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孩子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 分享“阳光母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27 阳光母亲


作者王小卓是一位居住在新加坡的妈妈,她说陪伴孩子多年,记忆中最美的就是和孩子们依偎在一起读故事的时光。为了能更好地给孩子讲故事,她先是到了一家国际学校幼儿园做助教,体验到了课堂上 show and tell 讲故事环节对孩子们语言表达能力的锻炼。后来她又结识了一位“故事爷爷”,跟着他学习如何讲故事。她希望以后不只要继续给孩子讲故事,还要教给孩子讲故事的能力…




曾经有很多伟大的社会不使用车轮,但却没有哪个社会不讲故事。

——厄休拉·勒吉恩



和大多数妈妈一样,我也很忙: 忙着折腾自己,忙着伺候家人。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记忆中的最美,只是和孩子们依偎在一起读故事的时光。


通过故事,他们学说话,他们懂道理,通过故事他们认识幼儿园,认识现金流,认识自己的民族,认识这个世界。慢慢的,他们自然而然的开始用某个故事的精髓来解答现实问题,有一天,他们甚至开始给我讲故事了。


通过故事,他们学到的不仅是知识,不仅是妈妈的陪伴,他们得到的更多的是一种自信。“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如今的孩子读到的东西已远远超越古诗,得到的好处也不仅仅限于写作,他们从书中汲取的营养潜移默化的塑造着他们的个性,从书中看到的世界不知不觉的打开了他们的视野,每年几十本书下来,言谈举止间,他们越发自信。


通过故事,他们的言语能力也大大提高。儿子三岁去的日本,女儿三个月来的新加坡。从小在多语言环境下长大的他们,对母语中文的兴趣完全是来自于故事。在中文不是社会的主导语言的国家,身边大量的例子证明,只要父母一时放弃,孩子就会一辈子放弃,不出一年,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洋鬼子”,而且一去不复返。因此,与国内大多数妈妈相反的是,我们毫不担心他们的英文,我们担心的是母语的沦陷。于是,我们想法设法“引进”了大量中国原版绘本、神话、传统故事,用最原汁原味的语言,勾勒出那个遥远而亲切的祖国,让人神往。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如果我的孩子可以通过故事学中文,国内的孩子是否可以通过故事学英文呢?




探寻图书馆


好就好在新加坡不缺英文书看,且每个大型社区都有公共图书馆,非常方便。图书馆儿童区的墙上挂着一句话:“在学会阅读之前,您的孩子需要听到成百上千个故事”。于是利用周末溜娃的时间我开始了对少儿英文读物的研究。


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这里的少儿英文读物和国内买来的中文读物的两个个最大不同:


  • 以有图画的绘本为主

  • 一本书一个故事


以前在国内买书,一买就是好几套,什么世界经典童话,传统故事大全,十万个为什么,上下五千年,恐龙大陆全套等等,每套书拿回家一看就是大半年。


这里呢,基本都是一个故事一本书,什么小红帽,白雪公主,三只小猪...基本都是硬壳精装,看看售价要比国内的各种“大全”贵上个八倍十倍!乖乖,我心说,还好有免费图书馆啊。


新加坡的图书馆


后来慢慢悟出,绘本为主和一本书一个故事都是有道理的:一来满足孩子自主读书的心理,二来也为了保护知识产权。不会识字之前,孩子们正是通过图画来认识和探索这个世界,从每页一行字,增加到每页一段话。即使这样,一本绘本十页左右也很容易读完,而孩子就在这样一本本的阅读中实现自我满足,阅读能力也相应提高。同时,每本书都是对作者的认可和尊重,不菲的稿费表示了对他们的肯定和鼓励,严谨规范的出版流程保证每本拿在读者手中的书都是经得住推敲并值得珍藏的。


虽说有些奢侈,可一本书读下来确实有与众不同的感觉:精确的用词,精美的插图,精致的纸张。慢慢的我认识到所谓图多字少正是为了激发起识字不多的孩子的读书兴趣,书中的精准的用词用语对孩子起着极其重要的引导作用,而优质的印刷与品质也是为了保证这本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除了重读那些经典故事的英文版,我们在图书馆里还接触到了更多的当代儿童作家的不同作品,让我们的视野更加开阔,也更加的与世俱进。


