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节目不为人知的痛点:编剧被掏空,演员整宿不睡觉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29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昨天,“孙杨腹肌胸肌都摸腻了”冲上微博热搜榜,傅园慧参加《今夜百乐门》,一不小心说出了让众人“嫉妒”的现实。而这个节目在第一期中,黄晓明涂上口红指甲油扮演青岛大姨,同样让人捧腹大笑。


喜剧节目不仅能让人开怀,同样也使人泪下。


贾玲在《喜剧总动员》中表演了一个缅怀母亲的小品,被网友如自来水似地安利,她拿出了压箱底的货,“一生只演一次,每次排练也情不自禁流泪”。小岳岳评价 “它没有在挠你,没有在抓你,而是慢慢地刺你的心”。


一时间,喜剧节目产生的话题似乎成为微博热搜榜的常客,也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第三季度的电视荧屏,几乎是喜剧节目的天下,《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今夜百乐门》同时在播。此节目类型的回暖也许和总局要求大力发展原创分不开,也有人认为喜剧节目门槛低、投入小、不需要花大价钱购买海外模式,且大部分电视台都有制作基础,操作起来十分容易。


看似门槛低,实际想要做一档高品质的喜剧节目却非易事,记者走访了多档喜剧节目的幕后团队,为大家揭开喜剧节目的痛点在哪,而如此扎堆的混战又会给市场带来哪些问题。


PART1

搞笑,不是讲个段子那么简单


众所周知,中国观众都喜欢看喜剧节目,每年春晚的收视高点也在语言类节目上,2014年有30档喜剧节目扎堆,不到半年却迅速降温,电视人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喜剧节目看似容易,但打造精品却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今年虽然有回暖之势,但从记者的调查看到,每一档喜剧节目创作者却压力倍增,哪怕上周获得满堂彩,下周的方案却还没有着落,制作人都有一种即将被榨干的感觉。


搞笑并非易事 中国喜剧土壤并不肥沃


“现在的喜剧节目太难做了,不仅要搞笑还要有创意,让观众笑过之后有感悟和思考”,打造出催泪神作《你好,李焕英》的大碗娱乐负责人孙集斌表示。



▲贾玲在小品中真情流露


▲贾玲表演视频,时空忆母亲,看哭了!


这个小品以贾玲去世的母亲为主人公原型,用穿越时空的手法寄托对母亲的思念之情,不仅让贾玲每排练一次就哭一次,同场竞技的蒋欣、岳云鹏和李晨也在后台感动流泪,如今难得有一个小品能刷爆朋友圈。



▲蒋欣看到贾玲的表演也被打动


虽然有精品出现,但是喜剧节目难做的感慨不仅仅只有孙集斌体会到。“中国的喜剧土壤并不肥沃,它的成长方式同国外不一样,国外的无论喜剧形式还是喜剧明星,都是从底层走出来的,一档脱口秀存在了100多年。早前国人能够接触到的文化产品可能只有春晚。”笑果文化CEO贺晓曦表示。


另外,喜剧节目的地域性也是制约其发展的一个原因。制片人李欣提到:“难以取得高收视的原因之一是没法做到南北通吃。北方观众比南方观众更爱看喜剧类节目,且更倾向于看北方出品。”


观众口味挑剔 逗笑比惹哭难


一方面喜剧土壤不肥沃,阻碍了喜剧节目发展以及人才成长,而另一方面观众口味却越来越挑剔,大碗娱乐负责人孙集斌表示:“我觉得逗笑观众比让观众哭难,因为哭有一个共性,只要感情方法运用好,都会引发剧情的共鸣。笑就不一定了,每句话抑扬顿挫不同,观众感受的笑点也不一样。”


“电视观众本来就和电影、话剧、小剧场观众不一样,在开放的环境中观众精力不会太集中,而且用户五花八门,电视节目里出现的喜剧是最容易让人尴尬而笑不出来的。”《今夜百乐门》总导演叶烽说。


这档节目中有一个《机场培训师》的小品就让人笑到炸裂,培训师一会化身成被航班延误的乘客,一会变成授课讲师。表情之间随意切换,而且动作夸张,把现实生活中乘客的焦躁和机场服务人员的敷衍描绘得淋漓尽致。



