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陆人有台湾朋友、外国朋友,但很难有香港朋友?

<- 分享“北美华人资讯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6 北美华人资讯网


针对香港旺角事件,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我们精选了两篇文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希望能给您呈现一个完整的香港印象。





一、身边的香港我没有一个朋友——评香港旺角事件


香港旺角发生群体性暴力事件,我在山东过年,感觉还是回到深圳,才能找到评论香港的感觉。


我是97回归前南下深圳的,但我很少去香港,特别是最近这些年,两年都可能去不了一次。


我喜欢香港很多东西,香港的饮食好,小店里的面包特别香,做得精致。


香港整洁,管理得好。每次坐飞机经过香港,看到香港成片的高楼大厦,这是全世界高楼最多最密的地方,为中国人的智慧勤奋而自豪。


但是我后来越来越不喜欢香港人。我讲一下我的感受。


你能有台湾朋友,但很难有香港朋友


改革开放以来,进来很多国外的人,你会发现,跟美国、欧洲等国家的人打交道很热情,他们对中国有一种新奇感,能找到很投机的话题,他们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说话很直接。即使你到了国外,你也会发现外国人很友善,见面就哈罗猫宁。我去加拿大时间多,每次总要去会会几个老朋友,跟他们聊聊天。你送一包茶叶,他们会高兴得眉飞色舞,他知道那是中国的国宝。女儿说质量不要太好,包装好就行。因为他们可能和咖啡掺在一起喝,那是一个啥味道,没法想象。再难喝,他们也说好。这是对你的尊重。


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我发现,身边有很多台湾朋友,这些台湾人也有坏毛病,但他们太像中国人,能跟你在酒桌上称兄道弟,猜拳行令,一见面就能打成一片。


但是,我现在突然发现,我到深圳20年,竟然没有一个香港朋友。有几个熟悉的香港老板,但他们根本就不是香港人,是内地人到香港注册公司,根本就没在香港住几天,就是大陆人。


香港人的职业就是装逼


我在深圳20年,身边的香港为什么没有一个香港朋友?


这恐怕是每一个深圳人都突然想到的问题,都会有这样的感受。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刚才说,台湾人一见面就能打成一片,大陆人的那一套他们都知道,他们都会,他们都干,入乡随俗,这叫懂得中国文化。


而香港人打交道并不少,出席过不少香港人的会议和活动,你会发现香港人非常职业,不论男女,西服革履,站有站样,坐有坐样,有板有眼,说话客气得让你坐不是站不是,她们还满脸堆笑,彬彬有礼,但转过脸去,跟他(她)的同事就打情骂俏,嘻皮笑脸。你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助,跟他们讲,该做的一定做,但规定不能做的,他们坚决不做,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开始,我认为香港人很职业,这就是职业训练出来的。但后来我非常讨厌这种职业性,就是装逼。即使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穿着举止谈吐优雅,我可能更生反感,我不知道她离开职场,脱下职业装后,又是一个什么样子。


我现在想,香港人的这种职业性,职业装,就是本能地筑起一堵墙,无法让你靠近,他(她)们居高临下。


去年看到照片,一个大陆小孩子在香港路边小便,被 一个香港青年看到,尽管小孩子的母亲一再道歉,这个年轻人双手抱在胸前,不依不饶,引来众多香港人围观,大陆人素质低,香港人素质高,这就是对比的一个画面。全我总感觉不舒服。香港人就这么高高在上,是骨子里的。


