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加起来100岁的直男导演,拍出了一部女性视角的《欢乐颂》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邵登 编辑/邓佳)


生活虽然遍地荆棘,我们依然高歌着前进。


在腾讯视频和东方卫视热播了近一个月的《欢乐颂》终于落下大幕。喧嚣过后,我们再回过头想想这个2016年的现象级大剧,如果沿用传统现代都市爱情题材的思维习惯来看它,你会发现对剧情走向的判断随时都可能遭遇打脸。


这不是一部沿袭正午阳光直男癌式审美的作品,前4集,《欢乐颂》的剧情都在围绕5个女生展开,有评论着急的认为《欢乐颂》会像《琅琊榜》一样鲜有男女情爱,着力点只是从兄弟情转变为姐妹情。可随后奇点出现了,对安迪的追求热烈而持久,“谣言”不攻自破;再看了几集,又有评论认为这还是一部缺乏荷尔蒙的“性冷淡”剧,但在不久后,曲筱绡和赵启平从认识到滚床单之前,仅见了三次面。



《欢乐颂》五条线索并行,除奇点之外的男主角,戏份在十集后才纷纷展开,如果说《太阳的后裔》的前两集改变了所有观众对韩剧“情感拖沓”的固有印象,那么《欢乐颂》这些反传统的剧情设置,也是对国产现代剧编剧模式的一次颠覆。


从各个角度来看,《欢乐颂》都不像拍出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的正午阳光所为:女性意识强烈,细节生动有趣,纯爷们儿导演孔笙、简川訸竟然也能玩转这些?《欢乐颂》又是如何做到还原原著和自我审美的统一?腾讯娱乐的记者为此专访了《欢乐颂》的导演简川訸、编剧袁子弹。


历史剧导演、编剧“碰撞”出的现代剧


拍摄了《智者无敌》、《王大花的革命生涯》的导演简川訸以历史、战争题材见长,《欢乐颂》的另一位导演孔笙此前的作品《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观众更是熟悉,这两位导演都极少接触现代题材。


制片人侯鸿亮很早便“囤”下了《欢乐颂》这部小说的改编版权,在经侯鸿亮的推荐读了《欢乐颂》的原著及剧本后,简川訸认为这个故事的气质,决定了它会不同于一般现代题材:“首先从故事上,我们觉得好玩儿,有意思,它是比较现代感的职业女性题材,不像一般现代戏的婆媳之间、家庭情感危机,我觉得那样的戏现在拍得有点多了,《欢乐颂》的题材首先让我们觉得耳目一新。”




编剧袁子弹是第一次与正午阳光合作。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袁子弹此前涉猎的同样多是重大历史题材,电视剧《国歌》、《东山学堂》都出自她的笔下,是国内少有的擅长历史题材的女编剧。


与正午阳光团队的审美观不谋而合,袁子弹也不希望将女性剧的主旨框在爱情和家长里短中,在和制片人侯鸿亮沟通后,双方确认了《欢乐颂》的主要方向——通过五个女孩子各自的生活和交集,构成的中国女性众生相:“其实是当代女性,都市女性的一个断面。以前中国都市剧大部分流于两种,一个就是纯偶像,没有太多现实内容,一个就是婆媳剧,我们都不是太喜欢。”


创作会上,邀请了十余名女性探讨方向


毕竟都是第一次,导演简川訸和孔笙不是没有过怀疑《欢乐颂》的立意。


简川訸说,在开拍前,导演组邀请了十余位职场女性进行了长时间的研讨。这么做的一层用意是导演组想更多地站在女性的角度,来思考这个作品怎样才能创作得更饱满一些。另一层用意,是探讨拍摄这样一个题材的意义。


编剧袁子弹就是研讨会里十余位女性中的一员。在她看来,资历深厚的导演孔笙、简川訸对于《欢乐颂》的艺术创作十拿九稳,唯一存在不确定的,就是拍摄这样一个题材的意义为何。


