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给强,女干犯一个安全.套之后...

<- 分享“貌美如花辣妈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2 貌美如花辣妈团


她给强奸犯一个安全套之后


纽约。一天晚上十时左右,杰克的妻子有急事要出门,杰克一边喊着『安全套,安全套』,一边匆匆打开抽屉,拿起几个安全套追了出去。杰克解释说:当妻子独自遭遇色狼而无力反抗的时候,我不希望她坚决抗拒,而是希望她屈从。纽约患有性病包括艾滋病的男人很多。有了安全套,当妻子遇到了不可抗拒的性侵犯时,她的健康和生命都可以得到保障。


之所以这样做,杰克说:生命对于妻子只有一次。爱妻子就要爱她的生命。


而在中国,当妻子遭遇强奸无奈之下提供安全套时,我们却看到了不一样的反应....




我有安全套,你用上吧....


今年31岁的彭英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区,从小就活泼开朗。2000年大学毕业后,彭英在广州一家知名咖啡连锁店找到了一份工作。因工作出色,第二年,彭英被派往长沙,担任长沙旗舰店的主管。


2004年八月的一天,彭英手下的一名服务员在为顾客添加开水时,不小心烫伤了对方的手臂。彭英当时就在不远处,根据以往的经验,她以为这个男人一定会暴跳如雷,然后再提出巨额索赔。出人意料的是,那男人平静地用湿毛巾擦了擦,对惊慌失措的服务员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你自己没烫着吧....


这样的风度和涵养让彭英大为感动,她对这个男人不禁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好感。作为主管,她上前道歉,并做了自我介绍,此后两人就成了朋友。


这男人叫刘鹏,武汉一所重点大学的文学硕士,毕业后在长沙某大学教大学语文。在与刘鹏的交往中,彭英喜欢上了他的儒雅和博学。2005年六月,两人幸福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他们在长沙市猴子石大桥附近买了新房。这一带是城乡结合部,治安相对差一些,而彭英经常要晚上10点多才能下班,为防出现意外,她经常在包里放一把水果刀,以备不测。这个细节被她的一个朋友看到了,朋友很认真地对她说:像你这么一个女的,带了刀也不是那些坏人的对手,碰上劫财的还好,如果劫色的,你怎么办?你反抗得了吗?弄不好连命都丢了,我看你还是理性点,不如带一个安全套在身上,万一实在抗拒不了,用上安全套,对你也是一种保护....


彭英起初觉得朋友无聊,但事后她越想越觉得此话有理,万一真遇到劫色的,至少不会因此染上乱七八糟的性病,更可以避免怀孕。此后,彭英悄悄地在包里多放了一样东西——安全套,因怕丈夫笑话和多想,她没有告诉他。


2006年十二月某日晚,彭英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路经猴子石大桥附近的一条马路时,因为灯光很暗,彭英习惯性地放慢了速度。突然,一个高大的男人窜到马路中间,彭英紧急刹车,男人却迅速将她抱往路边的草丛里,彭英拼命反抗,同时大声叫喊,可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彭英的叫喊反而激怒了歹徒,他将彭英重重地压在身下,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威胁道:你要再叫,老子一刀做了你!


看着穷凶极恶的歹徒,彭英放弃了徒劳的挣扎。当歹徒撕开她的衣服时,她忍着泪说:我有安全套,你用上吧....


歹徒在短暂的惊讶后,最终用上了彭英提供的安全套。事后,她迅速拨打了报警电话。


根据彭英提供的线索,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侦支队的干警仅用一天时间就将犯罪嫌疑人刘鸣抓获。可面对审讯,刘鸣不承认是强奸,说两人是自愿发生关系,还把彭英主动提供安全套的细节讲了出来,但刘鸣最终还是被绳之以法。


然而,当刘鹏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后,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会主动向强奸犯提供安全套!在他看来,面对歹徒,一定要勇敢地反抗。如果因反抗而死,那起码也是烈女;如果顺从地与歹徒发生关系,活着还不如死去,更何况妻子竟然主动给强奸犯安全套!


