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摆脱过敏症?——一种前沿疗法 可让你彻底脱敏

<- 分享“美国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2 美国资讯


扎卡里(Zachary Wolkoff)只有1岁时,他因满身的荨麻疹,多次进出曼哈顿急救室,没有人能找出致病原因。他的母亲斯蒂芬妮(Stephanie Winston Wolkoff)护理他特别用心,所以似乎不可能是食物引起的过敏反应。一位医生揭开谜底。“我们吃了坚果,当我们触摸他时,手上的坚果油会引起他过敏。”斯蒂芬妮说。

  ■侨报黄子园编译报道

 

 

  当扎卡里长大了一些,哪怕一丁点坚果——甚至只是用切过花生酱三明治的刀切他的食物——都会导致他过敏,使他呼吸困难。他约两岁时,斯蒂芬妮定了一份外卖,叮嘱不要用花生油。当外卖送到后,扎卡里从妈妈的盘子里抓了一根薯条,并咬了一小口。过后,斯蒂芬妮将他放入婴儿床,几分钟后,她再次来看他。“当我走到那里,他的脸已经肿得变形了。”斯蒂芬妮说。她用毯子包著扎卡里,飞奔送他去急救中心。在那里,医生给他注射了肾上腺素,救了他的命。

  扎卡里活了下来,但他接下来的12年时间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他很少出去吃饭,很少和朋友们玩,生活只剩下孤独。

  事实上,有成千上万类似扎卡里的案例。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有40%的人口对某种物质过敏。仅在美国,有1800万人对花粉过敏,1700万人对食物过敏。在21岁以下的青少年中,有1/12的人对食物过敏,这令医生、父母和学校担忧不已。

  所有过敏原中,牛奶、鸡蛋、花生、坚果、小麦和海鲜等占90%,其他还有金属、昆虫、花粉、青霉素等。这些物质一旦引起过敏,症状一般包括红疹、肿胀、喘息、胸闷、呕吐和腹泻等(花粉过敏会导致人流泪、眼睛刺痛)。对倒霉的人来说,过敏会引发致命性反应,如过敏性休克,它会导致气道变狭窄,使人呼吸困难。引起这种症状的罪魁祸首通常是坚果、花生、海鲜、青霉素和蜜蜂叮咬等。

  过敏让死亡如影随形

  像扎卡里这样的孩子只有一种办法应对过敏:严格避免接触过敏原,随时准备一支肾上腺素EpiPen(自动注射器),这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救命的方法。这意味著只要食品包装上写明“在有坚果的工厂生产”字样,扎卡里都不能碰。他还要警惕各种交叉感染,比如他不能碰通用的烹饪用具和曾冰冻过花生酱味道的冰冻酸奶机等。

  扎卡里对食物极度恐惧。他从不与朋友分享冰淇淋,并错过了所有的棒球比赛(花生无处不在),不能去电影院(爆米花有时用花生油炸制)和乘坐飞机(花生是流行的小吃)。“度假是一场噩梦。”斯蒂芬妮说:“每次乘坐飞机,我担心其他人会吃坚果。”她要提醒空乘人员广播提醒乘客关于扎卡里的特殊情况,还要他们提前擦洗坐椅、餐盘,甚至是洗手间的门。

  201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近40%的对食物过敏的孩子至少经历过一次严重的过敏性休克。每4分钟,就有一名儿童因为食物过敏而被送至急诊室。对于有过敏症的家庭来说,对死亡的恐惧如影随形。因为过敏反应发生的很迅速,有时就算使用EpiPen也未必有效。乔吉(Natalie Giorgi)3岁时对花生有轻微的过敏反应,这之后就再没发生过类似的症状,直到她13岁那年,在一个聚会上吃了一个含有花生酱的米糕。20分钟后,她开始呕吐,呼吸困难。她的父亲给她注射了两支Epipen,但为时已晚,她去世了。

  纳迪奥(Kari Nadeau)博士是斯坦福医学院露西拉·帕卡德儿童医院(Lucile Packard Children’s Hospital)的副教授,她也是扎卡里的主治医生。她表示,只有55%到60%的有过敏症的人会一直携带EpiPen。她建议每个家庭都要准备两支EpiPen,因为过敏反应是不可预测的。即便是免疫球蛋白E(IgE)测试或皮肤测试都确定你对某物质不过敏,但并不意味著你不会有轻微的过敏反应。