有这么多优质的英文儿童图书真是让人激动!每个周末,都会看到有好多妈妈坐在地上给身边的孩子读故事,那温馨的场景就像平时我给我的孩子讲中文故事一样,无论语言,孩子在听故事时的眼神都是那般明亮。


国际学校里的讲故事时间


儿子每天放学总有一本从学校借回来的故事书要家长讲,我越讲越觉得我和他的水平相当。一个学期后,我终于还是勇敢的把自己的英文阅读水平认定为和他一样“Pre-school”(幼儿园)级别。好吧,既然如此,不如就拿自己当个试验品,和他一起学吧!


几番争取,我成为了儿子所在的澳大利亚国际学校幼儿园的一名助教,70%左右的孩子来自澳洲新西兰(有人问了:那你是咋混进去的啊?吼吼,虽然姐的阅读一般,但是听力口语还是杠杠的哈:)。终于,可以有幸跟着母语是英语的孩子一起学英语的了!


每天从8点上学到3点放学,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配合主讲老师,带着孩子们开展各项活动:从unit of inquire到language lesson,从show and tell到team project,我猛然发现:故事,正是一天当中占据时间最多,且是从始至终贯穿在每一个环节中的主线。


比如 show and tell,是每间国际学校的经典环节,也是最锻炼孩子的口语表达(说好听点就是口才)的时候。然而,看久了,你就会发现,它训练的其实就是让孩子学会讲故事。


不会讲故事的孩子一上台就会手足无措,说完带来了个啥就没了,接下来只能在老师和同学的提问中,勉强完成呈现。但会讲故事的孩子就会有话说,比如那天Joy带来了一个小弹球,2分钟时间,你猜她会怎么讲?只见Joy 一上来先给大家做了一个演示:“Look!can u imagine how high this little ball can bounce?” 哇,看到能弹到屋顶的弹球孩子们都激动不已,Joy又问:“Do you want to know where you can get this ball?”看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了,Joy再不紧不慢的开始介绍这个小球的来龙去脉。


国外课堂上的 show and tell 练习


从K2(幼儿园大班)学校正式有了“language lesson”,也就是终于有“英语课”啦!国内家长最爱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是怎么背单词的啊?”哈哈,好吧,一点也不难。老师会把最常用的几百个单词分成几组,大概十几个单词一组,每组不同颜色,对应不同颜色的英文书。也就是说,这组颜色的单词会了,同组颜色的书就也会读啦!


哇塞,这和我教儿子中文的场景可以天壤之别,记得那时我们花了大半年痛苦的学会了三百个字,可还是一本书都看不下来!而现在呢,有了合适的英文分级读物,只要每学会十几个词,就会读一堆书啦,就会讲一堆故事啦!这对孩子来说是多么大得成就感啊!从K2(5岁)开始,儿子正式进入每晚给我讲故事的阶段。


于是,每天一本书,每天做记录,读到30天,50天,100天… 老师就会给一个小奖励。看上去很难完成的任务,天天这么自然的进行着,不知不觉间,我和儿子就已经读了60多天,也就是说已经读完60多本书了。


单词的考试也是每周进行的,一种颜色的单词通关成功老师便给一个certificate奖励。然而读书的过程就是进一步帮助孩子学习和巩固的过程,书全都会读了,里面的单词还怕什么呢?读书和背单词二者相互促进,孩子学的轻松又快乐,越来越爱学。以儿子为例,他每周一关,马上就要突破”violet”大关了,这意味着前100个单词两个月内轻松搞定!


