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裆裤现象:被绑架的中国小孩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走遍美国




作者/粒粒      授权发布 

无数中国小孩,一生都是为他人而活, 从未真正追随过自己的内心。他的这种能力,先被家庭扼杀,又被学校埋葬,最后的灰烬也在社会里消弭。



从女人排出的那个卵子,被男人那个最活跃的精子追到起,他一生的悲剧就开始了,这是有预谋的受精:和爱情无关,甚至和欲望无关,有关的是家统大业,是传宗接代,是祖辈父辈的唯一精神寄托。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巨大的压力与众目期待之下,受精卵开始了漫长而负重的一生。即使还未成型,它即将被绑架的一生就可以预见,无处可逃。




小孩在众人的笑声中啼哭落地,一切似乎预示着羞辱的开始,接下来几年,他都要穿着露着生殖器的开裆裤。 没有谁考虑过小孩的尊严,开裆裤只是为了节约大人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有的男孩已经超过三岁,仍旧露着前门的小鸡鸡,这似乎是门楣的荣耀象征,大人完全不想那也是一个人的私处,或许,小孩,根本不算是一个有羞耻感的人。露着就露着吧, 偶尔碰到个年纪也不算轻的街坊邻居,恶作剧地去揪一下男孩的小鸡鸡,在小孩的无邪眼神里邪恶地哈哈大笑。MJ当年曾被指控娈童罪,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触摸过小男孩的生殖器。 这是一种病态的猥亵, 而可悲的是所有人都是无动于衷的帮凶,置若罔闻, 好似孩子就是个玩意儿,玩意儿怎么会有人的尊严。 可怜的中国小孩, 从出生起就不被当人看,然而, 成年人也是穿着开裆裤长大的, 又怎会明白人真正的含义。


后来,小孩在大人们的殷殷期待下跨进校门,开始了人生另一场漫长的炼狱与精神绑架。他被塞进一个狭小闭塞且牢固的框架里, 除了被要求听话以外,就是格式化地抄写,背诵,和歌颂。 他不允许有自己的思想,也被限制好奇与创新。日复一日,如同复印机打出来的纸一样,千万个小孩都会背一模一样的课文,唱一种形式的祖国赞歌。小孩要坐端正,要举手,要排队,要报告,要背重点,要总结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至于小孩自己的思想? 那完全不被看重, 因为试卷上不会出现。分数,才是学业的目的,至于真正学了什么,读到了多少书,没有人关心。就这样,小孩的眼神越来越浑浊,思想越来越死板, 嫉妒心和自卑心越来越强,越来越不敢说真话。他可能会考进大学,却从来没有获得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无法独立生活, 他虽然早已经脱下开裆裤,却依旧需要妈妈给自己洗内裤。




小孩还是小孩,从未长大成人,除了身体变高,肤色变暗,嘴上冒出来胡须,不再好奇,不再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期待以外。 他活着的最高信仰就是: 钱或势。 这是令自己扬眉吐气,为所欲为,不再做孙子的唯一途径。 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夫妻不必团聚,孩子无需陪伴, 只要有利益的事情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干,哪怕是毒害他人的产品,也可以制造。这又有什么稀奇,自己从没有被教养过做一个真正的人, 小孩又怎么会把他人放在心上。钱,才是至高无上的真理,哪怕把灵魂出卖给恶魔。


小孩按步骤结婚,为了父母再生个小孩。 关于爱护妻子和照顾小孩,他都不屑,也好像和他无关。婚姻无关神圣,只是走个形式,人人都有的形式,他也要有。只要再生个小孩,他就算完成了父母交代的任务。之后, 他照样可以追寻自己的刺激和灯红酒绿,甚至更加肆无忌惮。


岁月无情,小孩年纪变大,回首过去,心中一片迷茫,除了期盼自己的小孩再生个小孩,他余留的人生没有其它意义。他不会再想起蹒跚学步的自己,也曾盯着枝头的鸟儿出神,也曾向往过天空的广阔。他不明白,这一生究竟发生过什么,不管有钱没钱,他就是笼子里的那只鸟,树桩上拴的那条狗。他从不叹息失望,因为现实安稳强过一生波折。况且,他还有望抱个孙子。




曾经,某台记者采访过陕西的放羊娃。


“ 你放羊为了啥?”

“ 挣钱。”

“挣钱为了啥?”

“讨媳妇。”

“讨媳妇为了啥?”

“ 生娃娃。”

“生娃娃为了啥?”

“放羊。”


听此,许多人哄然大笑,好像自己有多高明。岂不知,笑者中不乏被催婚生娃的,除了谋生的手段不同,大家过得都没什么新意: 重复前一代人的生活,活得与众不同就是不孝,罪大无比。


你若问我,小孩怎么是个男的? 我可以这样回答,在中国许多地方,小孩指的就是男孩。至于女孩,生出来连个小孩都算不上, 顶多被称作赔钱货。 她一般有两条路,一是有幸长大嫁人,成为生育小孩的工具;二是不幸夭折, 为一个男孩的出生让路。


这些,没有那么罕见,也并不是只会发生在文盲之中。受教育不等同于有素养,甚至,所谓的教育会成为某些人伪善的面具,更加无耻。


作者简介】粒粒,全职妈妈,自由撰稿人,现居美国田纳西州。养儿育女之余喜欢读书写字,自营公众号lamahenla,  文章皆为原创,主要涉及美国见闻,育儿体验,读书感想,家庭情感。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