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加州霸凌案中国男生来自狱中的问答

<- 分享“轻松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轻松加拿大



2012年,15岁的章鑫磊在父母的安排下离开出生成长的深圳去往美国。在洛杉矶,他和一个墨西哥移民家庭同住,并在当地高中就读。他整日和一群中国同学混在一起,打起电脑游戏无人能敌,但英语却总是学不好。最近几个月,19岁的他被关在一个中途监狱——加利福尼亚州克恩县(Kern County)的沃斯科州立监狱(Wasco State Prison),经过评估他等待被转移到最终的监狱服完刑期。2015年3月他卷入了一场多位中国同学参与的霸凌事件,因为在其中协助了当时的女友翟云瑶——他开车并去取了后来用来剪掉受害人头发的剪刀——而被判6年监禁。而翟云瑶因为组织这次攻击而被判13年,另有一女生被判10年。

纽约时报:你觉得你惹上这样的麻烦、进了监狱,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你被独自一人留在美国,因为你是一个“降落伞儿童”吗?你觉得谁要对此承担责任?


章鑫磊: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不怪任何人。也许是我的错,因为我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但是我没有。我当时觉得,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想干什么都行。


纽约时报:你父亲在与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觉得许许多多的中国父母不多加考虑就忙着把孩子送去美国,这就像一场“大跃进”。你同意吗?


章鑫磊:我并不知道我爸爸想的具体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们从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纽约时报:他说他后悔送你去美国,他觉得自己应该为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你怎么想?


章鑫磊:我爸爸送我来美国因为他想要我拥有好的东西好的生活,但可能我那时候太小了,还不懂事。


纽约时报:你有没有过“美国梦”,是什么?


章鑫磊:我到美国的时候是15岁,对未来没有什么梦想。


纽约时报: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你希望离开监狱之后做什么?


章鑫磊: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尽快出去,然后尽我最大的努力[生活]。


纽约时报:你觉得你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你的女朋友翟云瑶?


章鑫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你后悔和她在一起吗?你还和她保持联系吗?


章鑫磊: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不责怪任何人。我被关起来以后,就没有再和她联系过


纽约时报:在经历过法院的审理之后,你对美国的司法体系有什么样的印象?你觉得判决是不是太重了?


章鑫磊:我觉得,对于我所做的事情来说,这时间太长了……这是我的感觉。在和监狱里的其他人聊过之后。

我尽量多和人聊天,来提高我的英语。自从被关起来以后,我对这个体系有了很多的了解。


纽约时报:你从这次的经历里学到了什么?你觉得你当时做什么可以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于一些计划赴美求学的青少年,你有什么想说的?


章鑫磊: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阻止他们对那个女孩那么做……这个问题很难……我会告诉那些学生,别干坏事,做好事。


纽约时报:对于那些批评你的中国网民,你有什么想说的?


章鑫磊:当时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一些人对我很生气,但是他们不了解所有的事实,他们并不知道我干了什么。


纽约时报:你在美国监狱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在哪一个区域,条件怎么样?其他的狱友都是什么样的人?你在那里有朋友吗?碰到什么麻烦吗?


章鑫磊:我被关在自己的牢房里,整天困在这里,我想在监狱里学习一些课程,但是这些课经常会取消。我跟其他狱友关系还可以,我尊重他们,我没什么问题。伙食有时候相当不错,但其他时候就不怎么样……这里吃不到中餐。


我一个人关在一个小牢房里……虽然有一个小窗户,但是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只有吃饭的时候或者有访客的时候,我可以离开我的牢房。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多数时间我读读报纸、给家里人写信,我也在牢房里锻炼,多数时间做做俯卧撑。

  

纽约时报:狱警对你好吗?


章鑫磊:我和狱警关系挺好,他们尊重你……这里只有几个亚洲人……所以我有一些课程是和黑人狱友一起做的。


这里的监狱告诉我,我很快就会被转移到最终的监狱……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网站: easyca.ca 
联系: info@easyca.ca
广告 | 微信代管 | 活动策划
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