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梵推荐】37岁,他把人生清零,开了一家惊艳米兰世博的民宿37岁,他把人生清零,开了一家惊艳米兰世博的民宿

<- 分享“加拿大地梵设计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1-01 加拿大地梵设计集团


+点上方“加拿大地梵设计”,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37岁,他给自己的人生按下了“重启键”。

毕竟不是电脑,轻轻按下键盘的"RESET",一切重来。

他曾是一个外地“屌丝”,在上海十年打拼,终于有了自己的位置。现在,他却把一切“清零”,股份全送给合伙人。“人生只有一次,不要遗憾回头。”老余是新上海人,18岁在上海读大学,同济大学室内设计专业,2005年自己创业开公司。十年时间,多少个通宵班做方案,甘苦自知。艰难打拼,他成功了。他以新中式风打开市场,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也有了固定的目标客户群,有些人排着队,甚至把房子空着六个月等他来设计。这个城市终于有了他的一席之地,事业顺遂。望着窗外,上海城市里光影交错的夜色,他不困惑,却有不甘——这辈子就这样了?2014年,他来莫干山为一处民宿进行室内设计,忽然他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遥远的山、宁静的风、村屋俨然、鸡犬相闻。这处老宅,连着四栋房子,静静地在翠竹簇拥中,随着时光老去。它们,好像在冥冥中等着他,让他的内心无比激动。何不落户此地,开家民宿?他跟村民一谈,就聊了两次,谈好价格,第二天就去上海取钱,当天交了定金,一天之内,人生转折如此之大,连他老婆都有点恍惚:“这就抛了上海的一切,跑山里开民宿了?”交定金那一晚老余彻夜未眠,香烟抽了一支接一支,激情澎湃,连夜画概念方案。凌晨四点多,老婆看到他累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摊着一张铅笔画的概念图。在梦里,他依稀看到了未来的模样。民宿开工了,老余跟他老婆就在附近租了农民房,天天扑在工地上。他从不向别人诉苦开民宿的艰辛,“老是跟别人扯自己的痛苦经历,别人又帮不上忙,还给别人添堵。”遇到困难就要突破,他说突破了这就叫“逆袭”,当年那个屌丝在上海拼命立足的激情,又回来了。上脚手架了,框架好了,一天又一天,民宿像个孩子,慢慢生长。他有时候抱着臂,在他施工的民宿里望着远方,想想人生真是不可思议,几个月前还在上海雍福会喝着咖啡,现在却在莫干山里做小工。一开始他也并不打算放弃上海事业,但两头顾不过来,他说与其两头纠结,不如专心一处,他把股份无偿送了合伙人,“占着股份不出力,还是彻底放弃为好。”一心做他的民宿。2015年9月,6个月施工,云溪上落成,惊艳了莫干山,也惊艳了意大利。他被邀请参加米兰世博会,也是唯一一个参加世博会的中国民宿设计师。这次的米兰世博会,中国馆的主题就是“地方重塑”,让那些行将荒废的山村,重新设计焕发生机。当年,老余最大的情结是能在米兰理工大学深造,这一次,偶遇该校老校长Maurizio Meriggi,他没想到中国的乡村也能有如此清新脱俗的酒店,让老余新楼落成一定给他发照片。在设计风格上,云溪上没有“废话”的设计语言,一面顶、半面墙都是玻璃,将碧空翠竹的山谷引进民宿咖啡厅。他的民宿,别人排下来能做10间房,他却统统砍掉,只做6间。损失了将近一半的收益,换来的却是超大的舒适公共空间,咖啡厅、书房、客厅,甚至楼梯过道都多出许多客人交流、小坐的场景。乡间生活因此变得有了丰富的可能性,不只是在房间发呆,你在书房里翻翻设计类书,可以在二楼的小沙发跟隔壁的客人聊聊旅行。挑高的客厅,有壁炉,适合围炉夜话。老余喜欢交朋友。“能聊尽兴的朋友,是花钱都买不到的。"民宿里还有公共的书房,平时看看书,用来开小型会议也很合适。整体房间的风格以木色和白色为主,早晨阳光照在白墙和地板上,洋溢着温暖和快乐。睡的是价值3万定制加厚金可儿床垫,超丝滑的80支巴基斯坦棉布草。洗漱用品采用的是佰草集,这也是全球标杆,由于起订量少,老余托关系才进到货,这个品牌与他家民宿的新中式风吻合,草本也更健康自然。老余说要给客人看到诚意。

户外的景观,看出去一面青山,在户外泡个热水澡,与树影鸟鸣为伴。

“这里未来还将有一个公共的餐厅,以及一个隐在竹林里的温泉,后面这块园子,打算做一个游泳池。明年的云溪上,一定会比现在更让人惊艳。”老余说着,眼睛里流露出憧憬的目光。2014年,老余来到这里,他无意间看到村头这些老房子,那个瞬间,他明白了自己这辈子真正渴望的是什么。如今,这里不再是那个行将破败荒废的老房子,它因为一个设计师的到来而焕发了新生,成了惊艳米兰世博的作品它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云溪上人生,充满着无穷未知性和可能性,也正因此,它才魅力四射。那条少有人走的路,即使失败,至少你曾试过。就像《深夜食堂》里那个嗑着花生的小田切让老说的,莫要小看你的人生。


+本文转载于网络,转自”民宿客“仅供学习参考

+了解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www.defined.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