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无须重审!梁彼得案给华人上了一堂法律课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7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小编说

◎一名陪审员是否为了能坐上审理梁案的陪审团席位,而隐瞒了他的父亲曾经犯法的过去?



纽约地方法院法官裁决梁彼得案的争议性陪审员并未违纪(no juror misconduct),梁彼得无法获得重审的机会。案子留下重重疑云。


陪审团代表人民,当人民做出了裁决后,这项裁决不会轻易被推翻。但是,如果这个代表人民的陪审团中,有人心中没有一把司法公正的秤砣,这个裁决是有问题的裁决。




纽约时报指出,在梁彼得案的特别听证会上,法官必须裁决的是一个不寻常也令人意料不到 (unusual and unexpected)的问题:


一名陪审员是否为了能坐上审理梁案的陪审团席位,而隐瞒了他的父亲曾经犯法的过去?


纽约市布碌仑地方法院韩裔法官Danny Chun,在特别听证会上,听取了这名陪审员瓦加斯的解释。瓦加斯 (Michael Vargas),62岁,是一名退休木匠。他在两天的听证上的说词,显然说服法官,说他并未刻意隐藏真相。




瓦加斯被逮到违纪的事项有二:


1)对法庭说谎;

2)隐瞒他仇警的态度。


关于瓦加斯说谎的部分,几乎铁证如山。


第一,在梁案开始审理前的过滤陪审员过程中,他并未具实呈报他的家人 (他的父亲)曾经犯法。当法官问他:你自己,或你的亲人,过去是否曾经犯法?瓦加斯顾左右言他,最后答复:“没有。”


但是,他后来对媒体说,他的父亲曾经意外枪杀一名友人而被判与梁彼得同样的罪名──过失杀人(manslaughter)。


第二,纽约媒体挖出他在另一场谋杀官司的过滤陪审员过程中,坦承他小时候他父亲曾经被捕。那场官司的检察官后来并未选他担任陪审团。但是,因为他的陪审团义务任期两天,他继续留下来参加陪审团遴选,在梁彼得案挑选陪审团时,他没有说出他的父亲曾经犯罪坐牢,他就顺利坐上了梁案的陪审团席。


第三,在另外的媒体访问中,他说出他父亲因为意外枪杀友人,被判过失杀人,蹲监七年。但是,他也说,他与他父亲失和已久,“我从来与他不亲 (I was never close to my father)”


瓦加斯另外涉及违反陪审团纪律的,是他心存对警察与司法制度的偏见。


证据是:他在2014年9月2日的脸书贴文。他“po”了一张一名警察勒住一人颈子的照片,旁边的文字是:“每有警察杀死手无寸铁的人,这个国家就向革命再跨近了一步”。那是在梁案开审之前,他就已经发表的仇警态度。但是,他显然在陪审团遴选过程中,没有对法官说出实话。


14日法庭外,黑人敲锣打鼓抗议现场



但是,法官最终接受了陪审员瓦加斯的说法,认为瓦加斯在脸书上的贴文并不足以证明他的偏见。梁彼得翻案的希望就此破灭。


在梁彼得被判有罪之后,媒体大篇幅报导亚裔的委屈与不平感受,让人们看出本案与一般警察暴力案的悬殊差异,因为死者格利虽然手无寸铁,甚至,他们连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肢体接触或格斗。是一颗在黑漆的公寓楼梯间内流窜的子弹,射进格利的心脏。意外致命的悲剧,有法医作证,即使梁彼得当时替格利做人工呼吸急救,也已回天乏术。


唯一的安慰是,华人的团结力量透过梁彼得案,让美国社会受到震撼,也让华人社区本身感到讶异。检察官对梁彼得案已经亮出他的底牌─不会要求他受到坐牢惩罚,而以缓刑及社区服务为处分。检察官汤普森(Kenneth Thompson)已经公开说过,向法官提出量刑建议,希望判决梁彼得缓刑5年,配带电子镣铐在家监禁6个月,做社区服务500小时。梁彼得原本面临最高15年徒刑。这是不幸悲剧中,可以抓到的一丝阳光。


来源:综合世界新闻网




版权声明: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