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爱丽丝泉Uluru背包行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5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去Alice Springs 和看大石头也不算是心血来潮,一年前看到虎航的促销各种便宜,虽然并没有出行计划并且早就听说各种关于虎航糟糕的传闻,可是在是抵不住巨大机票折扣的诱惑,就想先订了机票,到时候去不去的再说,就算到时候改计划了也没损失多少钱。于是就订了悉尼到Alice Springs的往返86刀,另外还订了个60多刀的悉尼到墨尔本往返。结果墨尔本那个出行时间并不在周末,又因为LZ前一年的各种挥霍年假,背了一身的年假债,最终决定取消了三天二夜的计划,反正已经去过几次,下次要想到去了再找周末时间吧。至于Alice Springs,LZ早有想法要去看大石头领略下澳洲OUTBACK的风情,加上下次可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再淘到这么便宜的打折机票,最终下定决心要了unpaid leave一共花个六天去背包行(其实是七天,缘由后表。)


到了快要成行前的三周才开始做计划,这时无知的LZ才发现原来从Alice Springs到大石头原来居然还有那么几百公里,驾车也需5,6个小时,这才忙不迭地研究路线行程。本来计划全程自驾,可在订车的时候各种在OUTBACK遭遇迷路,高温,车抛锚的故事又浮现在LZ眼前,胆小的LZ安全起见最后还是订了个从Alice Springs出发去大石头的tour,至于租车只限于在Alice Springs的第一天。


Alice Springs的飞机是在星期四一大早,这期间虎航改过这趟班机的时间,虽说发了邮件通知了LZ,可因为各种虎航不靠谱的传闻,LZ还是有那么些担心。天还没亮LZ便早早地赶到了机场,一到机场便赶紧去看航班,所幸的是LZ没有遇上传闻中虎航临时取消航班的囧事。


3个小时左右来到了Alice Springs上空,透过飞机舷窗看着这片红土地,LZ不禁感叹这不就是一幅大自然绘就的aboriginal art吗




一下飞机,立马感受到OUTBACK苍蝇们的热情,劈头盖脑地就冲LZ迎面扑来,并且不离不弃地直到LZ坐上租的车为止。LZ坐在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的车内看着车外的苍蝇们心说你们这是给我下马威啊,哪晓得相比后面几天这几只苍蝇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为了省却查路的麻烦,LZ还多花了20块租了个GPS,后来发现其实根本不用。Alice Springs小镇上横竖就那么几条扳手指都数得过来的街道,转了几圈下来LZ已经了熟于心。GPS除了从机场去LZ住的hostel用了一次,后面就一直被搁置了。


计划是在Alice Springs住一晚,第二天就跟tour去Uluru三天两夜然后回Alice Springs再住一晚回悉尼。所以hostel预先只订了第一晚,又因为不清楚这个hostel的状况,为避免麻烦就订了个private双人间LZ自己住。进hostel check in,被告知到的太早,房间还没收拾完。于是又驾车出门先到镇上转一转熟悉下情况,顺便填个肚子。


来到town center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大街上都是三三两两无所事事或乘凉,或闲聊的土著们,LZ有一种回到了FIJI的错觉。先找到Coles买了些水果和饮用水,就近找了麦当劳解决了午饭,看时间还早就决定先去附近的ANZAC Hill。


驱车5分钟左右便到了ANZAC Hill,说是Hill其实叫小土丘更合适,不过因为Alice Springs所处本身基本上是一马平川,在ANZAC Hill上的Lookout就可以一览小镇全貌了。


ANZAC Hill Memorial




从ANZAC Hill 远眺Alice Springs小镇


待了一会实在是挡不住正午的烈日加上依旧热情的苍蝇们,LZ逃也似地驾车回hostel了。


Check in来到房间,hostel房间墙上各种旧电影海报的装饰



房间还算舒服,虽然共用外面的卫生间和淋浴,但房间内自带洗手台,刷牙洗脸基本可以在房内解决。Hostel总体来说还是不错,楼下围着泳池边是大片的common area,去边上hostel自带的酒吧买上一扎啤酒在common area上网聊天都可以,提供了一个大家交流认识新朋友的舒适氛围,LZ在Alice Springs的时间有80%以上是在这里打发的。