 

 

  为什么过敏  一直是个谜

  人类为什么会过敏一直是个迷。科学家只是了解到,无论过敏原是什么,所有过敏的原始机制是与人体的免疫系统有关,当过敏原通过皮肤、鼻腔等途径进入人体后,会与人体免疫球蛋白E结合,释放引起发炎的化学物质。

  许多数据显示,遗传基因会增加孩子的过敏风险:如果父母或兄弟姐妹中有一人有任何形式的过敏(即使是花粉热),这个孩子过敏的几率比其他孩子要高出65%。

  科学家们普遍认可的一种假设是,环境对人体的改变是近些年过敏升级的原因。纽约市西奈山医院谢斐食物过敏研究所(Jaffe Food Allergy Institute)西切尔(Sicherer)博士表示,孩子们已不像从前那样多的在外面玩耍,较少接触阳光和维生素D,导致免疫功能下降。还有就是大量使用抗菌肥皂和抗生素,这会杀死人体的有益菌。使免疫系统很难抵御各种病菌的侵袭。当然,这种假设并不能解释一切,因为即使在一些不卫生的非洲国家,过敏症也在崛起。

  另一种假设是,剖腹产的盛行是过敏症升级的另一个潜在因素,由于剖腹产比阴道分娩更无菌。剖腹产分娩的孩子没有得到来自母亲产道的菌群保护。“孩子一生的免疫系统在出生时建立。”北卡罗来纳州儿童医院儿科主席博克斯(Wesley Burks)支持这个观点。

  一个颇具争议的观点来自于顶尖免疫学家梅德兹塔夫(Ruslan Medzhitov)。他不认为过敏对人体有害,过敏实际是身体排斥外来病菌侵袭的应激反应。他认为过敏如同疼痛,普通的疼痛对人体有好处,太痛才会对人有害。他希望人们不要将过敏当成一种疾病。“你打喷嚏是为了保护你自己,只是你不喜欢这种方式而已。”

  前沿的脱敏治疗 获科技大佬青睐

  2012年,斯蒂芬妮听说了纳迪奥的OIT治疗实验。这是一种训练免疫系统对过敏原不再过度反应的疗法——病人摄入小剂量的过敏食物,并不断增加剂量,直到他/她对它不再产生反应。该实验将OIT与治疗哮喘的强效药Xolair(它可否用于过敏症,目前正在接受审核)结合使用。大量临床试验表明,80%的患者最终能脱敏。斯蒂芬妮对这个实验很感兴趣,她劝儿子扎卡里尝试这个实验。

  2014年1月6日,扎卡里飞往加州,开始接受OIT治疗。开始时,仅仅5毫克的过敏食物就会导致他的嘴唇肿胀,肚子疼,为了抵抗这些过敏反应,医生给他注射了Xolair。此后,每隔两周,扎卡里需返回加州一次,在医生的检测下增加25%的过敏原摄入量。确认没有异常后,他便会返回家中,按照这个剂量每晚服用。

  在纳迪奥治疗过的700例病患中,扎卡里是经历最痛苦的一个。他经常需要花数小时的时间说服自己服用这些药,这些过敏原会让他的肚子疼,全身肿胀。但治疗很快出现成效,2014年8月末,他的测试报告显示,他不再过敏了。尽管如此,纳迪奥依然建议扎卡里坚持食用坚果,确保效果更持久。她还建议扎卡里坚持携带EpiPen,因为该疗法的长期效果还无法预料。

  纳迪奥的OIT治疗成功使她获得了举世关注。2015年1月,科技怪才西恩·帕克(Sean Parker,脸书前CEO),承诺两年内投资2400万资助纳迪奥继续她的研究,西恩·帕克患有严重的食物过敏症。亚马逊总裁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也资助了纳迪奥225万元。

  OIT治疗并非没有争议。许多科学家认为对这项疗法还不成熟。它目前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距离被FDA批准,至少需要5年时间。显然,没有医生监督,患者不应该尝试这种治疗。

  尽管如此,对扎卡里而言,这项疗法已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他可以去打保龄球了,可以去电影院、乘坐飞机,可以和朋友们外出玩耍了。当然,最开心的人是他的妈妈。她说:“这些年,我们第一次能深深的喘口气了。”

 

 

  预防孩子过敏父母应该怎么做?