为了跟大陆人做生意,台湾人可以迎合,但香港人一定坚持原则,不做任何改变。


你想,跟这样的香港人打交道,怎么会有朋友和感情。


隔绝的香港


香港和深圳实际上是一座城。


所谓罗湖桥,就是一座不到100米的小桥,深港之间,很多地方就是一条小河沟,但被两边的铁丝网隔离。


但深隔之间的心理距离,却非常的遥远。很多深圳年轻人到香港去购物,去看电影,但他们绝没有香港的朋友,去香港没有去台湾的亲近感。


有一段时间,我去香港次数比较多,接触了一些香港人,特别是普通人,他们甚至没有来过深圳,但对深圳有一种畏惧感,说深圳社会治安多么坏,多么脏乱差,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我住在一个小旅馆里,条件很差,不只是房间小,设施极为简陋,但价格并不低。但没办法,如果想省钱,就只有享受这种待遇。其实香港人的住房条件大多很差。电视机很小,没有几个台,我找服务员,要求给调到凤凰卫视,但服务员说,香港没有凤凰卫视我说凤凰卫视是香港的电视台,而服务员一定坚持凤凰卫视是大陆电视台,说他们的旅店不放这个台。让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是做媒体的,知道像文汇报、大公报、香港商报这些报纸,以前在香港还有一些知名度,但现在根本在香港没有什么行发,香港的报摊绝不会给你摆。香港人说,大陆媒体讲的都是假话,他们不看,不听。


这种敌对观念越来越重。


大陆货很难进香港


近来,很多 大陆人到香港购物,奶粉、化妆品、服装、药品、食品等,都是抢手货。有一些深圳人甚至到香港买酱油。因为近些年香港的产品价格比较低,大家认为质量比较好,其实也有不少坑人的货,也有强买强卖。


但有一个阶段,大陆的产品也不差,价格也便宜,行销全世界,但你能卖并不能到美国和欧洲,却进不了香港。香港人拒绝大陆货。


比如,深圳是全球 最大的彩电生产基地,但大陆品牌的彩电在香港就很难有销售。即使是价高一些,香港人也要买日本和韩国彩电,就是不买深圳的创维、康佳和TCL彩电,而这些企业都是香港B股的上市公司。


不喝大陆的水


前些年,东莞有点乱,很多香港人到东莞消费,行为极其恶劣,香港人在深圳、东莞包二奶也是臭名昭著,但是他们却清高到不喝大陆的矿泉水。


过深圳来的香港人,大多背一个旅行包,包里必有一瓶矿泉水。他们嫌大陆的水不干净,不喝,要喝他们从香港带过来的水。


其实,香港的水是从大陆输送过去的,他们平时喝的就是大陆的水。


有一次几个香港人去东莞的上游接了东江水,回香港化验,说东江水不干净,不卫生。当时我就想,你为什么要到东莞上游 去接水,达不达标,你要化验香港的水。


殖民者与被殖民者


香港人为什么是这样?


我很长时间想不明白。


有一次,我去参加香港法庭的一个案件的开庭,涉及到内地的人,是宁波人,上世纪的一个著名企业家。香港的媒体对这个人的身份大加捉弄,开庭是,他们设立了英语、广东话、普通化、上海话的翻译,非常繁琐,并且经过几次翻译总是表达不准确,这个企业家直接用英语跟法官讲话,现场一片震惊,他们不相信大陆那个年代的人英语说得这么好。但即使这个英语说的好,他们依然要坚持几道翻译。


这次开放时间差不多一个多月,效率很低,说是程序正义,但总觉他们是反来复去地套话,有一些所谓控辩证漏洞百出,但他们就是那么判别,一句话不信任,就把全案推翻。


我最不舒服的是,法庭的法官几乎全是英国人,大律师也是英国人,还是按英国那一套审案。


有一个香港人告诉我,香港司法最黑暗,最不公正。我有些不解。那个人说,如果香港人和英国人打官司,你见香港人赢过吗?


我还听说,香港人要打官司,就要请英国律师,打赢的几率就高。


这可是香港回归十多年以后的事情。


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香港是被殖民者。现在殖民者走了,被 殖民者翻身了,完全是一副殖民者的派头,他们成了比大陆高人一等的殖民者的代表。


我认为,这就是近来香港旺角事件的社会和心理根源,他们不愿意大陆人高过他们这些殖民者,这是他们难以容忍的。他们就要闹事。


二、香港人不懂中国?那您懂香港精神吗?


