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心人的快樂

<- 分享“美国华人杂志WeChinese”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美国华人杂志WeChinese


点击上方“藍色字”可以關注我們哦!

粗心人的快樂
張  芸




我從小做事粗心大意!1949年 離開老家山西太原,因為內戰關係,幾乎是坐最後一班飛機飛到北平。我從小就就喜歡寫信,在北平住定以後,就開始寫信。 對象幾乎清一色是朋友。所以把家信寫成: 父母親大人膝下敬稟著……最後落款,本來該寫 “兒”,我卻寫成“弟”。此信寄出,家父回信:“何以粗心至此”。虽然语气很溫和,但這件事我是永記難忘的!



手機後蓋不見了

近來我的手機,跟我一樣,快老掉牙了。因為我的耳朵幾乎全聾,通电话已經不成了,主要當“鬧鐘”使用。前不久,开始也做TEXT (發短信),讓我的手機多發揮了一個功能,讓我非常喜欢。


說到手機,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個炎夏。那天,我冒著佛州烈日,去找美國友人、房地產經紀OZZY。因為我計劃全家跟老伴及三個孩子,去佛州塔城(TALLAHASSEE)附近海邊的ST. GEORGE ISLAND度假一個禮拜。到了他的辦公大樓,門口小姐帶我進去他的經理辦公室。寒暄中,他桌子上面的一個電話響了。那電話,沒有普通“底座”,好像沒有電線。我等他打完電話,臉上問號一大堆。他說:“這是新式電話,叫WIRELESS,我可以帶著它到處走動,不會失去做生意的機會。”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無線電話。


如今,我的孩子們幾乎每個人都有了一個WIRELESS“大哥大”,他們都鼓勵我也買一個。慢慢的,“WIRELSS”改叫手機了(Cell Phone)。我的第一個手機,功能不多,又大又笨。爲了學著使用,我去了手機公司好多次,還好離家不遠。爲了記小抄,我還買了一本小小筆記本。因為我很笨,常常糊塗,腦子也不好。慢慢總算學會了。從那第一個以後,又換了三個。最後一個,就是現在使用的,是韓國SAMSUNG製造。小巧玲瓏,十分可愛。手機正面發亮發光,雖然已經用了十多年了,跟嶄新的一模一樣。看不到任何“齺纹”,背後則惨不忍睹。因为很久


以前,在後院做完苦工,進到屋里,發现手機背後蓋住電池的黑色盖子不見了。找了很久也未找到,只好告知老伴。


我倆結婚多年,我對她有百分百信任。她最會變通。聞聽此事,二話不說,從車庫的工具箱裡找來一塊黑色膠版,用小刀、剪刀又切又削,勉強可以蓋上去,然後,用透明膠布,把接口都封起來。樣子不好看,但是能用。這樣,維持了近三年,相安無事。





發短信的尷尬

前不久,我的耳朵不靈了。助聽器也使用了三個。最後大夫說,“張先生:您上年紀了,耳朵功能全部退化。只好聽天由命了!”


一天晚上,二兒子一家來訪,他在飯桌旁撥弄他的手機。等他撥弄完了,我問:“兒啊,你剛才在你的手機上撥弄什麽?”他好像得了一個提醒,馬上回答說:“對了,爸爸,你可以用這個辦法,叫 TEXT,也叫MESSAGING跟人通 短訊。是用眼睛‘看’的,不是用耳朵‘聽’的。”說完,給我看我手機上面的符號。看完,他就又“撥弄”他的手機,幾秒鐘以後,我的手機響了(老天保佑,我的耳朵不靈,聽不清楚“人”的話,不過可以聽見電話的鈴響)。我一看,手機上面顯出我有短訊,再一按鍵,“BA: How are you?”當時。我幾乎高興得跳起來了。


自從開始使用短信,我爲了方便常常把“通訊”的家人朋友電話,寫在一張紙上,不過這張“紙”一定得離手機很近,以便我給人發“糊短訊”的時候,看著號碼輸入手機,我實在是個 “糊塗人 ”看一眼號碼,記不住腦海裡頭,所以左思右想,最後想到電話背後。這樣很好,非常方便。不過,東一條,西一塊,電話背後像花臉似的。


三個禮拜前,一個住在加州的外孫,給我來了一個短訊 :他要回老家山西太原過農曆新年,問我有沒有東西要帶給我妹妹跟我嫂嫂。掛完電話,我就計劃把他的電話號碼,也貼在電話背後。找了一會,“人滿為患”,幾乎沒有“空地”了。最後,在右上角看到一小塊,大約有小拇指指甲那麼大,似乎可以利用,上面有一個小洞,裏面好像有一顆小螺絲。我就把他的電話號碼,用針尖幫忙,“貼”了上去。自己還沾沾自喜,萬沒想到,這是 “治聾反治啞 ”了!


過了幾天,我忽然意識到手機沒有鈴聲了,有人來短訊只是屏幕有燈光會亮,沒有聲音。這對我,沒有大礙,反正我都聽不見。只有小小不方便,電話得常常放在能夠看見的地方,飯桌上,茶几上,到處得把手機放得面朝上,才能看見屏幕閃光。


天有不測風雲。爲了跟家庭醫生見面,有一天,我得把手機當鬧鐘使用,下午三點,因為見面時間正好跟我睡午覺的時間衝突。因為自己耳朵不靈,特別把手機放在床頭,轉身呼呼沉入夢中。結果手機的鬧鐘根本沒響,是我自己醒來的,一睜眼已經下午四點多了。馬上給醫生打了電話,“對不起”講了一大堆。只好改日期。


在床上,我慢慢研究,手機是否真的沒“鬧”,我爲什麽沒聽見呢?試了幾次,結果相同,結論是:手機的鈴不會響了。我想這是因為手機實在太老了,於是馬上就去手機店詢問,心想如果不太貴就換一個新的。不過又得從頭學著使用,可是沒辦法啊。


大概時間接近下班了,店裡頭顧客不多。我沒有等,走向一個中東面孔的售貨員。因為我常常去問問題,好像很面熟,他把我的手機拿在手裡,又按鍵,又滑屏幕,沒兩分鐘就說:“沒問題啊!”我說:“請你打一個電話,試一試,鈴不響啊,拜託!”於是,他用他自己手機,撥了我的號碼。


兩人等了幾秒,他說“響了”。我一臉奇怪,因為我根本沒有聽見。他把我的手機,拿起來,放在我的耳朵旁邊。“嗡嗡嗡”,的確在響。我賠了個笑臉說:“可以調高聲一點嗎?”他拿起我的手機,立刻尋找背後,像有點懷疑似地,把加州外孫的電話小紙撕開,手機聲音立刻變大了。我把手機拿在手裡,仔細查看一番,原來我認為是“螺絲“的小洞,其實是麥克風,是手機鈴聲的出口!


原來是我把手機的麥克風給擋住了,還怨人家手機有了毛病!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哦
聯繫方式
歡迎關注美國《華人》

微信公眾號:美國華人雜誌WeChinese (點擊下方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

微博:美國華人雜誌

官方網址:www. wechinese.us

地址:7510 Clairemont Mesa Blvd, #108, San Diego, CA 92117

更多關於雜誌社信息,或廣告洽談項目,請聯繫:wechinese@hotmail.com
       wechinese.cindy@gmail.com

電話:858-610-2259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