“孔导、简导之前拍的多是厚重的历史题材,像《欢乐颂》这种五个女孩的故事,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觉得他们是在找这样一个立脚点。导演特别想知道我们愿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戏,如果愿意看,你到底想从这部戏中看到什么。”




那次会议之后,导演和十余位女性达成了这样的共识:“首先是确定了这个剧的意义所在,当时我们提到几点:一个是中国在往都市化演进的进程中,出现新的都市、新的都市女性和新的都市人群,这样的过程是(之前的都市题材)完全没有被表达出来的,平时我们在都市剧中看到的很多人物,并不像我们生活中的人物,但在《欢乐颂》中看到的就是这样贴地的角色,有这么多的代入感,所以导演一直说,我们这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就是因为我们几乎把生活的边边角角,都塞进了这部戏里面。”


袁子弹说,制片人侯鸿亮多次提到《欢乐颂》的主打宣传语——生活虽然遍地荆棘,我们依然高歌着前进。这句话,正能代表《欢乐颂》所要体现的核心。



一开始,导演就没准备融入男性思维


无论手撕渣男的狠,还是对各种女性心理的到位描写,《欢乐颂》简直是一部女性社交礼仪的说明书。


简川訸称,在拍摄的过程中,他和孔笙导演必然会以男性思维的角度来做一些调整,但调整并不会很大,他把自己和孔笙导演联合执导,诠释这个由女性作家写的小说、女性编剧改编的剧本称之为“阴阳调和”,这绝非男性思维对女性题材的侵略:“至少《欢乐颂》小说的粉丝看完以后应该觉得是忠于原著的,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就把它的味道拍出来,不然就会变成另外一部东西。”


简川訸称,他曾和孔笙导演开玩笑称,两个加起来一百岁的导演,想要完成这一切还真是要想想办法。


《欢乐颂》的故事核是个“乌托邦”


导演团队首先确立了两个关键点,一是剧情要符合现实,二是风格要明亮、温暖。


这个基调是作为剧的《欢乐颂》与原著存在差异的地方。编剧袁子弹告诉记者,比起电视剧里呈现的,原著中展示的职场、人际关系要更加冷峻,甚至残酷,此外,原著中强调的阶层意识,在剧中也被刻意削弱了,22楼5个女生之间的关系,也比原著更和谐。



导演简川訸强调,最初看到《欢乐颂》这部作品时就是被剧中传递的正能量和励志元素打动,因此这个基调不能改变。


在追剧时有观众认为,在这个邻里之间几乎互不往来的时代,欢乐颂小区22楼的5位女生似乎过从甚密,她们彼此间相互着想、相互帮扶的关系也太理想化了。简川訸则表示,这样的邻里关系在现在的我们看来,确实像是乌托邦式的存在,但不可否认我们的社会中曾经存在过这样的人际关系:“我们小的时候,邻里之间就是这样相互帮助,只是随着现在社会、经济的发展,包括网络的出现,慢慢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少了,恰恰《欢乐颂》这个作品的故事和结构赋予了这样的承载量,所以我们也想尝试着呼唤人与人之间传统关系的回归。”


着力于体现女性之间的微妙性


话说回来,22楼真有和谐到不可思议吗?也不然。


樊胜美和曲筱绡的关系是编剧袁子弹着重刻画的,这两个久经社会洗礼的“老司机”,既相互懂得和欣赏,又因为能轻松感知对方的“气息”而讨厌彼此。



袁子弹非常喜欢第一集中曲筱绡和樊胜美包包“撞款”那场戏,在袁子弹看来,背正版包的曲筱绡和拿A货的樊胜美在那一刻表现出的神态是非常典型的女性视角,但起初孔笙导演有些怀疑观众的理解力:“他担心观众能不能理解这种很微妙的情感,当时现场有一些女生在,大家都说:太能理解了,简直是一搭眼就明白,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女性场景。”


在整部剧的人物关系中,袁子弹都很强调这五个女孩子之间关系的微妙性,在她看来,女生的情感更加复杂和细腻,思维方式也与男性的直线思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曲线性。