整顿完行李在床上小憩了一会看时间到了下午1点多,为了充分利用租来的车便决定去Alice Springs周边车程一小时之内的景点看看。查了下地图,几个trip advisor上推荐的景点基本都是从Alice Springs一直沿MacDonnell Ranges往西。


出门驾车来到最近的Alice Springs Telegraph Station Historical Reserve。


去电报站路上

建于1872年的这个电报站是当年从阿德雷德至达尔文的11个中继电报站之一,而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电报站关系到Alice Springs这座小镇的名称由来。电报站建于通常干涸的托德河床(Toodd River,以当时的南澳邮政部长Sir Charles Todd名字命名)的一处永久性水潭附近,水潭就以Sir Charles Todd的妻子Lady Alice Todd的名字命名,后来小镇就以Alice Springs为官方名字。


电报站门票10块,各种当时的主要建筑都还保存完好。









干涸的托德河



河床上的小花





试着走了一段,结果在一路数十只苍蝇围着LZ脑袋的狂轰滥炸下,不一会LZ就落荒而逃。回到小镇果断去旅行用品商店买了fly net,后来发现这是LZ这次旅行最明智的消费,保得LZ后来几天不至于被苍蝇们骚扰致死。


回到hostel后稍事休息下楼和新认识的朋友们喝酒聊天直到半夜。


第二天就要出发跟团去看大石头,订的是三天两夜的camping团。因为5点就出发,又是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起床下楼等pick up。等了半天,眼看一起等的其他小伙伴们都被领走了,LZ的车超过了时间还没来,LZ又是一阵急,其实最后也不过就迟了五分钟,唉,劳碌命啊。


一上车已经有半车的人了,本来担心因为tour的注意事项里说尽量少带行李因为有很多的hiking,而LZ光是相机脚架镜头加起来都5公斤不止了。结果一看,白担心了,有人连旅行箱都带上了… 一车的人里居然有小三分之一是台湾人,后来tour结束后基本都混得不错了,还得到了去台湾玩的邀请,看来今年或明年的Todo list上要加上台湾了,LZ表示一定准备好胃口要去海吃!


一路又接上了同团的其他团友,然后就一路向着大石头出发了。


车行至一半,一路除了灌木就是红土,除了红土就是草堆,大家正昏昏欲睡之际,忽然视线尽头出现了貌似大石头的身影,大家伙精神一振,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掏出相机一通狂拍。拍着拍着慢慢疑惑怎么看着和以往在电视上明信片里看到的Ayers Rock不太一样呢?这时我们的导游加司机加厨师加保姆发话了,其实这个不是那个最著名的大石头,这个其实是Mount Conner,这会到Ayers Rock还有大概一半路程,大家别心急,一会有个休息点大家可以尽情拍。


Mount Conner



继续行车终于远远地看到了真正的大石头,天空里没有一丝风,在大团大团悬挂在半空纹丝不动的棉花糖似的白云衬托下,远处的大石头显得不太真实,就好似谁在那里搭了一个巨大的电影背景。


来到了Uluru national park resort,在这里上来了四位澳洲大妈。大妈们来自昆州,一上车就活跃了车内的气氛,叽叽喳喳地就和所有人聊开了,整个车厢内立马变成学校春游的氛围。来到营地吃完午饭,导游回来说原定的宿营地边上来了个party团,晚上估计会很吵,决定换宿营地。大家领了各自宿营用的swag,铺好床垫打包完毕就上车继续往大石头开。


首先来到Uluru Kata Tjuta cultural centre,这里基本上就是一些关于aboriginal culture的介绍和展示,半小时后就跟着导游开始了绕着Uluru的tour,导游介绍出于尊重原住民的文化,尽量用Uluru而不是Ayers Rock来称呼,另外也不建议攀登。而给Uluru拍照也有限制,每个人手里的地图都明确标示出可以和不可以拍的区域。