  避免孩子过敏,母亲怀孕期间的饮食以及孩子出生头几年的饮食至关重要。母亲肠道中的微量细菌进入胎盘,可教化孩子的免疫系统。怀孕时,准妈妈应该多吃健康的食物,包括鱼、水果、蔬菜等,确保获得足够的维生素D和钙;少吃快餐、糖和饱和脂肪。专家告诉准妈妈,正常吃花生和坚果,尤其是怀孕3个月的时候,宝宝的免疫系统正在形成。

  至于喂养孩子,母乳喂养6个月被认为能避免孩子过敏。此外,需要有多样化的饮食。有证据表明,孩子6个月前食用稻谷和玉米会增加过敏风险,9个月前食用鸡蛋、小麦和鱼能降低过敏风险。一项惊人的研究发现,在孩子4-11个月大时,喂养他们花生食物,可避免花生过敏。这项研究还发现所有服用花生的儿童,甚至是那些对花生有轻微过敏反应的儿童,5岁时患有过敏症的比例,比完全不吃花生的儿童低(在食用花生前,婴儿应该在4-8个月大时做皮肤点刺试验)。另一项研究表明,对3岁以下的幼儿进行花生OIT治疗最有效。经过该疗法治疗的幼儿,成功击退过敏症的比例为97%。

  延伸阅读

  一个“怪胎”的亲身试验

  他治愈了花粉过敏

  克里斯琴(Thomas Blomseth Christiansen)绝对是个“怪胎”。他相信记录生活细节能产生巨大的效益。过去5年,他一直在记录他的日常生活,从走路到打喷嚏,事无巨细。他现在拥有超过10万个数据,他通过分析这些数据,来改善他的健康,这让他几乎摆脱了花粉过敏。

  据Quartz网报道,和世界上数百万人一样,克里斯琴患有花粉过敏,他靠过敏药缓解症状,但这有副作用,会让他嗜睡,甚至伴有湿疹和一些肠道问题。于是,他决定自己来解决问题。

  在开始行动之前,作为一名软件程序员的他开发了一个应用程序Mymee,这使得他能很容易地在手机上记录数据。他跟踪自己的饮食、睡眠、喝的饮料、打喷嚏、营养品、疲劳水平、腰围以及其他生活细节。他希望运用这些数据做实验,看调整生活方式是否有助于改善他的健康。

  他的实验从2011年开始,数据清楚地表明那时他患有花粉过敏:几乎所有的打喷嚏都发生在夏天,此时花粉浓度最高。在此之前,他戒酒,还放弃了一些他怀疑使他的症状恶化的食物。因为这些决定并没有科学依据。因此,2012年,他决定再吃回这些食物,来印证自己的怀疑。

  2012年的数据显示:这些食物确实使他的过敏症更严重了。他打喷嚏的次数翻了一番,即使没有药物,他仍感到昏昏欲睡。于是2013年,他又恢复到严格的饮食。效果很明显,那一年他打喷嚏的次数降到了2011年以前的水平。

  他从收集的数据中发现了意想不到的蛛丝马迹。例如,他注意到,花粉季,打喷嚏总是扎堆出现,而不是在花粉季均匀地分布。他认为这是身体试图尽快驱逐花粉的反应。

  这一发现让他获得灵感,他决定开始治疗自己的过敏症,即减少接触花粉,提高抵抗力:他开始用盐水冲洗鼻腔,这保证他的鼻腔畅通,没有堆积花粉;因为他还跟踪了自己打喷嚏的位置,他发现,在美国,过敏反应没那么严重,而他在丹麦的家,是让他的症状最为糟糕的地方。于是他卖掉了公寓,买了个新家。此外,除了放弃某些食物,他还放弃喝饮用水(有证据表明水化水平会影响粘膜免疫力)。

  一切改变带来了巨大的影响。2015年,花粉季过去后,克里斯琴只打了225个喷嚏,这个数量是他2012年的1/4。如今,他42岁了,感觉比10年前更健康。去年夏天,他平生第一次给他的父母的房子剪草,一次喷嚏都没打。

  虽然克里斯琴只是个个案,但已有科学证明为什么他能取得成功:“这家伙是在进行免疫治疗。”伍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orcester)微生物学教授肯尼迪(Roy Kennedy)说。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