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台付50万解救被捕员工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3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澳大利亚新闻公司独家报道:九号台在拙劣的绑架儿童行动失败后,向孩子的黎巴嫩父亲Ali Elamine支付了50万美元,这一金额登记在法官的正式结案文件中。

一个知道谈判内情的人说,另有没有披露金额的数目直接付给了Elamine的家人,鼓励他放弃起诉60分钟的员工。

这个消息来源说九号台先是向Elamine提出35万美元的价码,他对此嗤之以鼻。直到九号台提出另外支付一笔不记录在案的金额,他才对谈判认真起来。

同时,还有证据显示九号台直接支付了一名前澳洲军人十几万澳元让他夺回Sally Faulkner在贝鲁特的两个孩子。

新闻公司拿到的一个支付凭证显示九号台向一个名叫“夺回被拐骗儿童”(CARI)的公司支付了69000澳元。

文件说款项今年1月转自九号台在悉尼的一个银行账户,目的是为了“调查我失踪的孩子”。

据信九号台还第二次转账,支付的金额总计至少达115,100澳元。

60分钟的摄制组成员周五晚将和家人团聚,而前澳洲军人,CARI的创始人Adam Whittington还在贝鲁特的监狱里。

Whittington的律师Joe Karam指责九号台雇佣了他作为营救者但随即又抛弃了他。

“Adam没有得到任何尊敬,他没有被好好对待。”Karam说。

“他们(九号台)害怕回黎巴嫩。九号台达成了一项协议,但是协议里没有包括他们帮助他们执行任务的人,这是不合适的。”

Whittington的同事Craig Michael  - 一个曾帮助夺回被孩子母亲拐走的自己的两个孩子的刺青艺术家- 以及两个黎巴嫩人现仍在贝鲁特一个监狱里。

另一个消息来源说对于记者们“逃离”黎巴嫩的速度感到惊讶。

当周四被问道Whittington的情况时,九号台的一位女发言人说:“我们和Adam Whittington以及CARI团队没有关联,我们从未和他们有关。”

新闻公司获得了Whittington的服役记录,显示他1994年7月26日入伍,成为澳洲军队的列兵,1998年8月31日退伍。四年内他先后服务于第一新兵训练营,步兵学校,澳大利亚皇家军团二大队以及皇家军事学院。

然而他持着英国护照进入贝鲁特,并抱怨澳洲大使馆对九号台摄制组嘘寒问暖,却没有向他提供任何帮助。

银行文件显示九号台于1月22日向一个在瑞典斯德歌尔摩叫做"IPCA有限公司“的帐户支付了第一笔款项。

这个公司属于Whittington,并且和他经营的CARI业务共用一个瑞典邮箱地址。


图文来源:http://www.dailytelegraph.com.au/subscribe/news/1/index.html?sourceCode=DTWEB_WRE170_a&mode=premium&dest=http://www.dailytelegraph.com.au/entertainment/television/document-reveals-the-nine-network-directly-paid-a-former-australian-soldier-to-snatch-back-two-children-in-lebanon/news-story/70535838b17e4a8bd1729a611d4a62a9&memtype=anonymous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