这里我要澄清的一个概念是“读”“写”分家。也就是说孩子“认读”在先(见词知音),后到“识读”(见词知义),最后才是“识写”(会拼写)。读写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齐头并进,“识写”是要到六七岁后才会加入,我们不想让孩子过早的因为拼写的打击而误了对故事的感知和对语言的兴趣。


国际学校也有作为第二语言的中文课。面对一群中文0基础的孩子,老师摒弃了传统教学中使用的听说读写训练法,取而代之的就是“讲故事教学”。老师带着图片道具歌曲乐器,将一个个故事“讲”给孩子们看。一学期后,“外婆”“大灰狼”“公主”“过大年”“澳洲人”等等词语对于孩子们已是信口拈来了。


这不是和我们学英语是一样的道理吗?中文对于他们是第二语言,英文是我们的第二语言。同样是孩子,同样学二语,方法应该是相通的。况且连母语是英语的孩子都通过故事书学英语,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一天当中总会有一些自由活动的时间,这时总会有一群孩子抱着一堆绘本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Ms. Julia, can u read me a story? ”一天当中也会有一些无所事事的时候,比如孩子不想午睡的时候,比如陪着孩子等家长的时候,当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那就讲故事啊!


国际学校的幼儿园也是欢迎家长来做义工的。“如果你实在什么都不会,”在老师给家长的信中说,“至少过来给孩子讲个故事吧!”


在国际学校的这一年,我跟着孩子们从书中学会了几十种恐龙的名字,知道了动物宝宝和它妈是不一样的称呼(bunny vs. rabbit, kitten vs. cat ),看到一个孩子表现超赞时,我自然就会把 special 和 particular 连在一起大呼“you are so spe-ticules!”,实在身边没书了也能临时编个故事陪孩子度过漫漫的等待时光。


而这些东西是我过去学了几十年的英语仍不会的,也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背单词永远背不住的。


认识到讲故事在国际学校教学中的重要地位,对学习单词的显著帮助,以及对口才训练的积极作用,让我更加坚信故事在孩子语言知识和技能学习时的突出作用。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我想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专家。


结识“故事爷爷”


一个周末,照例带儿子图书馆听故事。据说这次特别请来了一位“故事爷爷”Roger Jenkins,很是期待。




一个小时,五六个故事,爷爷讲得声情并茂,孩子们听得全神贯注,直到图书管理员来清场,孩子们仍把故事爷爷团团围住,久久不能散去。


这一个小时也再一次颠覆了,不对,应该是重新开启了我对讲故事的认识:一个故事怎么就能被讲得如此引人入胜?而且听完之后,甚至马上就能倒背如流!我耐心的等到所有孩子的散去,然后走上前去对故事爷爷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表达了我想成为他的伟大理想。


几句话下来,我们惊喜的发现我们的孩子在同一间学校上学,我们都当过同一间学校的志愿者。故事爷爷会定期去全岛各个图书馆给孩子们讲故事,也会举办一些教老师家长如何讲故事的workshop。在得知我对讲故事的兴趣后,故事爷爷也非常高兴,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另一个给成人将举办的 workshop:Make me a story teller。


哈,这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啊!我喜出望外,充满豪情的追随到他得下一个workshop。因为是针对大人开展的,收获更是丰硕!


和故事爷爷接触多了之后,我了解到原来他是被新加坡教育部委任的专业“故事大王”,专职负责丰富国民的文化生活,提升国民的文化素养。拿着政府的俸禄干活,难怪图书馆的workshop都是免费的呢!


后来,我成了故事大王的助手,合作讲故事,协助他做培训。今年母语节,我们准备回到澳大利亚学校给孩子们讲一个中英双语故事。更重要的是,和他这段经历让我又有了新的目标:我要教孩子们讲故事——make children a story teller!




小结:


从“讲故事能帮助孩子学语言”这个从自己孩子身上想到的假设开始,我从图书馆拿到了丰富且优质的儿童书籍,从国际学校证实了讲故事对语言知识和言语技能学习的重要性,又从Roger那里学到了讲故事的方法——方法、实践、资源,这三方面最终共同论证了这个假设的成立。


这世上每个人都一样,总可以有各种方法可以把自己的时间填的满满的,总可以有各种借口不去给孩子讲故事,而现在的我们,不只是要继续给孩子讲故事,而且更希望也能把孩子变得会讲故事。


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借助好书好方法,成为一个个厉害的“小小故事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