质事件中当事人的讲述,您会对他们表示深深的同情。但你有没有想过,在澳洲,恐怖袭击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呢?


1972年  悉尼南斯拉夫贸易和旅游局爆炸事件

1978年  悉尼希尔顿酒店爆炸事件

1982年  悉尼以色列领事馆和Hakoah俱乐部爆炸案

1995年  法国领事馆爆炸案

2014年  Endeavour Hills 刺杀事件

2015年 Parramatta枪击事件

(资料来源:Wikipedia)



今日后记


在听证会现场,时常爆发大声的抽泣,沉重的喘息,又常常陷入长久的沉默。


对这幸存的16个人来说,那17个小时是一道界线,熬过来好比死而复生。不过,他们的生活,却也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初,回到2014年12月15日的9点43分。


他们中的很多人,注定毕生背负一些沉重,可能是恐惧、忧虑,也可以是怀念和愧疚


悉尼人质事件已经渐行渐远,留给这些幸存者或深或浅的阴影。不过恐怖袭击的威胁,在澳洲却前所未有的让人惶恐


《卫报》2015年11月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四分之三的民众相信,澳洲最终难逃大型恐怖袭击的劫难。





推广




推广





推荐阅读



【教育】昨晚悉尼大学出事!防爆警察与学生发生肢体冲突,被指动用武力“近乎践踏”!


【神器】听说他们都在用? 澳洲生活必备app又多了一个了!


【热议】“双重国籍”步步走近!政协再度提案,被指修法最佳时机!海外华人翘首以盼!!


【感动】还记得初来澳洲陌生人给的感动吗?27条经历分享传递温暖,总有一条戳中你心底柔软。


【送礼】今日悉尼送你去旅行!人人有份!只要你进来告诉我们你需要什么。。。


【热议】3名中国留学生先后遭围殴暴劫,女生面部割伤或破相,男生满脸鲜血。涉案疑犯最小仅12岁!


订阅今日悉尼微信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今日悉尼”或“sydtoday”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