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唤醒温哥华百岁“巨星”建筑Rosemary ——赵明飞的跨文化寻梦之旅

2017年01月09日 北美报告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一起来聆听一所老房子背后的追梦故事

【加拿大头条(canadanews)Linda Yao撰写】本希望保持低调的赵明飞(音译)先生不经意间成了大温名人,这也难怪,他拥有温哥华最著名的豪宅、位于桑纳斯区(Shaughnessy)的Rosemary,这所豪宅中的“巨星”,与之相关的一切都难免成为新闻的焦点,赵先生这回为“盛名所累”,是因为他花了巨资修缮这所文化遗产,在主流社会普遍认为华人对历史建筑“炒房拆房”不尊重不爱惜的成见下,这种行为显得另类,因而赢得掌声。本期加拿大头条(canadanews)记者有幸与Rosemary的最新一任主人面对面,聆听一所老房子背后的追梦故事。


当我们如约来到这所传说中的Rosemary跟前,见到的是一片安谧的小区,乍看之下似无惊人之处,较大的不同是这里的行道树浓荫遮蔽,“巨星”隐藏在浓荫里仍掩不住风采。院子里堆放了一些建材,院墙围着一些橙色的施工护网,工程仍在忙碌的进行中,南面主楼14,200平方英尺,佣人房2,200平方英尺,中间由门廊相连,这使它的外观看上去犹如一座城堡,据说拱门下是马车经过的车道。

Rosemary 百年大宅位于温哥华历史遗产保护区桑纳斯,被视为大温地区10 大经典豪宅之一

这所房子才真正像个官邸”主人这样形容他的爱巢。 3年前当他与Rosemary相遇之前,曾经跑遍大温寻找自己心目中的“唐顿庄园”(Downtown Abbey),自从看过这部同名电视剧之后,他心里就此种下一个“唐顿”情结,剧中的人与事,文化氛围,内外环境都令他着迷,他希望在温哥华也能发现一处类似的庄园,因为这里曾经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与唐顿庄园的文化源流同祖同宗。不过寻找过程并非想象中容易,多数情况都是无功而返,直到Rosemary出现。

这座房子才真正像个官邸,赵明飞这样形容他的爱巢

| 工程预算如无底洞仍无怨无悔

我们的交谈是在先行修缮完成的餐厅里进行的,整旧如旧的厅堂,所有的材料和装饰风格,甚至是丝面贴墙也一丝不苟地遵循着原来的色彩和图样,淡黄绸面,古典花纹,弥漫着都铎时代怀旧氛围。主人用英式茶具端上沏好的绿茶,恍惚之间有一种错觉,仿佛置身于早已尘封的帝国殖民时代,而那个时期伯爵为王,新主人赵先生被西人传媒称为“伯爵”,算是十分契合房子特定的历史背景。

Rosemary首任屋主的孩子于1922年摄于后院

当年赵先生从第三任屋主手里买下这所宅邸时,实际上只剩下一座空壳,里面长久失修残破不堪,更兼作为电影片场多年,经常为配合剧情需要涂刷各种油漆,据说里里外外共覆盖了23层;有时为了制造颓败的特定效果甚至惨遭下手“毁容”,蹂躏经年下来,美丽的迷迭香(Rosemary)犹如一簇残花败柳。

大温不少旧建筑的买主倾向于把老房子推倒重盖,是因为高昂的修缮费用很有可能远远高于兴建一所新宅的用度。而不知是出于何故,当时Rosemary的两位买卖经纪均口径一致告诉赵先生,修复费用大约介于150至200万之间。在历经两年多的修复之后,工程预算却“像一个不断长大的野兽”,已经花去600万元,接下来至少仍须一年半的时间才有望完工,“如果我知道最终会是这个数字,或许就不会买了。”赵先生苦笑着摇摇头。