整个tour持续4个小时左右,其中两个小时是围着石头的walking trail,其他就是听导游介绍土著文化和各种传说故事。


Uluru Walking Trail







然后驱车来到看日落的区域,早就有大批的旅游团在此处架起桌椅喝着香槟等着看日落了。

看完日落回到宿营地,第一次在毫无遮挡的漫天星空下入睡。


第二天因为要去大石头日出结果又是5点起。奇怪的是在外旅游的时候每天都只睡几个小时但一整天暴走爬山照样精神抖擞,在家上班每天睡足8小时还是老觉得睡眠不足,看来LZ的心已经玩野了。洗漱完收拾swag上车又往看日出的地点赶,一到那果不其然又是大片的旅游团已经在了,基本上要取个没有人的景是不可能的任务。可怜LZ举着个脚架跑过来奔过去的最后还是拍了一堆不忍目睹的废片,早知道还是老老实实待着看大石头在不同角度阳光下变幻的颜色多好。


LZ现在已经想不起来这天的早餐是怎么解决的,又或者我们根本就没吃早餐?只记得看完日出就是去爬Kata Tjuta。和大石头一样Kata Tjuta也是土著的圣地,只不过大石头是一大块,而这个是由36个圆形巨石组成。


远处看Kata Tjuta

然后就开始爬山,一边爬一边导游给讲解,包括地理的和土著的文化及各种传说。


围着听导游给上课



印象中这半天就是光爬山了,眼里所及的景色也都是像下面这样的,石头完了就是树,树完了就是石头



这次hiking的尽头,据说是宫崎骏风之谷的取材地之一


大家看看像不



中午回national park里的宿营地吃午饭,因为第二天要去kings canyan,就向晚上在kings creek station的宿营地出发。又是几个小时的车程,途中还看到了一群澳洲的野马brumby, brumby作为澳洲野马的名字的由来有好多说法,而据导游说其中一种说法是一匹叫brumby的马逃到了野外,后来人们看到野马就认为是那匹跑失的brumby,一来二去的,所有的野马就都叫成brumby了,LZ窃以为还是满有故事性和逻辑性的。


车行至一半停在路边的一片野火烧过的枯树林大家一起动手捡拾晚上campfire要用的树枝。傍晚时分来到了营地,经过一天跋涉,听说营地里还有个泳池,LZ迫不及待地去帐篷换了泳裤便去泳池消暑去了。


泳池回来又找了几个小伙伴去买了几瓶啤酒打算去看日落,走到一半碰到一对中年夫妇迎面走来。一听我们要去看日落,提醒我们小心说他们刚从那边回来,发现后头上有dingo跟了他们一路。这时LZ才注意到那男的手里紧紧地拽着个空酒瓶,感情原来是防身用的。


走了一段dingo没看到,可是却迷路了,看着晚饭点快到了,LZ和小伙伴们决定放弃看日落回营地。刚要到营地却看到一只dingo正围着帐篷后头转,看到LZ们也不怕,而LZ们也不敢上前,倒不是怕dingo,而是怕万一被咬一口这荒郊野外的上哪打狂犬疫苗去。所幸这只dingo和LZ们大眼瞪小眼了半分钟自己蹬蹬蹬地跑开了。


回到营地,司机兼导游兼保姆兼大厨已经一个人给我们二十几个人准备好晚餐了。看到直接放在营火上的一个密封大铁锅,导游给LZ介绍了铁锅里正在烤的这种LZ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吃的叫damper的面包。据说这种面包是澳洲早期的游牧人发明的,当时食物不丰富,就用手头能拿到的所有材料混合成一个大面团在营火里烤,烤完外层硬脆内部松软。


