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退欧我们急啥?不,英国人今天的决定也将影响你我

<- 分享“英国华人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3 英国华人圈



 
点击上方“第一财经日报”关注我们


到底是选择抱团取暖,还是要倔强地孤悬海外,直面不可知的未来?

6月23日,英国将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在欧盟中的去留。在1975年公投中,英国人也曾面临过相似抉择:执政党党内分裂触发公投,政府和在野党均持留欧立场,然而此次英国人还会以67%的高支持率选择留下吗?

英国首相卡梅伦所发动的“脱欧公投”犹如一场赌博:卡梅伦认定的仅仅关乎经济问题的公投、经济学家们在这场辩论中穷毕生之所学反复证明的退欧利弊事实,统统已无关紧要;民粹主义者、全球化失意者以及政治投机分子纷纷脱茧而出,将英伦三岛淹没于对旧体制的报复狂热之中。

然而41年间,彼时尚在蹒跚学步之中的欧洲经济共同体(EEC)已成为授权更高、更加紧密的欧洲联盟,不仅成为全球区域化一体化进程中的独特实体、全球最大的贸易集团,更是维护全球稳定不可或缺的外交力量。

在公投造势期间,为避免产生负面影响而纷纷噤声的欧盟机构领导人以及欧盟各国精英也终于在近日爆发,站出来纷纷指责卡梅伦此举不负责任之外,更说出了此前在欧洲的禁忌:如英国退欧,欧盟将面临分裂的危险。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直言,英国脱欧可能意味着“西方政治文明”的终结。

在大西洋彼岸,同英国具有英美特殊盟友关系的美国政界也在紧密关注着这场意义非凡的公投。

“退欧派”错了,这不是零和博弈

到目前为止,退欧派刻意混淆的议题聚焦在移民、英国每年向欧盟缴纳的会员费、英国如不加入欧盟原本会更好,以及退欧后英国能自主推动全球贸易等四大方面。

2004年欧盟东扩以来,10年间,约有100万东欧移民涌入英国,平均每年接近17万人,大大高于此前布莱尔政府所估计的每年1.3万移民的数字。

一方面,英国公众忧虑NHS(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被不断涌入的移民占用,另一方面,特别是英国北部城市和曾经的旅游胜地沿海城市(在欧盟体系内,英国中产选择去性价比更高的西班牙度假),居民对于移民抢夺本地工作怨声载道。

他们认为社会中工作总量是固定的,存在着零和博弈。

英国前政府经济顾问、英国经济研究院高级顾问普莱斯(VickyPryce)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形容,这种错误观念就“如同一群人看着一个蛋糕,被人拿走了一块又一块,蛋糕越来越少。”

普莱斯谈到,实际上外国移民拿走的一部分非常低级的工作,英国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而且这一领域中存在着压低工资价格的情况;但大部分进入英国的都是具有高技能的移民,这些移民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要远超他们所拿走的。

需要注意的是,英国也是一个面临老龄化困境的国家,如缺乏移民注入,英国也将陷入缺乏年轻劳动力的陷阱之中。

英国每年向欧盟缴纳的会员费则更是被造谣的重灾区。英国的脱欧派制造出的数据显示,英国每周要给布鲁塞尔白送3.5亿英镑。

实际上,英国每周付给欧盟的金额在1.63亿英镑左右,大概平均到英国人身上,每人每年承担的欧盟会员费大约为130英镑。

普莱斯对记者指出,实际上,欧盟预算只占英国总公共服务支出1.2%左右,其比例无足轻重。

而根据测算,如退欧之后节省了这笔每年在180亿英镑左右的支出,也许英国政府要花更多钱来维护英国农业部门及其他。

英国加入欧盟是不是令英国变得更糟了呢?需要指出的是,在20世纪60~70年代,当欧洲大陆经历“黄金时代”、享受战后追赶经济的红利时,英国被称为“欧洲的病人”。

看到了欧洲大陆经济腾飞的英国通过加入EEC,获得了难得的通商和贸易机会。英国在加入欧盟之后经济相对良好,大多数时候比德法意的平均增速要高。

英国最权威的经济历史学家——华威大学的卡拉夫慈(NickCrafts)教授预测,由于英国可以接触到欧盟单一市场,且加入欧盟提高了英国整体的竞争力,直接拉高了英国经济十个百分点。

最后,退欧派宣称在英国退欧之后,没有欧盟的各种钳制,英国会同全球更自由地进行贸易。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在内的各方官员都警告退欧派这是痴言妄语。

阿泽维多警告,如果英国脱欧,其所有在WTO下的贸易协定全部需要推倒重谈,要么英国就干脆选择把自己变成个免税岛。他还指出,脱欧之后,除了英国的WTO会员资格须重谈之外,英国的消费者恐怕也要付出巨大代价,预估值每年在90亿英镑。

普莱斯对记者指出,挪威或瑞士模式,以及昂贵的WTO模式对于英国而言都不适用,最合适的就是加拿大模式。然而,加拿大模式并不能覆盖英国庞大的服务产业。而无论选择挪威还是瑞士模式,英国都还在一个松散的欧盟管辖范围之中,既需要交会费来进入单一市场,又在重大问题上没有任何实质性发言权,为什么在退欧后再选择一个比目前更差的方案呢?


