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专栏】絮枫连载: 乌托邦还是万恶的帝国主义?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5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最初的梦想, 是实现还是夭折?

【温哥民乐活网Lahoo.ca  Jason Yuan撰写】从那一天的梦境起,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反复梦见相同的情景。无论是飘雪的异国他乡的晚上,还是Jingle Bells的乐声,他们从没有改变一开始的模样,成为了自己在不懂事的年代里心里的朦胧信仰

遗憾的是正因为处在不懂事的年代,对层出不穷的新鲜事物的好奇总让人逐渐淡忘之前的所谓“信仰。”长大过程中逐渐被灌输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各档新闻里暗示着我们所处环境的伟大与优越。“水深火热的帝国主义”让自己重新开始思考先前的梦境: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乌托邦的理想开始动摇,但一切都只是道听途说,有时渴望去经历,但对“水深火热”的恐惧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起退堂鼓。耳边响起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乐曲声仿佛在告诉自己:乌托邦就在这里,就在你们的手中!

放学回家望着海报,夜空始终璀璨,只是这样的景象与我在外面的世界里所听到的似乎并不相符。那么究竟真实的“乌托邦”是怎样的?

飞速发展的时代大踏步的将我们带上了“物质乌托邦”的道路,搬家这种顺应时代潮流的举动自然不能幸免。年纪小,力量小,对于搬家这回事自己帮不上任何忙。只是清楚的记得搬家后我再也无法找到那一张旧金山之夜的海报,而且我也并没有询问它的去向。是否在那一个时期,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已经不再认为幼时的梦境是可信的,或者说已经不再觉得那样的生活是最理想的,是毫无疑问优于当下的生活的?

后来的很多年里自己再也没有对这幅海报的印象,即便选择了出国道路之后的两年。心里的“乌托邦”情节依旧存在,只是记不起那段美梦。

| 最初的梦想,一定会夭折?

十五年后的夏天,当踏上飘洋过海的航班那一刻,儿时难以忘却但行将忘却的乌托邦雏形突然在脑海里显现。这一幕的出现无形中给予了自己无穷的精神力量,瞬间让不舍之情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信仰之力,义无反顾的前行,最终来到温哥华。

首次体会时差的强大,它会使人体会到什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当崭新的世界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心里满是欣喜想要与之拥抱,却阻挡不了眼皮的重合。

嗅着不同滋味的空气,迅速进入梦境,只是这次仅仅是“睡着了”,并没有做梦。因为我所认为的乌托邦已经在自己的身旁,无需用梦里臆想再去点缀什么。

“这里是xxx,数以万计的中国富人移民于此,人人都住在大庄园里,有些人甚至不用工作,因为这里的生活如同天堂一般。依山傍海,非常之有情调。”

“路上车很少,交通井然有序,居民素质普遍很高,在这里学习生活会觉得很快乐。”

接机的朋友滔滔不绝地介绍这儿的好,我很想认真聆听也很想提出脑海里处储存着的一万个疑问。但时差让我无法苏醒,在昏昏欲睡中度过了在这座新乌托邦里的第一天,第二天,甚至第三天。

昼夜颠倒让自己模糊了对时间的概念。北半球高纬度夏日的白昼长达十八小时以至于自己每次醒来时都无法分辨现在是早餐还是晚餐时间。从寄居地的窗外看到的景象始终在变,有时是壮美的火烧云,有时是刺眼的阳光。朋友打趣道:这儿的大气层有臭氧层空洞,所以阳光会格外“火辣。”听罢出门求证,果不其然。夺目的光线甚至可以起到提神的效果让我对抗时差。

生命里最特别的一个八月。八月的最后十天我似乎从未清醒过,不清醒使得自己常有恍惚感,不相信自己已身处大洋彼岸。正如同七岁时的雪夜之梦,它一次一次的出现在脑中,似是而非,似非而是。

眼前的这个世界是否是真正的乌托邦?时间与阅历会告诉自己答案。而首先有待证明的,是新闻里所说的“水深火热的帝国主义”是真是假?

文/Jason Yuan,出自加拿大头条(ID: Canadanews)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