来不想发表太多关于香港问题的评论。这个问题太大,不容易说明白,现在大家看这个问题都是带着情绪。另外,政治的根本是制度设计,制度设计的根本驱动力是权力分配,这些清谈无用。


不过,这几天也看了很多关于香港的文章,都是大陆人写的。格局不高,思想狭隘,煽起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民粹意识,这是掌柜很警惕的。


这个时候只传播正能量会让人恶心,但是思辨是必须的,提笔那一刻,本文的目的也很清楚,就是提供更多思辨的视角。


抛开细节,先说明的几个立场:


•  唱空香港就是唱空中国的未来;
•  从母国的视角俯视香港是狭隘的主权意识;
•  我们尊重香港多元也应该尊重他们对政治多元的追求;
•  大陆人应该理解的是“香港精神”,香港人应该理解的是大陆人的“悲情意识”,以及大国崛起的独特性生存环境和治理需求,有理解才有共同的语言基础。


以上几点,在目前广泛传播的发言中都是没有的,目前相互的仇恨蔓延下去,失去方向的将不仅仅是香港,也可能扼杀整个中国社会的民主化进程。


以下是具体的角度:


1,香港承载中华民族近代百年坎坷,流浪精英缔造香港精神内核


香港1842年割让给英国之前,没有太多记载,只是1840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一个登陆地。被英国占领之后,香港开始近代化征程,几次人口的大规模迁入逐渐奠定了香港的人口基础:


第一次是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大陆的军阀混战时期;
第二次是1937年中日全面开战时期;
第三次是1949年中共建国和国民党逃亡时期;
第四次是1960年大陆饥荒,大规模难民逃难时期;
第五次是文革之后的大规模难民迁入;
第六次是改革开放之后,工作、商业和求学的大陆移民潮。


纵观香港人口的发展,基本上都是伴随着大陆的战争和灾难,进入的新居民一部分是赤贫的难民,更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大陆异见者以及各界精英。所以,香港人的精神血液里,既包括清教徒登陆美国的自由主义宣扬,又具有今天中东难民逃离家园的悲情意识,总的来说,他们源自苦难,对自由极其珍视。


从这个大的历史背景看香港,不仅承载了中国近代化的屈辱,更多的是思想和文明延续的希望,以及具备独立人格追求的自由画像。


所以,大陆人尊重香港精神,也是对这个民族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基因的尊重。


2,“中国红利”是大陆人和香港人一起创造的


谈到香港问题,大陆人第一反应就是——香港人靠大陆人养活获得了“中国红利”,其实这个观点是很傲慢的:


其一,香港近代化发展第一推动力是港英政府现代化治理的制度红利;


其二,是整个亚洲的中心,就算中国闭门锁国的时候,香港靠东南亚的战略纵深也有很大的发展机遇;


其三,作为一扇整个大陆对外开放的光明之门,我们的改革开放是从香港这扇门,海外华侨这扇窗走出去的,今天我们在黑屋子外面回头看窗户和门很小,但是在那个时代,窗户和门的历史贡献都是决定性的。这点,大陆人需要感恩;


其四,香港的商业又分三个层次:


一部分是实业,这部分受美国驱动的产业升级和全球化的影响,第一波启动;


第二部分是房地产,这块创造了很多世界级富豪,不过积极作用是,为大陆改革开放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支持,很多钱都是香港人做房地产赚了才投资大陆;


第三部分是金融资本这块香港人用全世界的人才资源构建了世界前三名的金融中心,这对于华人世界是一个历史性贡献。


以上,我们没法抢功劳,这里掌柜为香港点赞,而且我们应该支持香港把中国红利转化成香港红利,更深入的反哺大陆。


3,房地产不是香港问题的核心,香港问题核心是发展战略迷失


很多人认为香港房地产大大削弱了香港竞争力,以及造成贫富差距,影响社会稳定等等。这些都是存在的。


2011年香港房委会按室内面积列出居屋及私营房屋单位面积百分比



上图所示商品房人均49平的情况确实存在,公屋人均10平米也存在,天价土地被政府和开发商垄断存在,甚至房地产商“统治“香港从某种程度看也存在!