▲前一秒还是面带微笑的培训师



▲后一秒就精分成狂躁乘客


PRAT2

编剧身体被掏空 一夜愁白头


优秀编剧凤毛麟角 喜剧人才紧缺


随着观众对喜剧节目要求高,喜剧节目类型上也越来越丰富。“和之前小品、相声、脱口秀这样单一的节目形式相比,如今的喜剧在故事、灯光舞美、造型都有了更多要求。在喜剧团队上注定不可能是孤军奋战,一个小品后面或许有十几甚至二十人付出心血。”喜剧制片人李欣告诉记者。


《笑傲江湖》的幕后团队结构是:“50个喜剧导演+30个喜剧编剧+N个喜剧人+一套完整的模式”,这样的配置已经是全国喜剧节目的顶端配置。贺晓曦透露全国做脱口秀的最多500人,能够写喜剧的编剧更是凤毛麟角。刚刚也提到了,中国喜剧土壤不肥沃,必然制约团队人才的成长,全国的喜剧明星尽管南北分派很清晰,但叫得上名字的就是贾玲、宋小宝、开心麻花等人,在数量上也是所有明星类型中最少的。


而在节目呈现上,相比音乐、真人秀等节目类型,喜剧节目有个“无法重复”的属性:观众看一个段子或一个作品,第一次会笑,第二次就不新鲜了,笑点只会越来越少,这一点对于喜剧节目,一档节目要准备几百个案子也常有的事情,很多编剧写着让大家开心的段子,自己却经常一夜愁白头。


一档节目至少准备200个作品

30秒就要出笑点


《今夜百乐门》导演叶烽告诉记者,“我们节目大概就是20、30秒必须要有一个笑点,甚至是十几秒必须要出笑点,团队二十个编剧,每人每周至少要三个以上的本子,而且存在一个很高的淘汰率,一整期节目需要近百个本子,最终选择十来个。”


节目中有个《低价航空》的作品笑点密集,男演员一本正经又“矫揉造作”地模仿空姐,而且还讽刺了航空业的服务。比如飞机上的安全带用麻绳代替,而且给乘客喝的水是从毛巾中拧出来的。另外通过娘娘腔的语气念出的段子也会产生出其不意的笑点,“可乐雪碧咖啡茶,亲爱的乡亲要喝啥”。



▲作品中设置的笑点较新颖


男演员张海宇的表情丰富到位,网友甚至评价“笑得我肚子痛,看了30多遍。”这个作品虽然没有大牌演员,但是节奏紧凑,演员自带喜感,真正做到了笑点30秒出现一次。



▲男演员的表情生动


不过喜剧类节目创作周期都很短,制作人都面临时间紧任务重的压力,《跨界喜剧王》每期都有5组嘉宾,一共有12期,等于要创作60个作品。“但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只推60个作品,整季节目大概要出200多个作品的方向,最终才能在节目里呈现。”总制片人孙闻告诉记者。


孙闻也表示:“我们有必须坚持的原则,第一个坚持不拿网络上的段子或者是其他的节目去copy,坚持所有的段子都是我们的编剧为艺人量身订做,必须是原创;第二,每个作品都力求传输正能量的价值观。”


PRAT3

喜剧节目不允许明星赚热钱


黄晓明涂红唇擦指甲油 演出扔掉偶像包袱


今年的喜剧节目尤为难做,因为他们几乎都打出了“跨界”的牌。《今夜百乐门》让黄晓明反串青岛大姨,让"洪荒少女"傅园慧变身“恋爱专家”。《跨界喜剧王》融合了周杰、孙楠、费玉清等影视演员、歌手,还加入了邓亚萍等体育界名人。《喜剧总动员》拉来了刘涛、蒋欣,李晨、陈赫等大腕。



▲傅园慧自曝孙杨宁泽涛的腹肌胸肌都摸腻了


而艺人在喜剧节目中也有极大的颠覆,黄晓明在《今夜百乐门中》烫一头迷人花卷发,涂销魂的红唇和眼影,连脚趾都涂上了大红色指甲油,再加上一口地道的青岛方言,活灵活现地展示了“青岛大姨”特质。


让黄晓明放下偶像包袱,其实并不难,总导演叶烽说:最好的说服的办法就是作品说话,跟黄晓明的沟通过程一拍即合,他想要尝试和挑战。


秦岚乐嘉泡在节目组里 整宿整宿不睡觉


不过,要让艺人站上喜剧舞台逗笑观众还是非常难的,喜剧毕竟不同于唱歌表演,需要有童子功和多年的经验积累,保证跨界明星平和面对观众,把握好抖包袱的节奏,还需要长时间的磨合与体会,并非易事。