Rosemary Tulk(左)与母亲合影。位于桑拿斯的这座大宅即以其命名。图Misha Galt Martin

问题是一点一点发现的,那些潜藏深处的种种管线,拔除和重新铺设的支出犹如烧钱的无底洞,谁也不知道后面还会出现如何惊人的开销,初步估计至少还需要再追加200万。“为了筹措费用,我卖了一处旧宅和两部车”他很认真地补充道。不过当我问他是否对此感到后悔时,他坚定地表示“一点也不”,因为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修复工程的设计师是一位华裔,当年他的祖辈作为华工被“卖猪仔”而踏上北美的土地,他们的职业被限定在“下人”的阶层,那时的下人像是佣人、厨工、园丁… …一类的人群,其生活的世界与Rosemary所在桑纳斯豪宅里的主人,分属“天堂”和“地狱”。当设计师受业主委托接下修复工程时,一时百感交集难以言表,华工的后人有一天也能主持修复祖辈同时代最豪华的宅邸,沧海桑田令人感触良多,当场落泪。“对于这位设计师而言,这个项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同样身为华人,想必赵先生也是五味杂陈吧,他建议我们“你们也应该采访一下这位设计师”。


1909年时的Shaughnessy由太平洋铁路所拥有

| 跨文化携手为遗产精诚合作

依据市府条例,像Rosemary这样的A类指定历史遗产,内外特征都受到法律保护而不可任意更改,必须先向政府申请许可,通常审批的过程冗长而繁复,大约需要一年半的时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Rosemary的修复方案几乎未费周折直接获批。作为一位华裔新移民而愿意承担修复这个标志性遗产建筑的重任,负责审批的官员不会不知道前路艰险,这种勇气和担当值得鼓励。


保留在维多利亚大学里的Rosemary原设计图

文化遗产顾问Donald Luxton代表温哥华市政府监督工程的进行。这个过程也成为赵先生学习本地主流文化的切入点,东方迂回婉转的表达方式与西方直截了当的思维方式展开对话,总难免磕磕碰碰,对于修复与保持之间应如何把握也充满挑战,起初老外更讲原则而不知变通,分歧不少,不过双方最终达成共识,为了让这所老房子恢复强壮长久保留下去,必须实事求是因应变化,一段愉快的合作就此开始。

1911年Shaughnessy大兴土木时的情景

后来文化顾问Donald Luxton在接受一家西人媒体采访时,盛赞房东对这所房子的历史和价值“有着敏锐的嗅觉”,竭尽全力挽救这处精工雕琢的遗产建筑,并做出种种努力,他甚至使用了“英雄”这样的字眼来赞美赵先生的行为。

不过,主人似乎并不希望引人关注,他更愿意人们把焦点放到房子上面,加拿大头条(canadanews)对他的采访也成为倾听他对Rosemary“爱的表白”。百年宅邸的一切让他沉醉,赵先生每天都会到施工场地东看看西看看,他也喜欢琢磨,例如,他发现门口有一块石墩,不知何故而摆放在那里,后来终于弄明白,原来是用来蹭去鞋底的泥巴用的。百年前的温哥华多数是土路,多雨的季节从泥泞的路上一路走来,难免会两脚沾满泥巴,往门口的石墩上蹭一蹭,是多么饶有趣味而生动的一幕!他也虚心地向施工方FairTradeWorks的专业人员请教,几年下来,业主与建商之间也从生意拍档升华为朋友加伙伴的关系,FairTradeWorks的总裁Jim Perkins对媒体形容Rosemary是一个沉睡的恐龙,大家目标一致,共同把修复这幢历史建筑当作自己的使命。

| 百年宅邸一线牵两任屋主结“情缘”

赵先生先后三次飞往欧洲,专程到那里购买与Rosemary相匹配的家具、摆设和装饰品,他的足迹遍布各处的古董店和二手店。在餐厅的壁炉边,他骄傲地向我们展示几支从各处搜罗而来的点火器,它们看上去细细长长,就像一柄制作精美的伞把,“这个加长手柄是特别为了防止烫伤手而设计的,”他解释道,就像是一位考古学家。而他原本就在国内一所知名大学教授过中文,加上学法律出身,虽然后来下海,也是一位儒商,这些知识背景,为他开启另一扇文化之门做了最好的铺垫。