从那之后,刘鹏对彭英有了强烈的厌恶和反感,对她不闻不问,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彭英伤心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亏你还是大学老师,你难道不知道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吗?难道非要我被歹徒杀死了,或者被传上性病你才舒服?在那种情况下,我那样做有什么错啊....


说实话,刘鹏也觉得妻子的话有些道理,可是,他就是无法释怀,更无法原谅妻子的行为。




我有那么脏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刺激我呢?


渐渐地,刘鹏借口工作太忙,将铺盖搬到了学校宿舍,经常一两个星期都不回家一次。后来,在刘鹏亲友的不断劝说下,他才重新搬回家中。


可是,刘鹏对彭英的态度依然那么冷淡和厌恶,他甚至不愿意和彭英一起吃饭。一个周末,彭英特意买了很多刘鹏喜欢吃的菜,辛辛苦苦做了几个小时,可刘鹏刚吃了一口就呕吐起来,然后跑到书房躺下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走出家门,进了一家餐馆,点了几样普通的小菜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这一幕被悄悄尾随而至的彭英看在眼里,她忍不住进去质问:难道我精心做的午餐比不上这些菜吗?


刘鹏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你那件事情,我就什么胃口也没有了,我只想呕吐....


彭英忍不住哭起来。


这样不尴不尬的日子过了三个多月。想想两人很久都没有夫妻生活了,这天,彭英洗完澡后,特意穿上新买的性感内衣,想通过亲热化解与刘鹏的矛盾。可刘鹏却一把将彭英推开,厌恶地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贱啊,一天到晚想着这样的龌龊事情!

  

彭英委屈地问:我们可是夫妻啊,难道这也叫龌龊吗?


刘鹏沉默了一会,闷声吐出:我没有兴趣!


彭英:你以前根本不是这样,为什么现在成了这样子呢?


刘鹏: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刘鹏故意把『以前』和『现在』几个字说得很重,分明是在告诉彭英:一切都因为那次强奸,因为那个安全套而发生了改变!


两人依然维持着夫妻之名,从不打架,但他们却从不同床,不同行,不同桌吃饭,关系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2007年九月底,彭英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用刀片在自己的左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幸亏彭英的邻居发现及时,她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又回来了。


妻子的自杀,让刘鹏心里有了一丝震撼。说实话,他并不是一个不讲感情的人,他对妻子还是有爱的,他只是迈不过心里那个坎儿。中文系毕业的他,受中国传统思想影响很深,他无法理解妻子的行为,无法释怀心中的反感,也就无法像以前那样与妻子愉悦地生活。


此后,他尽可能拉近与妻子的距离,但这种拉近更让彭英难受:逛街时,他一路埋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就像个木偶;同床的时候,他虽不再拒绝,却要求彭英事前用沐浴露甚至消毒液将身体清洗干净,而且他要戴上两个安全套;一起吃饭,他要求必须用公筷,有一次,彭英吃菜时忘记用公筷了,刘鹏竟然不再吃那道菜了....


彭英不止一次伤心地问:我有那么脏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刺激我呢?


刘鹏却严肃地说:那你要我怎么样?我也想好好地和你过日子,可一想到你拿安全套给强奸犯的事,我就恶心到了极点,我真的做不到平静....


与此同时,刘鹏收集了许多有关烈女的碟片,只要彭英一回家,他就播放这些碟片,每次播到女性与坏人搏斗的镜头时,他就故意说:我们这个社会多么需要这样的烈女啊!


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彭英却觉得比利刃刺心还痛。


让彭英伤心的远不止这些。一天晚上,彭英在睡梦中感觉全身炙热,醒来后她惊讶地发现刘鹏正举着一盏强光灯对着她下身照射。彭英感到莫名其妙,刘鹏却认真地说:高温可以杀菌,我是为你好。


彭英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为什么在丈夫的眼里,她竟是那么肮脏呢?