但并不认为是主要矛盾,前几年在波士顿曾经和一位赴美访问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深入讨论过这个问题,香港问题的核心是前瞻性战略缺失,是方向性迷茫。


当然,回归之后香港的定位是需要大陆来推动的,我们暂且把这点归结为中央政府治港的战略问题,包括三个核心点:


第一点是一个追问,“做中国的香港还是世界的香港?”,这个定位很重要,我们把香港放在世界的范围内,它应该是对全球人才具备吸纳作用,并且拥有大量全球商业领导者的聚才之地,我们是否更多的强调“中国的香港”而讨论太多所谓回归后的“文化统一”的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文化多元的保持,这应该是香港一个非常核心的竞争力,不仅不需要削弱,还应该强化;


第三个就是突破“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两个具有历史阶段性的定位,是否需要提出“全球智力中心”这种全球战略?


没有!


那么我们就需要反思一下现有政策,没有指明战略的战术性管制,有意义吗?适合香港吗?没有战略性的破局,就算房价普及到1万港币一平让几百万香港人安居乐业,解决香港问题了吗?不仅不能解决,一定会带来系统性的经济崩溃。房地产的杠杆和金融紧密连接,不是想降就降的。


4,我们不能说香港人不爱国


这一点香港人固然有资格嘲笑我们,我们看个春晚发表个差评都没地方显示,说起来确实挺没面子的。


不过很多大陆人看香港人的视角多少有点扭曲,我们还没有民主呢,你们怎么可能先得到?你们是我们一个省、一个地区,怎么这么强的优越感?


其实,这一点上双方都需要平复一下情绪。


和周掌柜一起回顾一下眼前几十年大陆和香港一起走过的路。


1960年,大陆自然灾害,全国性饥荒,大量广东人逃亡香港。大陆边防严令阻止难民,就像今天的土耳其和希腊拦截叙利亚难民船一样。但是香港英国政府做出接纳难民的政策,我们的香港同胞冒死挽救了几万人,这些人后来都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回乡投资的企业家(如下图);



1988年,在大陆发生了很多事情的时候,香港人给予了大力的支持;(这一点上,当时香港和大陆人民是心连心的)


1993-1999年,大陆水灾频发的时候,每次水灾,全香港人都会动员起来捐款捐物。512大地震(如下图512香港演唱会),香港更是全民动员捐助灾区。这些帮助现在看来微乎其微,但是在我们90年代初国力有限的时候,对于很多人是救命钱。



我们可以想象,每一次动员都是全港对国家的一次感情的投资,我们能说香港人不爱国吗?


理解不同之外,爱国主义也是一个历史范畴概念,现在整个欧洲都建立统一的欧盟,狭隘的爱国主义已经不符合历史潮流。大陆,香港,台湾,我们应该爱的是一个未来统一的伟大国家,甚至爱一个像欧洲一样和解的大东亚,不应该过分强调谁爱谁的伪问题。


5,追求民主无可厚非,但香港人要懂得“中国大民主”


香港人对民主的追求,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称道的。


不过现在的香港反对派的格局是很小,这样的格局即使执政,也不会给香港人民带来美好的未来;另一方面,目前大陆重用的人并非香港社会真正的精英,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所以,“民主”这个使命,竟然被替换成是“反对派”的主要议题。而反对派格局下的香港民主,对整个“中国大民主”也不会有什么推动作用。


举一个例子:香港反对派揪着没有直接进入直选的问题不放。其实是对民主的狭隘认识。


反对派做了哪些推动社会进步的民主化行动吗?占中这种破坏性的民主实践有实际的作用吗?反对派有哪些征服了大陆民众的民主化行动吗?