包括樊胜美处理下水道急于撇清关系,以及从一开始就极力阻止邱莹莹与白主管恋情的发展,袁子弹认为这些都是纯女性化的手段,“包括她去提点周围人的那种方法,处理矛盾的方式,都是纯女性化的,男性是很少会这样拐弯抹角去处理问题的,所以我觉得《欢乐颂》就是一个女性剧特有的风格。”


五线并行提供多重视角 不刻意制造矛盾


女人心海底针。《欢乐颂》集中表现五个女性角色,所涉及的层次必然更加丰富。


导演简川訸介绍,剧中的五个女性,几乎涵盖了我们身边各类职业女性的特点,几乎每个观众都能通过这些角色找到身边朋友的影子,这种共性就让观众在观剧时产生了交流感,更有趣味。


在袁子弹看来,《欢乐颂》有意识的提供了五个截然不同的视角,为观众展现不同性格、教育背景、不同立场的人看待同一件事情的方式,2202下水道漏水殃及楼下住客的那场戏,是体现每个女孩子性格、处事方式以及对彼此看法的高潮戏份。



“樊胜美第一个想到的是怎么推卸责任,邱莹莹是没主见的,首先听了樊胜美的,但正因为她是一个直爽的女孩,事情过了之后,她想着不对,又觉得是可以通过客气地和别人商量来解决,但是樊姐一怂恿,她又变了。安迪是典型的上位者思维,她认为这件事情既应该解决、又应该承担责任,所以她就会觉得樊胜美处置不当。关雎尔是最弱的,三观又很正,她第一时间想的是‘我错了,我去道歉。’但林师兄就比她圆滑得多,因为出社会很多年了。



我们希望能够提供多重化的视角,让大家看到一个事情的方方面面,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价值观的展现。”


在接到改编剧本任务的最初,袁子弹曾和侯鸿亮、孔笙、简川訸导演商讨过常规的方式进行改写,即将五条线砍掉一两条线,再将两条变成副线,集中到一、两条线上,把矛盾、冲突加强。但最后,大家还是冒险地选择追求最初的主旨,即通过各种生活的断面写活这几个都市女性,放弃人为刻意制造矛盾的专业性手法,“希望它更有质感,而不是只是有矛盾。”


直男导演们着力刻画真实的生活场景


不要以为在这样一部主打女性的剧里,男性思维就边缘化了。直男导演这样在剧中展现他们的存在感。


袁子弹认为,导演不仅完美地展现了剧本的意图,经由影像呈现后的故事,很多地方的精彩程度超过了剧本。“比如关关和邱莹莹QQ聊天的那场戏,邱莹莹原本和关关约了饭,但在和白主管有约后‘抛弃’了关关,邱莹莹在屏幕上打出了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大概有几十个,这种非常小女生的细节,导演观察得非常细,恰恰因为导演是男性,所以他们特别观察了身边的女性,所以反而非常的细腻和出彩。”



导演的“野心”不止于此,《欢乐颂》中有大量吃饭的场景以及大量上海绝美夜景的展现。剧中还有一场戏,曲筱绡向外国人介绍上海的美食,“为什么像韩国、日本的都市剧能够宣传它的文化,我们这么优秀的中国饮食文化,这么漂亮的城市,我们为什么不能够通过影视去去好好的表现。为什么我们的城市不能像美剧里面,像纽约拍那么漂亮呢,我们希望这些内容能够让大家感受到中国都市化进程后人的生存状态,包括整个中国的新的都市文化氛围。”


相关阅读:


7种不同女性眼中的《欢乐颂》,亮点与槽点齐飞


我们看完剧翻烂原著做了《欢乐颂2》终极猜想,五美继续被虐关关要变大Boss了


《欢乐颂》旁白为毛是老干部式,采访导演给观众讨说法


采访《欢乐颂》处女座剧组真正幕后,与《琅琊榜》并不是一个团队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欢乐颂》大结局,"安包CP"第二季再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