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75年研究揭秘“美好人生”定律

<- 分享“美国高中留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美国高中留学


今天是2015年最后一天,你还在为工作而忙碌吗?抑或为年终奖的多少而烦恼吗?哈佛最新一项长达75年的研究结果告诉我们,美好的人生与金钱和名利无关,真正的奥秘在于......


在最新TED演讲里,罗伯特聚焦于所有人都关心的“什么是美好人生?”这个问题,用两个长达75年的纵向随访研究的成果,强调构成美好生活的最重要因素并非富有、成功,而是良好的心身健康及温暖、和谐、亲密的人际关系。

罗伯特.瓦尔丁格


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总医院(MGH)精神科医师、精神分析治疗师。


生命进程中,是什么让我们保持健康和幸福?如果你现在开始着手规划未来最好的人生,你会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哪里?


回答有很多种,我们已经被无以计数的有关生活中最重要事物的图景轰炸了。媒体上充斥着那些富有、高声望、建立起自己事业帝国的成功人士故事。并且我们对这些故事坚信不疑。

有个最新的调查,询问1980-2000年生的年轻人,他们最重要的人生目标有哪些。超过80%的人说,他们主要的生活目标是要变富有。这群年轻人中,还有50%说他们另一个主要生活目标是成名。

我们总是被告诫要投入工作,努力奋斗,完成更多。我们似乎觉得要生活得更好,这些就是我们需要追求的。可事实真是这样吗?这些真的是在人类生命历程中帮助他们保持幸福感的东西吗?


人一生中所做的选择以及这些选择怎样影响他们,我们几乎无从得知。我们对于人生绝大多数的理解是从他人的回忆中获得的。


我们知道,人是不可能有完整清楚的记忆的。我们生命中大部分发生过的事情我们都遗忘了。有时我们记忆形成过程简直充满创造性。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他说道,“我人生中一些最悲惨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

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实际上以一种更积极的方式在保存我们的记忆。我想起一张广告上说的:“任何时候开始拥有幸福的童年,都不算晚。”

但要是我们能够观察整个人生呢?要是我们能从人们青少年时期一直追踪到老年,去观察到底什么才是真正能够帮助人们保持幸福、健康的东西呢?

我们已经做到了。哈佛成人发展研究可能是目前有关成年人生活研究中历时最长的。75年间,我们追踪了724位男性。年复一年,我们询问他们的工作、家庭生活、他们的健康状况,当然我们在询问过程中并不知道他们的人生将会怎样。

这样的研究极为稀少。几乎所有类似的研究都在10年内流产了,原因可能是失访率太高,或者没有足够的经费支撑,或者研究者兴趣点转移或去世以后没有其他人接手。


但是多亏了运气以及几代研究者的坚持,这项研究成活下来了。在最早的724名男性中,大约有60位还在世,并继续参与这项研究,他们绝大多数都已经超过90岁了。现在我们正开始研究他们总数超过2000个的孩子们。而我是这项研究的第四任领导者。


从1938年起,我们追踪了两组男性。第一组在加入研究时还是哈佛大学大二的学生。他们属于Tom Brokaw所说的“最伟大的一代”。他们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完成大学学业。之后绝大多数人为战争工作。

另外一组我们追踪的群体是波士顿最贫穷区域的男孩。正是因为他们来自于20世纪30年代波士顿麻烦最多、最底层的家庭,才被选入我们的研究。多数人都住在出租屋里,许多甚至没有热的或冷的自来水。

当他们入选研究之后,所有的青少年都接受面谈和医学检查。我们去他们家里对他们的父母进行访谈。

后来这群青少年长大成人,进入社会各行各业。有的成了工厂工人,成了律师、泥瓦匠、医生,有一位成为美国总统。有的成了酒精依赖者,一些患上精神分裂症。有的从社会底层一路爬升到上流社会。而一些人却沿着相反的方向走过这段人生旅程。


这项研究的发起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75年之后我能够站在这里,告诉你们这项研究仍然在继续。每两年,我们充满耐心和辛勤的研究人员打电话给我们的研究对象,询问是否能够再寄给他们一套有关他们生活的问卷。


波士顿城郊的许多研究对象问我们:“你们怎么总是不断地想要研究我?我的生活没什么意思啊。”而哈佛的毕业生从没问过这个问题。

为了得到他们人生最清晰的画卷,我们不仅仅只是寄给他们问卷。我们在他们的客厅里对他们进行访谈。我们从他们的医生那里获取医疗记录。我们获取他们的血样,扫描他们的大脑。我们和他们的孩子们交谈。我们用摄像机记录他们和自己的妻子谈论最隐秘的担忧。大概十年前,我们终于询问他们的妻子们,是否愿意作为研究对象加入我们的研究。很多女士都说:“你知道,是时候了。”

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我们从这些人生活中提取出来的长篇累牍的信息到底教会我们什么?其实,完全无关财富、名声或者拼命工作。我们从这项长达75年的研究中得到的最清晰的信息是:良好的关系让我们更快乐,更健康。就这样!

