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电影节大萧条,亚洲其它电影节的机会来了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8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相比往年的热闹景象,今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显得无比萧条:作为韩国乃至亚洲最知名的电影节,你却很难在本届釜山电影节的活动中看到知名的韩国影人,以往火热的交易市场和大片宣传也不见踪影;撑足10天后,在15日晚的闭幕仪式上,令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负责接送媒体和嘉宾的摆渡车已经停运,电影节主会场电影殿堂内几乎已经人去楼空,曾经微笑着的志愿者不见人影,只剩凶神恶煞、不懂英文的安保人员严厉地驱逐没有证件的游客……


“难以置信”,这应该是在场所有媒体人员共同的感受,组织上的崩溃只是本届釜山电影节大萧条的一个缩影。作为亚洲地区最为耀眼的电影盛事之一,如今釜山电影节却在韩国电影界和当地政府的对抗中变得星光黯淡,尽显萧瑟。电影节落幕后,关于本届釜山的最大话题自然也变成“釜山电影节的未来何去何从”。


这也意味着,亚洲其它电影节迎来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在中国电影市场迅猛发展的情况下,亚洲电影,尤其是东亚区域,急需一个拥有一定规模和星光的电影展示平台和交易市场。



政坛和影坛对抗

超七成韩国电影人抵制


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堪称多灾多难。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晚上,釜山海云台地区遭遇台风“暹芭”侵袭,早先搭建完成的户外舞台,宣传展台全部垮塌。电影节官方声明表示“从目前设施的损坏情况来看,已不可能修复。”不仅户外展台遭受了毁灭性损害,世界各地前往电影节的电影人、媒体也遭遇了航班的大面积取消和延误。媒体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本开幕前一天和开幕式当天上午是媒体报到的高峰期,然而可能是因为台风的影响,大量媒体直到电影节第二天才赶到釜山。”


然而自然灾害并不是今年的釜山电影节遭遇的最大困难。在第19届釜山电影节因上映反映政府不作为的纪录片《潜水钟》而遭到釜山市政府反对后,今年4月,釜山国际电影节新委员委任流程遭到釜山市政府和釜山地方法院的强行干涉。为了保证电影节的独立性,釜山电影节组委会一直跟当地政府摩擦不断。在政府要求由市长出任评审团主席一职后,为了坚守釜山国际电影节的独立性,韩国九大电影团体做出了“全面拒绝参加今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的决定。也正是这个决定,导致最终韩国超过70%的电影人拒绝以任何形式参与本年的釜山电影节。


而在9月28日推行的《金英兰法》(韩国前国民权益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兰于2012年提出的法案,旨在根除公务人员贪污腐败行为)的影响下,本届釜山电影节上由各大发行公司主办的派对活动以及各种仪式活动彻底消失不见,连往年的电影节开幕烟火表演都借故取消,让原本就冷清的釜山电影节除了影片放映和发布会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活动出现在媒体和嘉宾的日程上。



在10月6日举行的开幕红毯仪式中,仅有韩孝周、珉豪、韩艺璃、金基德、安圣基等电影人出席了红毯,而到了10月15日举行的闭幕红毯仪式上,甚至连韩国的围观群众都提不起兴趣鼓掌欢呼——因为几乎没有任何明星,只有参展影片的主创们神色匆匆,几乎镜头都不看地冲进了内场……


特别讽刺的是,在本届釜山电影节亮相的影人中,称得上亚洲一线明星的只有渡边谦、小田切让和苍井优三位日本影星,前来参展的日本电影《你的名字》《怒》也都是年度话题性的力作。反观韩国方面,不仅没有大牌明星前来捧场,更没有备受关注的新作参展。可以这样说,在韩国电影人和当地政府互不让步的对抗下,本届釜山电影节成了名副其实的牺牲品;只要这种对抗姿态没有和解或妥协的迹象,那么釜山电影节就只能面临着“降格”的危机。



观影人次大幅度减少 

电影市场规模急剧缩水


据韩国媒体报道,相比去年第20届釜山电影节总数为227337的观影人次,今年釜山电影节观影人次足足减少了27%,仅为165149人次。根据《好莱坞报道》统计,今年的釜山电影节所有展映影厅比去年减少了3700个座次,放映场次也比去年减少了65场。而据本届釜山电影节姜受妍执行委员长介绍,今年釜山电影节从6日开始共上映了来自69个国家的总计299部电影,上映电影次数较去年减少了65次。


记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今年釜山电影节的票格外好抢。往年的新浪潮单元的入围影片自不必说,大部分非竞赛单元的展映影片也是一票难求。而今年的釜山,当记者提前一天去领票的时候,票务中心的志愿者告诉记者:“不用着急,今年的票都剩了很多,只有个别场次没有座位了。”


从连续十天的现场观影经验看来,只有《浴血而战》等有好莱坞新生代明星参演的影片尚有一些吸引力,新浪潮单元入围影片每场上座率不足三分之二,而展映影片中除了较为热门的如新海诚新作《你的名字》;戛纳的热门影片《胡丽叶塔》、《帕特森》等也显得门庭冷落。



相较于观影人次的减少,本届釜山电影市场的凋敝则更为明显。电影市场向来是国际A类电影节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其规模和成交量彰显着电影节的区域地位和活跃程度。根据电影节主办方公布的官方数据,前年釜山电影节共有24个国家的195个公司设置展台,电影市场首映的影片就有67部,为电影市场放映的影片有84部。去年釜山电影节也保持了稳健增长的势头,有208家来自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公司设置展台,放映影片96部。