  

我不认为那是强奸,那是她淫荡下贱的表现。


刘鹏虽然极度反感妻子,可他并没有想过抛弃妻子,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延续自己的『平静』。但就是这份『平静』,让渴望温情的彭英痛苦万分,她宁愿丈夫将她痛打一顿,也不愿忍受这样的冷暴力。


2008年二月,忍无可忍的彭英提出了离婚。出乎她意料的是,刘鹏坚决不同意: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我都没说离婚,现在你竟然要和我离婚?如果我们离婚了,你知道别人会怎么说?我告诉你,到时什么议论都会有。总之我是绝对不同意离婚的,如果你坚持要离婚,我就不活了!


刘鹏竟然以死相威胁,这是彭英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只好暂时放弃了离婚的念头。


要命的是,彭英提过离婚后,刘鹏对妻子的印象越发恶劣了,他觉得彭英不但淫荡无耻,而且无情,他自己都说不出离婚两个字,而作为『过错方』的她竟然那么理直气壮地提离婚!他心里的憋屈和郁闷到了极点。


四月的一天,刘鹏的一个老朋友从深圳来长沙出差,三人一起喝茶时,刘鹏突然把彭英给强奸犯安全套的事情讲了出来,然后问老朋友:她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做对了,你来评评看,面对强奸犯,究竟是应该拼命反抗,还是像她那样顺从....


老朋友觉得异常尴尬,赶紧转换话题:别,别说这个,聊别的!


可刘鹏却得理不饶人一般,继续说:怎么能那样呢?那样的行为只有十分淫贱的人才做得出啊!要是每个女人都那样,那世界上就没强奸了,只有通奸....


刘鹏还是要说下去,彭英已经哭着跑出去了。


老朋友忍不住指责刘鹏:她是你老婆啊,她被伤害了,你应该多安慰她,让她从那阴影中走出来,怎么能这样伤害她呢?


可刘鹏却说:我不认为那是强奸,我认为那是她淫荡下贱的表现,她那样做,是对我这个丈夫的一种伤害,就算她有痛苦,但她的痛苦根本无法和我的痛苦相比。你知道这一年多来我有多痛苦吗?我一想起她的行为,我就郁闷得想杀人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原本活泼开朗的彭英变得心事重重,沉默寡言,她不但在工作上经常犯错误,而且好几次骑车上下班时都因恍惚而摔倒在路上,有一次差点连命也丢了。她多次去做刘鹏的工作,希望他换一种方式对她,刘鹏偶尔也能改变一下自己的言行,但更多的时候,他却延续着对彭英的伤害。


刘鹏有个学生毕业后做了记者,七月29日这晚,那学生请刘鹏吃饭,两人闲聊起工作上的事,那学生无意中讲了这么一件事:一个卖淫女下班回家的时候,遭遇强奸犯,可卖淫女拼命反抗,用刀将坏人刺死,最后因防卫过当被判刑。他去采访的时候,问卖淫女,既然你平时可以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为什么面对强奸犯却宁死不从呢?卖淫女说:强奸犯根本不算男人,我再贱也不会和他们发生关系。


这个故事深深地印在刘鹏的脑子里,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妻子连卖淫女都不如。回家后,他有意把这个故事讲给彭英听,之后说了一句:你真的要向人家学习啊!


整整一个晚上,彭英怎么也无法睡着,回想起这一年多来丈夫带给自己的伤害和打击,她感到一阵阵心寒和绝望,她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她渴望解脱....


七月30日清晨,当刘鹏还没醒来的时候,彭英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然后穿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套裙子,从五楼跳了下去。


也许是上天怜悯彭英,她跌落的地方是一片花丛。彭英被迅速送往医院救治,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天后,她再次脱离了生命危险。


虽然被抢救过来了,但彭英依然满怀绝望,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再次享受到生活中的阳光?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

未成年人禁止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