孙闻透露《跨界喜剧王》邀请明星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与以往的喜剧节目不一样,明星只需要录制时出现。我们节目一周排练一个作品,艺人起码四天在节目组,另外两天还要进行真人秀或采访的拍摄,实际上一个礼拜都要跟着节目组流程在转。乐嘉、秦岚排练一周,每天都是熬到第二天早上6、7点钟,整宿整宿不睡觉。”


琼瑶眼中的秦岚是“一颗眼泪一颗星”,在第一期节目中,她再演《梅花三弄》竟然变成了段子手,悲中带喜,笑中带泪,附加三角恋、虐心等戏码,她不仅仅只会演苦情戏,跨界到喜剧中也表演上佳。



▲秦岚在喜剧节目中收放自如


之前不少艺人认为综艺圈人傻钱多,经常串场赚热钱,如今的喜剧节目却对艺人要求非常高,孙闻表示:“费玉清第一期决赛时,心理压力很大,整晚没睡自己写词。备受好评的《手机》(电影版 电视版)也是乐嘉和我们共同商量出来的作品。”


PART4

扎堆后遗症?

艺人片酬疯涨,挖角、恶性竞争加巨抄袭


尽管喜剧节目处处遇瓶颈,创作者天天喊着难做,但今年喜剧节目依旧是“香饽饽”,而这种扎堆式的播出,会对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他们来谈谈喜剧节目扎堆现象的背后。


演员片酬增高 出场费半年三级跳


节目扎堆首先带来的就是艺人片酬的疯涨,业内人士W先生告诉记者,“当年音乐节目扎堆,歌手的片酬水涨船高,今年奥运年,体育明星上真人秀的价格也是比肩一线明星。最近喜剧节目的集中,必定让喜剧演员如沈腾、贾玲、宋小宝价格上涨。”


据知情人爆料,很多之前默默无闻的喜剧演员身价暴涨。“之前已经沦落到演艺场所跑场的喜剧演员,现在开口报价都是10万,低了5万别想找他们谈。”


可是今年都是跨界,没有什么选秀节目,该知情人透露:“一档节目喜剧演员配置为3-5人,就连临时演员的价格都涨了很多。”而那些能够当导师的喜剧明星片酬更是没得说,以擅长制作情景剧著称的某导演就因当节目导师,出场费在短短半年内实现三级跳。


挖角、恶性竞争出现 幕后团队傻傻分不清


一个节目类型大火,跟风模仿的节目立刻一窝蜂而上。如果说同质竞争、盲目跟风、模仿成风只是格调不高,那更可怕的是:“跟风”和“模仿”实质上成了涉嫌侵权和抄袭、践踏知识产权和内容版权的“山寨创新”。


芒果台旗下认证为“芒果娱乐”的微博评价:“《喜剧总动员》开录,看现场的舞美和嘉宾阵容,都与《欢乐喜剧人》相差无几。曾参与《欢乐喜剧人》嘉宾邀请的欢乐传媒,又参与《总动员》。神似形似的两个节目,你怎么看?”有趣的是,就连《跨界喜剧王》的幕后团队也有部分来自《笑傲江湖》。




▲“芒果娱乐”把这两档节目做了对比


另外,《今夜百乐门》金星爆料称,原先她和郭德纲准备了一档喜剧类节目《金纲传》,但是郭德纲临时被浙江卫视节目挖角,欲将郭德纲、冯小刚二人组合制作一档喜剧综艺。“这种挖角、抄袭、幕后团队分不清都是扎堆现象的毒瘤”龚袁方评价道。


喜剧被过度开采 刷脸过度模式同质化


电视研究员龚袁方告诉记者:“从口碑上看,最近喜剧节目的确有一些亮点,收视反响也不错。但是节目模式同质化也严重,从演员阵容到节目形式也是傻傻分不清,扎堆对喜剧节目的整体生态和发展不是特别有利。因为要做到雅俗共赏,喜剧节目的门槛特别高。而当水平参差不齐的节目充斥荧屏的时候,观众迟早产生审美疲劳。”


大碗娱乐孙集斌也认为,“喜剧节目这两年兴起,让民间喜剧艺人有了发展的空间,但是创作却跟不上市场的步伐,很多节目模式都是十年前的,扎堆必定会大规模的利用和开采,最后过度消耗,一定会让市场不平衡。”


(策划/邹夏菲)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