在主人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整修完工的舞厅和书房。听介绍,原来的舞厅、现在的影音室,木地板都是原装的,虽经百年磨砺,保留木头原色的格状拼花图案,看上去平整精细,涂上一层清漆,已经光彩照人。光线透过拼色毛玻璃窗照进屋内,墙面覆盖着红色丝绒,在金色嵌条的映衬下,整个大厅俨然是“唐顿庄园”金碧辉煌的贵宾厅。“这个房间的修复方案不少是采纳了我的意见,”赵先生有些自鸣得意,红色丝绒墙布更是他从“唐顿庄园”里获得启发而还原的场景,当时房间内残破的样子已经让人难以想象它原本的模样,完工之后众人眼前都是一亮,赞不绝口。

大厅墙上挂满了古典风格的老油画,“这些都是赵先生淘来的,”他的助手透露。“我连一块厕所里的瓷砖都舍不得让他们换掉,”他要求施工队务必尽可能地保留下房子里的一砖一瓦。我们在一个洗手间里看到所有原样保留的青花瓷砖和黑白两色的马赛克地砖,以及白色的古董洗手盆,蕴藉典雅,韵味十足。


问主人最爱这所房子的哪个部分?答曰,二楼的书房,到底还是一个读书人。这间屋子的确有些不同,经过百年沉淀浮华早已褪去,显得内敛与厚重,由天花板、墙壁和橱柜全部由深褐色橡木材料构筑起来的世界,它的醇香犹如一坛老酒,须慢慢品味。一圈黑色和赭红两色的皮沙发,围坐黑色的壁炉前,应该是三两知己炉边畅谈的好地方;书桌前的高背大班椅,背后就是窗户,主人是不是喜欢坐在那里捧读一本好书呢?屋内唯一的现代化陈设大概就是书桌上的台式电脑了。我匆匆瞥了一眼书架上的书籍,多数是装饰用的硬壳假书套,不过也有真书,顺着主人手指的方向,看到书名写着《我的七爸周恩来》《从越战到六四的逃亡》… …甚至还有一本《江青自传》,看来他对传记挺感兴趣。

交谈中,新主人详细介绍了几任前屋主的逸闻趣事,他们为这所房子所做的一切。他不胜唏嘘,为首任屋主、酒业大亨Albert Tulk生不逢时遇到一战而扼腕,如果不是因为战乱令许多建材无法从欧洲运来,这所房子会更加完美。现在也只能借由修复的时机,部分圆回Albert Tulk的梦中蓝图了。Rosemary始建于1912年(另有一种说法是1918年),是当时最大最昂贵的豪宅,并由当时最有才华的两位建筑师Samuel Maclure和Cecil Croker Fox主持兴建,“迷迭香”(Rosemary)是屋主女儿的名字,工程前后花了长达10年才完成。

赵先生开始修复Rosemary工程时,首任屋主的女儿Rosemary本尊仍在世,她的家人经常跑过来关心工程的进展,当他们看到部分完工的房间完好重现旧时模样,对新主人千恩万谢,为能够再见“老家”、重温旧梦而难掩激动,并表示会在房子完工的时候,送回部分原装家具。百年老宅牵起了一段穿越“情缘”,两任屋主就此成为朋友。


也不断有邻居跑过来向他致谢,他们为一位新移民愿意花巨资保留他们所珍爱的文化遗产,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敬意。赵先生很享受这种赞美,他希望通过这次全面修缮,Rosemary能再屹立100年,他也对自己的名字能与温哥华这所最具历史价值的遗产建筑联系在一起,成为城市记忆的一部分而颇为在意。

出品:加拿大头条
微信ID:Canadanews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