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到美国的未来德克萨斯去

<- 分享“易居北美房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易居北美房产


迁居德州的美国人数量为什么超过其它任何一个州呢?



德州最近变得有点酷,学者维特曼(Marshall Wittmann)称其为“美国的美国”,意即美国人需要重头再来时前往的地方。德州种族和文化多样,奥斯丁、马尔法(Marfa)等地吸引着艺术家和其他小资的到来。



不过笔者认为美国人前往德州的原因简单得多。身为一位经济学家和自由主义者,我相信他们是受到正在重塑美国整体经济的大力推动或拉动——中产阶级空心化、人口中心生活成本上升及众多国人寻求低成本的生活或经营之所。

柯兰多(CaseyColando)是一位开路先锋,19岁时就在大本德(BigBend)山的废弃乡间投资五英亩土地。每英亩价格只有300美元,四年后的2008年,柯兰多搬到他在德州西部偏远地区置办的这处大地产。

柯兰多是纽约州立大学新能源硕士毕业生,与妻子莎拉(Sara)的现住地距离最近的城镇Alpine(人口6000)大约80英里。夫妻俩在附近增购土地,开了一家新能源公司,向迁居到德州这个偏僻角落的邻居提供太阳能和风能。

柯兰多说最初他试图在纽约州开办新能源公司,但那里小企业很难经营。“成本高,商业机会较少,监管较多。于是我义无返顾地一路向西,”柯兰多如是说。

很多美国人觉得德州代表着未来,预示着未来数十年这个国家大体的结局。美国人在追寻更低的生活成本和经营监管较少的环境,德州具备这样的优势。而且德州是美国不收州所得税的仅有七个州之一。



时常看见这样的车贴“我没生在德州,但我尽快来到这里”。随着德州成为美国的缩影,有必要了解将来的障碍和显露的机会。

越来越多的工人离开中产阶级队伍——向上或向下流动。自本轮经济衰退于2009年结束以来,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下降大约5%;同期新增就业58%为低收入岗位,即时薪在13.83美元之下的岗位。

然而不仅是收入大体停滞不前。去年收入最多的1%的美国人占据了29.3%的家庭收入,比例为1928年以来最高;收入最高的10%的人群占家庭收入比例达到创纪录的48.2%。

我们知道推动贫富差距扩大的力量:全球化、计算机和自动化技术发展意味着美国人面临来自国外工人、机器和智能软件的空间距离竞争。经济地位升高的是那些提高技能、付出努力应对竞争的美国人。经济地位下降的则主要是那些竞争失败或根本无力竞争的人。

最艰难的一个群体是年轻人。当今本科毕业大学生的收入不及2000年时的毕业生。即使有工作,太多年轻人如今也不能确立自己的职业基础。16-24岁的就业者只有36%从事全职工作,比2007年少10%。

与此同时维持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成本不断增加。美国商务部2010年的报告称,20年来的经济数据显示,中产阶级三大支出——上大学、就医和买房——的增速超过其收入增速。

当然德州也不能幸免,但也许它才是担心自己前途的美国人的最佳落脚州。对出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这里的就业状况明显不错。更为关键的是,德州的生活成本和事业发展成本也较低。不要低估生活成本的作用,也许那就是住拖车和住公寓、住公寓和住别墅的区别。  



到德州去

德州是全美国发展最迅速的大州,全美国五大发展最快的城市德州有三家:奥斯丁、达拉斯和休斯敦。仅仅2012年一年,其它49个州移居德州的总人数为10.6万。自从2000年以来,德州净流入100多万人口。

前往德州的是些什么人呢?2005年,土生土长的纽约女孩康诺莉(Tara Connolly)和时任男朋友挤在布鲁克林科布尔山不到50平米的房间,月租金2000美元,售价要50万美元。康诺莉感到身心疲惫,想换一种活法。她看到一篇介绍奥斯丁的文章,决定打包搬迁,未曾想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平面设计找到工作。

八年后康诺莉已30好几,就职于奥斯丁的一家市场营销公司,买了一套仿上世纪中叶风格的房子,面积是在纽约租住公寓的两倍,按揭贷款只有纽约租金的一半。“我到奥斯丁之前没想过买房子,”康诺莉说。“但在这里20几岁就买房的大有人在。”当年康诺莉宣布到奥斯丁去时遭遇家人的警告。不过康诺莉说他们在看望她并参观了她的新家后改变了看法。

