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育】智慧课堂回顾 | 专访英国罗素大学集团第一位女校长

<- 分享“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


【Smart Talk智慧课堂】嘉宾Nancy Rothwell,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被任命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并因在医学研究上的贡献,被册封为大英帝国二等女爵士。英国教育给她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作为优秀的女性领导者,她会给女性观众怎样的建议?我们将带您一探究竟

【智慧课堂】这档由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组织筹划的栏目继续秉承其先锋性和创新性,邀请了一批前沿科学家、知名设计师,以及精英企业家等行业先锋来访中国,继续为中国听众呈现英国教育的精彩之处。


访谈背景


Nancy是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在英国罗素大学集团中开了先例。


本期《智慧课堂》,她将分享她的求学经历、管理曼大的感悟以及作为女性领导者所遇到的困难和挑战。


   

Nancy Rothwell女士的父亲是一名生物教师,如今已是曼彻斯特大学校长的她依然从事学术研究。努力平衡学术与管理角色的她,受到了英国教育什么样的影响呢?


1

作为校长:很忙碌 没有一天是重复的


Q:作为曼彻斯特大学的校长,同时依然从事学术研究,要平衡自己的不同角色,及其带来的责任会不会很困难?


A:不会,其实我不曾计划成为校长,按职业规划,博士毕业后我想当研究员,这也是我职业里做得最多的事。我想,应该是我承担的工作,最终把我引上了校长这一位置,事情非常凑巧,当时看来也很有趣。在我成为校长以前,我是一名副校长,再之前,我是大学的研究主管。我做管理工作之余依然是全职研究人员。但我成为校长之后,我做研究的时间显然少了,要平衡起来是很困难,但名义上,我每周依然腾出一天做研究,有时时间会被压缩,但我尽量每周腾一天。


Q:作为曼彻斯特的校长,您有什么感受?


A:非常令人激动,感受颇多,有时候也很可怕。我刚刚听说我们去年的营业额超过十亿英镑,大学里有五万人,其中四万人是学生,一万人是职员。有时我环顾校园,发现新的大楼越建越高,还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再过一个多星期就要来校报到,我会突然想,"我的老天爷"。那天有人问我,就是昨天在北京的会谈上,他问我"平时的一天是什么样的",我说没有一天是重复的,非常忙,热火朝天。


Q:2010年,您成为曼彻斯特大学校长,您是第一位担任此职位的女性,这在英国罗素大学集团中开了先例,这也显示出在这一行业内,男女领导者在数量上存在不平衡。您觉得是什么造成了不平衡?


A:我觉得答案不唯一,别人常问我这个问题,在罗素大学集团的24所大学里,在四年中我曾经一直是唯一的女校长,而现在有四位了,这种情况在逐渐好转。但对于多数领导位置而言,女性还是偏少,其原因很多,而且毫无疑问,有家庭和承担能力方面的原因,毕竟学术事业要求很高,会占据大量的时间,这点肯定是原因之一。还有一点,就是女性榜样的缺失,你或许知道学校对学生的鼓励不尽相同,但有件事我觉得很重要,我反对无差别对待男性和女性,因为有些女性支持这么做。


Q:在您的事业里,如果您能回到过去,有没有什么事情您想改变?或者做不同的决定?


A:我主要想说两点:第一,要广泛涉猎,对我来说这非常有帮助。我一有,在研究方面,在很多情况下,我都选择了捷径,我在职业半途完全更改了研究的领域,我觉得改得还不够早。因为我研究肥胖症时,我出了名,我受邀参加会议,有很多人资助我,后来我彻底转而研究神经科学,在当时这个决定很勇敢,也是我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我应该更早一些决定,而我选择了捷径。曼大的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安德烈·海姆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如果你走别人走过的路,你可能发现路边的草全被吃光了。换句话说,想做出成绩,你必须找自己的路。


Q:您本科是在伦敦大学学习生理学。可否请您说一说,为什么选择这门课程?以及为什么选择这所大学?


A:因为生理学其实涵盖于生物学,它研究的是生理机理。但我14岁时就不再学习生物了,我的高中课程科目与别人的不同,我选了数学、物理、化学及艺术。我在大学首先选择的是艺术,但有一位博学的艺术老师劝我说,我的能力不足以让我以此谋生,于是我的第二选择就是数学,然后我觉得数学有一点无聊,于是我选择了生理学,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父亲是生物教师。我选择伦敦是因为我来自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村庄,而那时候伦敦是最佳选择,而我就读的学校在肯辛顿的中部,这个地方很让人兴奋,这些选择并不是出于学业考虑。


Q:可否详细说一说有关生理学课程的课程内容?


A:我研究的内容主要是哺乳类生理学,就是哺乳动物的生理学,内容主要是了解心脏和血液系统的原理,以及神经科学和大脑,但在学习期间,我对于极端环境下的生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我开展了一项特殊的研究,研究人与动物如何适应高海拔、高压力、极寒、极热,或者食物和水的短缺。


Q:您获得学士学位后,决定继续修读生理学的博士学位,您就读的是伊丽莎白女王学院,现在它是伦敦国王学院的一部分,是什么促使您继续学业?


A:我并没有任何职业规划,所以我进入大学时,对于自己想做什么,完全没有概念。我知道很多人有长期的职业规划,但我没有。在我毕业的那一年,我从事了一项研究,试图了解为何某些脂肪细胞会吸收大量的营养并长大,使得人体发胖,而另一部分细胞却不易如此,我觉得这个研究项目很令我振奋,于是我决定继续读博,主攻肥胖症方向。


Q:如果让您变回一个小女孩,回到您上大学前,然后憧憬自己未来的样子,那时候您会想什么?


A:我小时候的大多数时间没有想过,没有考虑过自己想做什么,我并不为这种事操心。但我在六岁时写过一篇作文,作文要求写自己的志向,多年来我都忘记了有这回事,后来我父母找出了那篇作文,我的志向是当一名著名科学家。


编者手记:牛津大学在去年任命了第一位女校长。近些年,英国的大学的女性校长在逐渐增多,Nancy,作为曼彻斯特大学的第一位女校长,她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女性作为领导者有其独特的风格。Nancy给年轻女性的建议是:要做自己,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不要事事以男人为标杆。与中国女性共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