对于关系,我们学到了三条。


第一条是,社会连结真的对我们有益,而孤独却有害。


事实证明,和家庭、朋友和周围人群连结更紧密的人更幸福。他们身体更健康,他们也比连结不甚紧密的人活得更长。而孤单的体验是有害的。

和不孤独的人相比,那些比自己所希望的样子更孤单的人觉得自己更不幸福,他们到中年时健康状况退化地更快,他们的大脑功能衰退更早,而且他们的寿命更短。

令人遗憾的是,任何一个时刻,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不只1个说自己孤独。我们知道,在人群中你也可能感到孤独,在婚姻中你也可能感到孤独。

所以我们学到的第二条信息是,起决定作用的不是你拥有的朋友的数量,不是你是否在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中,而是你的亲密关系的质量。

事实证明,处于冲突之中真的对我们的健康有害。举个例子,充满冲突而没有感情的婚姻,对我们的健康非常不利,甚至有可能比离婚还糟。而生活在良好、温暖的关系中是有保护作用的。

当我们追踪我们的研究对象到他们的80岁之后,我们希望回顾他们的中年生活,来看看我们是否能在那时预测谁会享有幸福健康的晚年,谁不会。

当我们把所有有关他们50岁的信息都整合起来之后,发现能够预测他们晚年生活的不是他们的中年胆固醇水平,而是他们对所在亲密关系的满意程度。

50岁时对自己的亲密关系最满意的人,80岁时最健康。而良好、亲密的关系似乎能缓冲我们在衰老过程中遇到的坎坷。

我们生活的最幸福的伴侣,无论男女,在他们80岁之后都说,当他们感到更多躯体疼痛时,他们的心情依然快乐。而那些处于不幸关系中的人,当他们感受到更多躯体疼痛时,这些疼痛被增加的情感痛苦给放大了。


第三条我们学到的关于关系对我们健康的影响是,良好的关系不仅只是保护我们的身体,也能保护我们的大脑。


研究表明,在80岁之后依然处在对另一个人安全依恋关系中是有保护性的。在关系中真的感到自己能在需要时可以依赖另一个人的人们,他们的保持清晰记忆力的时间更长。而感到自己在关系中真的无法依赖另一个人的人群,他们将更早出现记忆力衰退。

而那些良好的关系,并不一定要一直保持平顺。一些 80-89 岁老年夫妇,他们可能一天到晚都在吵架。但只要他们感到自己真的能在困难时刻依赖另一个人时,他们根本就不会记得那些争吵了。

所以我们学到的是,良好、亲密的关系有利于我们的健康和完好状态。这是老智慧,是祖母和牧师的忠告。

为什么明白这个道理这么难?就拿巨大的财富来说,我们知道,一旦我们的基本物质需求被满足了,财富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如果你从每年挣75,000美元提高到7500万美元,我们知道你的健康和快乐基本不会发生变化。

而至于声望,媒体不断地入侵和缺乏隐私使得多数名人显著地不健康。这显然不会让人更快乐。

至于拼命工作,有一条真理说,没有人在临死前觉得自己要是花更多时间在办公室就好了。

为什么这些这么难理解,这么容易就被忽视了?是啊,我们是人啊。

我们真正喜欢的是快速解决方案,一种我们能得到的,又能让我们生活得好并且一直保持下去的东西。关系错综复杂,照顾家人和朋友是繁重的工作,一点也不性感也不光芒万丈。而这也是终生的,绝无尽头。

在我们的75年研究中拥有最幸福退休生活的人是那些主动寻找玩伴来替代工作伙伴的人。

正如调查中的年轻人一样,我们的研究对象中很多人在一开始还是青年的时候,真的相信声望、财富以及高成就是他们想要生活得更好就必须追求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这75年间,我们的研究显示:发展得最好的人是那些把精力投入关系,尤其是家人、朋友和周围人群的人。

那么你们呢?假如你们今年25,或者你们40,或者你们60岁。投入关系对你们来说是什么样的?

可能性可能是无限的。也许是简单到拿和屏幕打交道的时间来和人打交道,或者通过一起做点什么新鲜事,比如散步或者约会,或者联系那个多年来不曾说过话的人,来点亮一段死气沉沉的关系。因为对一个总把小憋扭放心里的人,这些看上去很平常的家庭敌对事件是会造成严重后果的。

我想用马克吐温的另一条名言来结束。一百多年前,当他回顾自己的一生时,他写下了,“生命如此短暂,我们没有时间争吵、道歉、伤心。我们只有时间去爱。”

所以说,好的生活是建立在好的关系上的。而这种理念是值得传播的。

.............................................


【美高留学家长汇】孩子成功之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准备,准备,再准备!和数万平台家长共同学习最有深度的留学理念和教育方法;与数百牛爸、牛妈、牛娃、大咖,一起交流教育规划,并提前获得优质沙龙活动参与资格。


现在加入只需要两步:

·第1步--添加管理员美小高微信号usa257000
·第2步--告知申请加入家长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