康诺莉的经历绝非个例。研究德州经济30多年的南卫理公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温斯坦(Bernard Weinstein)说,无论什么时候国内其它地区经济不好时,人们就前往“阳光地带”。除了便宜的住房和温暖气候,吸引大家来到德州的还有工作机会充分的想法。目前德州失业率为6.4%,在历史上算高失业率,但低于全国的7.3%。

正如康诺莉的经历所示,这些移民不仅来自密歇根之类支柱产业衰落的州,还有纽约、加州等经济更发达的州。温斯坦说,过去20年400多万加州居民移居德州,相当于两个休斯敦的人口。旧金山房地产网站Trulia首席经济学家科尔科(Jed Kolko)称,2005-2011年间,每100个德州人移居加州,就有183个加州人移居德州。

为何加州生活成本如此高而德州如此低呢?科尔科说这是上帝的旨意,加州气候适宜诱人,但在大山与大海的挤压下房地产空间有限。实现加州梦注定代价高昂,州议会通过的严厉建筑法规更加剧了购房成本。德州人也许会说他们有的房子也很漂亮,在大都市区周围的空旷土地上,发展不受大海限制,而且严苛的法律法规要少得多。除了繁荣的城镇中心,未组成社区的地区不受分区法限制。

低房价和廉价劳动力、商品、汽油(目前油价大约每加仑3美元)推动的一般生活成本低确实关乎生活质量。比如,联邦政府计算称2010年德州贫困率为18.4%,加州大约16%。这似乎对德州不利,然而一旦根据两州的不同生活成本做出调整之后,德州的贫困率便降至16.5%,加州飙升至22.4%。因此毫不奇怪,低收入者最可能逃离加州。

另外经生活成本调整后,德州的人均收入超过加州,接近纽约。一旦计入州和地方税,德州的人均收入便大超纽约。MoneyRates网站对各州税率和生活成本调整后的人均收入排序显示,德州是人均收入第三高的州,仅次于弗吉尼亚和华盛顿州,而纽约排第36位。



德州模式

当然,并非只是生活成本低才吸引人们前来德州。工作机会也是吸引力之一。在过去的一年中,德州新增就业27.5万个,占全国所有新增就业的12%,比加州多5.1万。穆迪研究报告称,2015年全美国就业增长前十大城市德州占了七个,其中前四大城市均在德州:奥斯丁、麦克米伦、休斯敦和沃斯堡。

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说,德州创造的是低工资就业机会,然而它创造的高收入就业更多得多。事实上从2002年至2011年,占美国8%人口的德州创造了全国近1/3的最高收入就业。最重要的是,虽然全美国中产阶级上层和下层就业机会减少,德州却为至关重要的中产阶级工人创造了就业。德州2001-2012年的中产阶级下层就业增长14.4%,上层中产阶级就业增长24.2%。如果不计德州,同期美国的中产阶级下层就业仅增长可怜的0.1%,上层就业下降6%。结论是,德州实现了各行业、各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



德州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德克萨斯月刊》资深编辑格里德(Erica Grieder)在近著Big, Hot, Cheap, andRight: What America Can Learn From the Strange Genius of Texas中德州的发展归功于“德州模式”。“德州模式主要要求低税和低服务,某种程度上即有限政府方式,”格里德如是说。Chief Executive杂志连续九年将德州评为最有利于发展的州。排名基于对该刊CEO读者的调查作出,受调查者根据税负、监管、工人质量、生活环境等基本因素为各州打分。廉价土地、劳动力和低税收显然全都有利于企业经营,然而这并非德州崛起的全部。

“诚然,自从2008年经济大衰退开始以来,是能源业的繁荣惠及整个德州经济,”温斯坦说,但就业增长远早于能源繁荣。“十年前德州的经济增长以信息产业发展为基础,如今绝大多数新增就业在公司和从医务人员到律师的个人服务业,”温斯坦说。

美国其它地区愿意步德州后尘吗?人们已经在用脚投票了。人口流入显著的地区主要是阳光地带生活成本相对较低的地区。总体而言,它们是新增就业充分、生活成本可负担的州,通常公共服务低于平均水平且税率低。德州只不过是最明显的例子。俄克拉荷马、科罗拉多、南北卡罗莱纳州和其它南部州同样受益。加州、纽约州等高税、高生活成本州不再是很多美国中产阶级心中的理想之地。


来源:财富人生

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请直接在公众号留言,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多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