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是血,373刀捅死亲生母亲!加拿大华人男子今天站在了法庭上...

<- 分享“加拿大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6 加拿大家园


点击上方标题下「加拿大家园」可快捷关注

家园君个人微信号:canadau  欢迎勾搭!


曾经引发加拿大巨大轰动的华人男子萧嘉智373刀杀母案终于开审!



最先到达现场的两名警员特伦高(Darren Telenko)与卡科内尔(Simon Cracknell)在法庭上同时作供。


两人忆述,那天早上他们接到报案称有凶案发生。10时30分许他们赶到现场时,猛按大楼门键,却不能入内。焦急中,一名邮差趋前,使用邮差专用钥匙打开大门。


两人乘坐电梯上3楼案发现场,特伦高首先踏出电梯,看到墙上与地毯上有大量血渍。




萧嘉智手持一把刃长3、4吋的刀子,不断挥舞。


他脚下有一名小女孩,倒在地上,身上满是血渍,完全没有动静。不远处也有一名成年女子倒卧在地上,部分衣服脱落。身上也是满布血渍与刀伤。


特伦高大叫萧嘉智男子放下刀子,但萧嘉智目光呆滞,没有回答,也没有放下刀子。


这时卡科内尔将配备的伸缩警棍张开,趋前猛击男子的持刀手臂三下。




卡科内尔在英国当过警察被接受特训,认为自己挥动警棍的力度不轻,特别是第一下,打得特别重,可是萧嘉智没有反应,让他感到很诧异。


特伦高说在自己搭档后退后,再次喊叫让萧嘉智放下刀子但无效,这时该萧嘉智开始自插胸膛,并走向警员。




特伦高决定射出第一枪,但萧嘉智只是上身扭动了一下,再以刀自插。特伦高再补上两枪,萧嘉智这时才倒地。




特伦高的搭档卡科内尔与两名救护员昨日也在庭上忆述抢救小女孩的经过。虽然事隔将近两年,但三名男子汉还是不能释怀,难掩激动。


当特伦高将萧嘉智上手铐后,他的搭档卡科内尔则抱起小女孩,赶紧送到楼下。准备第一时间送上救护车。




他判断其他先遣人员可能搭电梯上楼,于是抱着小女孩,从楼梯冲下楼。他说自己也有女儿,他以哄自己女儿的声调,希望叫醒女孩。


为了让她呼吸,还用手指撑开牙齿。女孩眼睛略微转动,发出微弱声音。他仍然记得,小女孩被插穿的右侧脸庞。




第一个到场的救护员忆述在街上见到警员卡科内尔与小女孩,两人身上都满是血渍,后来确定只有小女孩受伤之后,立刻开始施救。


他记得女孩右侧脸庞与右耳有三处穿透性(puncture)刀伤。他以绷带为她包扎,但依旧血流不止。最后不得不以双手紧抓女孩头脸止血。


由于女童年幼,救护员呼叫儿童医院的幼婴输送队,在赶往医院的途中接手。幼婴输送队的一名救护员也忆述小女孩呼吸微弱,血压很低,身体开始冷却,命悬一线。




根据先前透露的案情,小女孩的头脸被刺中16次。成年女性死者(萧嘉智的母亲)则被刺中373次。


警员的昨天的法庭上均指出,当时被告在手术后自言自语以英文说:「我杀了两个人」。




昨天,被告萧嘉智昨日身穿黑色运动套装及白色运动鞋出庭。他全程表现冷静,但坐在犯人栏的他,经常用手搓揉耳朵及面部,有时则将双拳紧握互搓。


现场未见家人旁听。而由于案件聆讯涉及血腥情节,主审法官及检控官亦特别留意旁听席上是否有年纪太小的旁听席者。


有随学校到法院参观的小学生原本想进入法庭旁听,最终由于案件太过暴力血腥而由学校老师带走。




昨日,继续由控方传召证人作供,包括两名救护员及三名警员。当时接报到场的一男一女救护员均说,受伤的小女孩已被送走。


他们步出升降机,看到四处都有鲜血,大厦走廊的地毯完全被血浸湿。男救护员形容:「基本上可见的地方都是血,天花、地面、墙壁全都染血。」


男救护员说,当时首先查看已倒地的女子(即被告母亲邵燕娜)的伤势,但她已没有脉搏及心跳,亦没有呼吸,全无生命迹象。


加上她身上多处严重刀伤及现场的渗血量,可以确定她已经死亡。




他说:「死者大约重130磅,正常身体内需要有4至5公升的血液,但据现场满地鲜血的情况估计,当时她已起码失掉2公升的血液。」


救护员其后检查左手手腕受枪伤及右胸有一刀伤的被告。


救护员说:「他当时是有意识及能够跟从指令,虽然他由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话,但他完全明白并能按照我的要求,配合检查,对于我的简单提问,亦有点头及摇头。」他并认为,被告没有表现出迟钝。


之后萧嘉智由女救护员送往温哥华综合医院(VGH)接受治疗,女救护员指,被告在救护车上大部分时间均闭上眼睛。




作供的警员则表示,他们接报后在下午三时前抵达医院,当时被告仍在接受手术,至晚上手术完成后,两名警员负责在场驻守。


警员说,萧虽然躺在床上,但最初不时左摇右摆,之后又紧握拳头大力打向自己的前额,不过当警员叫他冷静及停止后,他即停止有关动作。


两名警员并纪录他在病房的发言,两人异口同声表示,被告在没有被警方盘问的情况下自己亲口说:「我杀了两个人。」



而在此之前,则不时用中文及英文喃喃自语,但由于被告很多时只是断断续续,没有连贯地发声,警员无法听懂他说话的内容,不过警员曾很清楚听到他用英文说粗口:「Fxxk you!」


其中一名警员表示,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曾到病房与萧对话,并问了他三个问题,包括:


「你有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萧:「没有。」


「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吗?」萧:「VGH」。


「你是否害怕有人会伤害你?」萧:「不是。」


《明报》、《星岛日报》授权;家园综合

家园全新插入式Banner广告特惠价为您企业助力

家园微信中回复"ads"可获取报价

更多广告需求发邮件至:ad@iaskca.com


(可以支付宝和信用卡付款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