香港反对派用中共当时街头学生运动的方式开展香港的民主化实践,现在更加倾向于暴力建国等,这些已经超出了代议民主核心价值观。


难道美国的民主也是靠街头暴动得来的?美国黑人的民主靠马丁路德金对白人社会的猛烈撞击,街头打砸抢并非推动黑人获得平等权利的根本原因。


长远看,支持香港人对民主的推动,有利于整个民族,但是如果他们只狭隘的认为民主是为了区别香港和大陆,没有“中国大民主”的格局,注定是历史一个角落的呐喊。


拿破仑生在科西嘉岛,父母都是科西嘉独立的战士,但是他成为了法兰西皇帝,缔造了伟大的国家,香港人有这样的格局和勇气吗?


有!我们欢迎。


最近讨论了很多,其实谁对谁错的问题,就事论事上可,上纲上线就不容易扯清楚了。归根到底,解决问题需要两点,第一点是政治家的战略设计;第二点是民间的理解宽容。


那么最后给中国政府治港提几点建议:


1,  回归之前确实香港的企业家对于收复香港起到巨大贡献,但是必须从资本家治港、房地产商治港(所谓的港人治港)回归到“人民治港”,多关注香港民生;


2,  为香港设定面向全球、多元文化、对接世界的超前战略;


3,  让中央信任的人,主动推进民主改革,这个民主大的战略纵深应该是整个大陆,也应该鼓励香港专业人事在大陆国家机关任职。


以上,仅代表个人观点。


6年之前,作者曾经接待过一个人民大学组织的香港高中优秀学生代表团,他们来我北京的家访问交流,一起吃饭,讨论了一下午他们关心的问题。后来他们还写了一个留言册。


整个过程,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同胞情,同时也清楚的看到思想的隔阂(如下图)。



那个时候,已经隐约感受到了彼此不理解可能产生的风险。


很清晰记得当时拿人民大学门口的石头校训“实事求是”举例,说:“这个石碑写这么几个简单的字,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几乎是一句废话,但是中国的国情是——大陆十几亿人用了几十年深刻的理解了其中的价值。其中的愚昧和坚定就是你们需要了解的中国国情。”


当时,他们都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记得还和他们谈到了大国崛起的人权、民主等问题,说“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无论再努力,也很难加入西方阵营,俄罗斯曾经很彻底的试过,因为大国层面的竞争不是简单的制度,而是综合国力,我们的强大就是威胁,所以我们很难用普市价值交到真朋友


“但是中国只要经济发展,国际化提升,一切人类社会普遍的价值都会到来,这需要时间。”


“如果没有一个更优的选择强有力的推动中国稳定和进步,我们还是需要支持中共强壮国家的改革基础。”


“中国的事情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但是你们要知道,中国的人才一定会成为世界领袖。中国人崛起了,国家就崛起了!”


说了诸多心里话,不知道今天应该已经参加工作的他们是否还记得。。。


如果今天参加香港暴乱的一些大学生当时访问过作者的家,或许也会多一份对大陆的理解。。。回到今天香港的暴乱,以及港人的仇恨,大陆人的失望。


最后想说的是:除了理解,我们都需要为彼此做点什么!

摘自:手抄报、周掌柜






声明:如果您遇到我们发布的文章,有任何侵权问题,请在平台发消息或者直接拨打我们平台电话,我们会尽快帮你删除,谢谢!

关于美国驾照,月子中心DIY价格,考取美国老师,普通人如何获得绿卡,跨绿卡直接入籍美国儿童非处方必备药costco(请在微信huarenLife168平台输入,驾照绿卡月子老师洛杉矶,当兵,儿童,costco

华人征婚:海外单身华人必备

加拿大华人生活网 (加拿大华人专用号)

美国华人资讯 信息

华人地产网 (买卖及地产经纪人查询平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