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莱德➤留学生 还有学费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今日阿德莱德



生活故事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欢迎大家分享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澳大利亚,投稿详情参阅一下链接: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 欢迎大家吐槽投稿

人们总是对相同的事物有着不同的看法。都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对于正学习,生活在阿德的留学生们来说,看待学费的方式自然也会不尽相同。


相对低廉的学费是不是选择阿德莱德的理由?学费上涨带来的影响又有多大?为此,笔者对一些在阿德莱德就读的学生进行了简单的采访。


他们对于学费问题持有不同的态度,学费对于他们也造成了不同影响,这些不同的观点或许可以让我们对于学费,对于阿德莱德,对于生活在阿德莱德的交着学费的留学生们,做出较为全面的了解。

 

小毛
阿德莱德大学传媒专业大三学生

小毛是阿大传媒专业的学生。同绝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小毛的学费是由父母承担。但不一样的是,她并不是自己租房,而是借住在亲戚家中,因此她不需要太多考虑食宿方面的生活费问题,中国式的亲戚关系也让小毛没有太多背井离乡的感觉。


学费并不是她选择阿德莱德的主要原因,但她时常会庆幸阿德莱德恰好有着较低的学费。


小毛不是一个算计着花钱的人,但日常的开销基本能够自己解决:她固定在亲戚家的商店打工,在City一家快餐厅收银,甚至在Central Market一箱箱地搬过蔬菜水果。 

她的家庭条件不错,多出一份生活费并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小毛觉得还是应该自己承担起一些责任。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她也会买鞋,买包,买化妆品。尤其在“吃”的方面,寻找餐厅是她最大的爱好之一。


她偶尔也会买一些超出自己支付能力的东西。只有在购买这种“大件”物品时,她才会刷家里给她办的那张副卡。 

她知道学费一直在涨——尽管是父母出钱,但最后支付还要由学生来操作——但具体涨了多少却没有特意计算过。她说可以理解学费涨价,但原本就比本地学生高出三倍的学费继续上涨,还是会给她带来压力。


现在,大额花钱的时候她会或多或少地犹豫一下,寻找美食的时候也会多关注一些物美价廉的馆子。而最重要的是,她得更加小心地选课、写作业——学费上涨,挂科的重修费自然也在涨。 

Sam
阿德莱德大学项目管理专业&
弗林德斯大学IT专业研究生毕业

Sam在阿德莱德读了两次研究生。

第一次是2011年,他从国内211高校武汉理工大学毕业,拿到了阿大项目管理专业的OFFER。那时,阿大的商科学费只要26000澳元左右。Sam的父母承担了学费,而生活费则需要靠他自己。


他可能是我认识的人中,有着最丰富的打工经历的人。只是简单地回忆,他就能列出自己做过的种种工作:中餐厅服务员,炸鱼薯条店做快餐,超市收银,蔬菜水果店进货,多米诺送外卖,装修,按摩,各行各业,不一而足。

 

Sam其实非常喜欢阿德这座城市,他说当初选择阿德,学费低并不是主因。

在第一次研究生毕业以后,他决定争取移民。2015年,经历了多种尝试以后,他选择再读一个IT硕士。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


父母仍然承担了一部分学费,但他还是需要工作挣钱,为了剩下那部分学费,也为了生活费。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选择阿大,尽管他的成绩足够——学费成为了主要的问题。最终,他进入了弗林德斯大学。比起阿大,弗林德斯的学费要便宜了不少,但Sam仍需要为此付出超过27000澳元,这比4年前在阿大的学费还要高。

 

他比从前打工的更加频繁,但仍然保持着不错的成绩,并在去年年底顺利毕业。


他知道政府将在2016年削减教育经费的政策,并很庆幸自己在这之前完成了学业。“没准过几年学费就要翻倍了”,他有些无奈的调侃:“谁知道呢。”

James
Kaplan Business School会计专业在读研究生 

James来自台湾,一开始来到阿德时,他并不是为了上学。


他和Ellen是一对情侣,最初是以背包客的身份来到澳大利亚,一边打工,一边旅行。


在澳洲有很多这样的台湾人,他们一般会呆上一到两年,不断变换城市。James和Ellen去过墨尔本,呆过悉尼,最终来到了阿德莱德。 

而当同行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返回国内时,出于种种原因,他们选择了留下,争取移民。为了重新获得签证,英语更好的James选择上学,Ellen也就可以一并留下,继续打工。


James在台湾完成了本科学业,又在澳洲生活工作过不短的一段时间。他的英语水平其实很不错:在几乎裸考的情况下,他的第一次雅思成绩是6.5分。

 

这样的分数已经足以支持他申请阿德莱德任意一所大学了。然而最终他的选择不是阿大,甚至不是南澳和弗林德斯,原因非常简单:学费。


阿大的会计专业学费需要30000澳元以上,南澳和弗林德斯虽然较低,但对于需要自己承担全部学费的James和Ellen来说,Kaplan Business School所要求的 18000澳元显然是更为现实的选择。更何况在转持学生签证以后,James已经无法向以前一样拥有稳定的工作时间。

Ellen需要在周一到周六每天的凌晨两点多起床上班,为此,他们会在每天的下午六点之前入睡。这样的作息时间其实并不适合学生,但James的成绩仍然不错,工作也显然是他们所要考虑的更重要的问题。

 

James和Ellen两人的感情很好,Ellen对于自己承担两人主要的开销也没有任何怨言。可能原本这就是一次双方的牺牲:Ellen需要更加辛苦的工作,而James,为了两人的PR,也只能接受一个并不太适合自己的学校。

Andrew
Eynesbury Diploma商科在读学生

在墨尔本读完高中后,Andrew在两个月前刚刚来到阿德莱德。他选择阿德的原因十分简单,阿大是唯一可供他选择的Group of 8学校。


然而他需要先在Eynesbury读完Diploma的课程,才能正式成为阿大的学生,这大概相当于国内的预科。 


Andrew的口语不错,发音比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都要标准。只听说话,会以为他是那种认真踏实的学霸。他说自己很难静下心,虽然从来不会缺课,但只要一回到家就无法踏实学习。不够理想的考试成绩让他最终只能选择阿德莱德。

 

同很多留学生一样,他在澳洲的全部开销由父母支付。而Eynesbury的学费需要25000澳元左右,这比他在墨尔本读私立高中的花费要低上接近10000澳元。虽然家境不错,Andrew却并不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


学费并非他关心的重点,他只是在可供选择的学校中挑了最好的一个,恰好这最好的一个反而要求较低的费用。


作为广东人,Andrew有时会抱怨在阿德很难找到地方宵夜,尤其是搬到了远离市中心的Mawson Lakes住宅区之后。晚上8点的街道就几乎空无一人,这在中国,在墨尔本,都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他说自己已经开始后悔选择了阿德而不是麦考瑞或者墨尔本皇家理工。尽管那里的各种开销都要大很多,学校也不是那么优秀,但都市的繁华景象多少还是让他有些怀念。

撰稿:虞铭洲


责编:红茶灵魂

谢谢各位看官

今日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