吃完晚饭大家继续围着营火喝酒聊天,LZ作为好酒之人,这一次自然又是不负众望地赢得last man standing的头衔。


睡前试着拍星空,无奈技术有限加镜头不给力,拍完都分不清漫天的是星星还是噪点。


第三天又是5点起,幸好前一晚可以选睡swag还是帐篷,选了帐篷至少不用担心半夜被被蛇啊虫啊或者的咬。坐车不一会就到了Kings Canyon准备爬山。在爬之前导游特别强调每个人至少要带两升水,因为这六公里的路程一路基本没有遮挡阳光,为了避免出现脱水的情况要随时补充水分。结果就因为这两升水,也许因为LZ泡吧泡出的习惯,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渴了,手里拿着瓶子就会不自觉地每过一会儿就拿起来喝一口,然后半程还没走完,瓶子已经快见底了,然后后半程就盼着下山上厕所。


说是爬山其实真正向上爬的主要就是在起点,看着不高却颇陡的一个山丘,当地人叫它Heartbreak Hill,又叫Heart Attack Hill的,像LZ这样平时一直有锻炼的一口气爬到顶后还是腿肚子发软心跳加倍。


Heartbreak Hill


爬到山上时太阳才刚刚从山丘后头升起



一路走,间歇导游介绍了一些沿路的植物,当然都是和当地土著生活相关的。比方土著是如何辨别哪些植物的浆果是可以吃,哪些是有毒的。还有的植物被用来惩罚犯人,可以使犯人暂时失明,然后把犯人流放到野外让其自生自灭。


翻过一个隘口



放眼看去都是这样的景色, 幸好这天云多不至于太晒,只是LZ那两升水白喝了





经过一个峡谷



印象中的最高点



然后向下走去the Garden of Eden,就是一处永久性的水潭。

此时路程过半已经到了峡谷的另一面



回到山下已经是将近中午,驱车回营地午饭然后打包行李回Alice Springs。到了Alice Springs的时候天色已晚,因为LZ的一个错误,把这个三天两夜的tour记成了三夜以为还要在外面待一晚,导致到达这天的房间都还没定,幸好还有床位,住进了一个八个铺的dorm,这时LZ还兀自庆幸不用背着行李去临时找住处,还没意识到LZ这个错误将要引发一个悲催的事件。来到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已经入住了。两个意大利人,记得好像都是来自都灵附近的一个小城,来欧洲之前互相不认识,后来在昆士兰碰到了然后一起背包游,只能感叹世界之小。


问他们接下来的计划,其中一位一脸的沮丧。原来他们自驾来的Alice Springs,结果途中翻车,他女朋友现在还在Alice Springs的医院躺着,然后自然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LZ这时不禁觉得自己放弃一个人自驾的决定还是明智的,不然一个人翻车了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啊。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因为和旅行团里遇到的一些小伙伴们约好晚饭后在我住的hostel酒吧喝酒,就邀请上这两位苦主一起下楼喝酒。


喝酒的时候导游也来了,原来他是这里的常客,听他说这个酒吧原来就算是整个Alice Springs最热闹的一个了,除了住在这里的背包客,很多当地人也都来这。另外每周当有旅行团回到镇上的几个晚上就特别热闹,因为大家都会来这里聚。于是,LZ这个晚上除了自己的团友,后来自然又喝到别的团里去了。


本来LZ算好结束camping回来然后住一晚修整第二天飞机回悉尼,后来觉得自己把tour的两夜算成了三夜,那岂不是要回Alice Springs住两晚再走?又处于对自信,连double check回程机票都没有,意识中只觉得在hostel继续懒洋洋地待一天也不错。又是一天泳池边晒太阳晚上加入别的结束tour的团party,第二天赶往机场的时候还碰到了同团的一个小伙伴,LZ还高兴说这么巧居然同一班飞机回悉尼,谁知道LZ自己的飞机其实24小时前已经飞去悉尼了。


来到柜台check in,check in大妈反复地对照了LZ的e-ticket然后一脸遗憾地对LZ说,对不起,你的航班是在昨天。LZ虽然不愿相信自己居然会犯这种错误,自己一向自诩very organized的名声这次算是毁了。无奈只能接受事实,只求今天的航班还有机位。最后掏了180刀买了个单程回悉尼的,悲催的是本来还说淘到便宜机票才来Alice Springs的,最后补个单程比买的来回还贵。不过总算是平安回到悉尼,认识了一帮世界各地的小伙伴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那就已经足够。

全文完。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