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画动画片逆袭获奥斯卡提名,现场评委都沸腾了

<- 分享“轻松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4 轻松加拿大



遇见是一场阴差阳错的好运气,

就像古画遇见动画,

就像杨春遇见奥斯卡

···


古 画 复 活

Revival of The Ancient  Painting


宋朝第八个皇帝、

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

老古董了。



古画有今用。

今年3月,

中国科学家在此画中,

找到鸟类杂交的最早记录,

证实画中锦鸡是个杂交个体,

该项成果发表在国际鸟类学期刊《鹮》上。



画家们对此成果并不感冒,

他们从来不关心画以外的事情,

就像他们才不care,

上面这幅《果熟来禽图》的作者是哪年死的,

林椿、生卒年不详。



活在皇帝带头“文艺”的宋朝,

赏花,观鸟,画小画儿,

日子悠哉游哉地过。

画家们说:真想“穿”回宋朝。




了不起我们回不去,

它们能过来也行啊,

还真有人这么做了。



中央美院的研究生杨春把藏在故宫“深闺”的宋代古画一一“复活”。这可不是什么“博物馆奇妙夜“,这比“博物馆奇妙夜“更妙。



杨春的专业是动画,

但他一直对中国画情有独钟。




中国画之美,

舍形而悦影,不似之似。

或奥理冥造,或以书入画,或比兴如诗。

                                           


山水画,

追求意境,



人物画,

讲究传世,



而花鸟画,

则在乎意趣。



画中的鸟儿们,

活灵活现,楚楚动人。

好像稍不注意,

它们就会从画里飞出来。



杨春琢磨着用自己的专业“复活“这些古画上的花鸟,让它们真正飞起来。没想到它们不仅飞出宋朝,还飞出中国、飞向奥斯卡,通过了最佳动画片的首轮初选。这是中国动画短片的“第一次”。



这场美丽的相遇也是杨春始料未及的。

连美国电视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影评家罗夫曼都表示:“

能看到中国的动画短片参与奥斯卡角逐,

我很佩服导演的勇气。



但这份勇气并不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杨春觉得中国画应该被全世界看到,

而他只是赋予它有一种新的形式,

让古画“复活”了。



这个6分43秒的动画短片有个唯美的名字:

《美丽的森林》



短片从第一帧画面开始就古韵悠然,

风吹树叶动,鸟飞展翅高。

精妙绝伦的宋代古画在这一刻生机盎然。



小鸟纤细的羽毛清晰可数,

水中青虾和荇藻以淡墨绿一色染成。

一只水鸟抖动着羽毛,伸长脖子,

从水里抓了一只小河虾,然后仰头吞下。



参选奥斯卡的影片大多只播了几分钟,

就被淘汰了。

但评委会的工作人员却把它连看两遍,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动画片!”

“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但是每个奇迹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付出。

为了复活古画场景,杨春没少吃苦。

场景中鸟儿的扭头、展翅、盘旋,

每一处都要用工笔手绘,

一点一点去展现。



为了保持古韵,

他每次还要花费大量时间,

用电脑调校画面颜色。

哪怕是为一片叶子调色,

也要耗费好几个小时。



除了《芙蓉锦鸡图》、《果熟来禽图》,杨春还选取《红蓼水禽图》、《杨柳乳雀图》、《扇面碧桃图》等多幅宋朝经典院画为模板,在工作室里埋头绘制了10093幅工笔画,历时三年才完成。他还创新出一套已申请专利的计算机技术,辅助形成动画效果。





没有一句台词,

只有古乐和工笔画,

《美丽的森林》已不仅仅是动画片,

更是一幅全新的工笔花鸟长卷。



短片的最后一幕,

一支枪瞄准了鸟。

枪声响过,画面洞黑,几只羽毛坠落。

有种被摧残的遗憾和怅然,

既是鸟的毁灭,也是画的毁灭,

是对生态和人文的双重拷问。



《美丽的森林》在美国洛杉矶中心艺术社区莱姆勒剧院连续公映7天,获得高度评价,业内人士称赞该片给奥斯卡带来了新的审美元素,展现了中国传统工笔艺术以及天人和谐的意境。



比冲击奥斯卡更让杨春兴奋的是,

《美丽的森林》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目前已有有关方面与他联系,

计划“复活”更多“深闺”的中国古画,

我们将看到更多古画“活”过来。



古画和动画的邂逅是场美丽的意外,

杨春跟奥斯卡的相遇更是妙不可言。

想到有一天,

我们将在奥斯卡红毯上看到中国动画导演,

不止今人会笑出声,

连古人也要笑出声了吧。





网站: easyca.ca 
联系: info@easyca.ca
广告 | 微信代管 | 活动策划
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