“独立”的英国会迎来崭新开端?

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及资源委员会主席包墨凯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公投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对伦敦的房地产市场产生了影响。

包墨凯表示,“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RICS)的报告显示,在去年宣布要对英国退欧进行公投之后,国际上对于在英国的办公室、工业和零售物业的需求正在稳步放缓。”

“在伦敦,80%的RICS会员表示,围绕公投的不确定性阻碍了投资。”包墨凯表示,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KKR也强调,退出欧盟对英国经济而言是“可怕”的。

包括OECD、英国财政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等在内的全球经济学家均认为在长期范围内,英国脱欧将对英国国民收入造成不利影响,其主要原因在于贸易壁垒。

普莱斯一针见血地指出,无论英国脱欧后达成任何模式的贸易协定,都无法弥补目前在欧盟中免于非贸易壁垒钳制的福利。

英国经济外向度高,其对外贸易依存度在50%以上,其中服务业对外贸易依存度在20%左右,而作为支柱性行业,服务业在英国的GDP比重中长期占比超过70%,在2015年服务业占英国GDP比重为79.2%,而在其中,金融业又是英国服务业的核心。

执意退欧的又是哪些人呢?

如同退欧派议员克莱利(JamesCleverly)所说的,“你可以拿出聪明人、有钱人,甚至像奥巴马和拉加德这样的外国人来劝解,但这对于退欧派选民来说,不过就是些白色噪音罢了。”

就在公投举行之前两天,退欧派在《每日电讯报》头版写道:“这个充满了机会的世界正在等待着独立的英国,我们暂不提起那在时间的迷雾中丧失的大不列颠黄金时代,但期待我们国家能有一个崭新开端。”

西方政治文明的终结

图斯克直言,英国脱欧可能意味着“西方政治文明”的终结。

估计欧盟官员对于在2009年将退出欧盟机制写入欧盟法律追悔莫及。

即便是在欧盟内部,极端右翼党派在核心国家的崛起已在消解欧盟进一步一体化的决心。

如果英国脱欧,那些反欧洲的力量恐怕会喝香槟庆祝的。图斯克表示,为何英国退欧如此危险呢?因为无人可以预测其长期后果,而他担心英国脱欧可能不仅是欧盟解体的开始,也是整个西方政治文明瓦解的开端。

美国政治精英也对这场民粹主义主导的脱欧运动保持着密切的观测,并认为如这场理论能激进到令英国脱欧,恐怕平民主义和民粹主义在美国大选中也会取得胜利。

英国主流媒体描述了一幅“可怕的”后脱欧时代景象:退出欧盟后,伦敦市长约翰逊成为英国首相,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而更难以想象的是随后即将举行的美英峰会上那令人尴尬的场面。

在经济方面,英国退欧将不同程度地殃及全球,包括美国、日本、金砖国家等其他经济体,更别提爱尔兰、荷兰、挪威以及瑞士——这些国家将首当其冲,承受英国退欧在经济上所产生的负溢出效应。

经合组织(OECD)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指出,到2018年,欧洲其他经济体将遭受明显的冲击,尤其是那些与英国经济捆绑紧密的国家,同时包括美国以及金砖国家在内,许多非欧洲经济体也将因欧洲需求减弱而面临产出下降的压力。

OECD根据综合情景计算,遭受英国退欧影响冲击最大的国家是爱尔兰、卢森堡、荷兰、瑞士以及挪威。受到中等程度冲击的国家包括奥地利、比利时、丹麦、德国、芬兰、法国、希腊、西班牙和瑞典。

受到轻微冲击的国家则包括捷克、爱沙尼亚、意大利、匈牙利、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对于欧洲经济体,到2018年,其GDP将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其中2/5是缘于英国金融市场动荡。

欧洲经济体的需求减弱也将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不利影响,比如土耳其和俄罗斯将受到较为严重的冲击。

在中国方面,在回答“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你对此有何回应”疑问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在各个层面与一些欧盟国家就这个问题交换看法的时候,已经多次说过,这是由英国人民自己决定的事情。当然,就中方而言,我们一贯的立场是,我们乐于看到欧洲一体化建设能够继续向前发展。

实际上,包括李嘉诚等在内的中国商界人士近日均对英国退欧表达了反对观点。有分析认为,英国若退欧,将对人民币汇率构成下行压力,亦有人忧虑,由于英国是推动中方在中欧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授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中积极的支持者,英国退欧将削弱欧盟中对中方支持的力量。不过要看到的是,欧盟是由28个国家构成的联盟,即便是在27个成员国的假设基础之上,中国在欧盟内也具有广泛且扎实的合作机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