而今年的釜山电影节,电影市场的数据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仅仅有157家公司设置展台,试映影片数量65部,收到的参与申请相比去年的1572件减少了300多件。最关键的是,电影市场的整体预算也下降了25%。相比去年12亿韩币,要减少至9亿韩币。


虽然今年釜山设立了专门用于网络版权交易的二级市场,但是仍然无法掩饰电影市场的惨淡。在电影市场闭幕的前一天,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来自日本的发行人,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今年在釜山并没有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作品,同时强调:“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缺乏资金、人手不足

“亚洲第一”电影节变身“独立影展”


说到底,大家对今年釜山电影节的惨淡如此痛心,还是因为釜山电影节辉煌的历史。作为亚洲电影节的后起之秀,1996年才创办的釜山电影节在短时间内就超越了亚洲的两个A类电影节——东京和上海电影节——成为公认的“亚洲第一”电影节。而在釜山电影节成立之初,电影节就确立了以扶植、培育青年电影人和促进交流为主要目标的方针。釜山电影节唯一的竞赛单元“新浪潮单元”入围要求之一就是“必须是导演职业生涯中第一部或者第二部剧情长片”。而釜山电影节其他的单元则均为非竞赛单元,以展映世界各地的电影佳作为主要诉求。


釜山电影节不仅挖掘了诸如贾樟柯这样的明星导演,其电影市场规模也一直在亚洲范围内笑傲群雄,并能够促成国际合作——比如贾樟柯和北野武公司的合作,就是在釜山电影节上接上了头。然而今年的釜山电影节,不仅星光黯淡,电影市场都显得有些萎靡,开幕片《春梦》导演张律在接受腾讯采访时曾经表示:“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很大程度上受《金英兰法》的影响,许多大的电影公司受到限制,无法在电影节上举行主题活动或者派对。”


相比起戛纳电影节上星光灿灿的各类顶级制片人私人排队和“中国之夜”等主题活动,少了这些酒会和活动的釜山减少的不仅是明星,更是大把的商机。一来,许多制片厂商既然无法在釜山举行宣传活动,那就干脆在釜山之外,另择时机;二来据外媒分析,由于《金英兰法》严格限制公务支出,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又几乎全靠政府拨款,于是经费有限,以往可以给电影公司提供的机票、酒店等住宿费用今年通通取消,于是高昂的路费和酒店费用也把许多电影人拦在了外头。



在这样的局面下,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几乎已经像一个彻底的独立电影节了。从入围影片来看,几乎都是小成本的独立文艺影片,而今年电影市场最大的亮点也变成了新开设的网络影视版权交易。


和以往剧组到釜山宣传,动辄导演主创宣传数十人的规模相比,今年入围新浪潮单元的三个大陆剧组可谓是简朴到了极点。即使是马上就要上映的院线片《一句顶一万句》也只有导演和编剧及一两名随行工作人员到了釜山。不仅中国剧组如此,很多前来参展的国外剧组一样显得毫无电影节经验。初出茅庐的青年导演,遇上特殊状况下的釜山,釜山电影节这个21岁的老牌电影节,今年却意外地有了一点青涩的稚拙感。


主办方人手不足,年轻导演经验不够,两相碰撞下出了不少趣事。按照常规,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单元获奖作品在颁奖之前就会在官网公布,但是有导演不懂韩语和英语,主办方只能请人转告导演获奖的消息,也有剧组工作人员直到颁奖礼结束,才知道电影没有获奖……



釜山电影节萎靡 

亚洲电影节下一个领头羊会是谁?


韩国国内团体抵制,缺钱请不来国外大片和大公司,这一切都让人感觉釜山电影节的“情况不妙”。韩国电影协会的主席 Kim Si-moo在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时,曾经表示:“许多人担忧釜山电影节会失去自己的领导地位,而也有人在怀疑釜山电影节是否能在政治的压力下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对于釜山电影节主办方来说,即使扛过了今年电影节的内外压力,惨淡的星光和缩水严重的电影市场会不会让这届釜山电影节成为釜山电影节历史上的一个拐点,也很难说。


电影市场的规模是衡量一个电影节繁荣与否的重要指向标。而在今年的釜山电影节过后,釜山电影节是否就此走上一条以独立电影为主的道路?毕竟即使韩国电影人不再抵制釜山电影节,《金英兰法》对电影公司参与釜山电影节的积极性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果大的电影公司都不再看重釜山电影节,只有年轻的独立电影人希望借釜山电影节的名头打响自己在世界范围内的名声,那么釜山日趋独立电影化也是必然的事情。缺乏当地政府资金的支持更为严重,在预算大幅缩水的情况下,本届釜山在基本服务上都遇到了不小的问题,这显然会影响那些前来寻找机会的电影人们的热情。


一家欢喜一家愁,釜山电影节的萧条,对亚洲其它电影节来说却称得上“天赐良机”,尤其在当下跨国电影合作密切以及中国电影市场崛起的大环境情况下,亚洲的电影人和资金,都急需一个便利、火热的电影展示和交易平台。记者在本届釜山电影节上曾遇到过香港电影节的选片人,他显得春光满面,“透露”给记者消息——明年的香港电影节,将会有很多重磅影片。看来,一场亚洲电影节之间的“暗战”一触即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