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如舒淇用一张度假照撬动了世俗婚姻观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许云泽)


已届适婚年龄的女人或许都曾经被轻描淡写或者语重心长地告诫过,单身有着种种坏处,譬如,长期单身生活会导致抑郁症,老来孤单一人无依无靠等等。对于娱乐圈中的女明星们来说,这份告诫多了一层别的意味,仿佛她们事业上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在最好的年纪嫁入豪门,以免年老色衰之后,无法将多年打拼等价兑换。近几年,有女明星嫁入豪门却过得如履薄冰、凄凄惨惨的报道,有女明星不恋家财“下嫁”普通男青年甚至“倒贴”的报道,为上述告诫又平添了几分莫须有的紧张感:不能再挑啦!有得嫁就好啊!


令人欣慰的是,有另一挂的女星们,完全不理会这种告诫和背后的社会化焦虑——近日,舒淇和林心如日本度假合照po出以后,人们发现,大龄却没有婚姻、暂时也没有爱情的她们,笑颜如花,轻松自在。



如果我们设想一下已婚或者已育女星的出游照、生活照,要么像贾静雯那样,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被赞“嫁得真好啊”“夫妻真恩爱啊”;要么像冉莹颖那样,左手一个娃、右手一个娃,单手打鸡蛋、切菜,这边刚安顿好孩子,那边马不停蹄地就要帮拳王丈夫处理各种事务,婚姻的性价比对她来说似乎不怎么高,但也能收获一万点美誉,让人觉得她是完美妻子、超人妈妈。波伏娃在第二性理论中曾经悲观地揭示,女性的存在意义必须通过征服一个男人才能实现,这是自然选择,也是现实状况。像舒淇和林心如那样,年纪四十的姐妹淘相亲相爱,美则美矣,总有了则未了的遗憾。


不过,社会心态似乎已经显著地发生变化。早几年,大小S和范玮琪作为金牌姐妹淘形象出现时,人们给出的最善意的议论,仍然是祝福她们早日找到真正的人(婚)生(姻)归属,而她们自己,在唱颂着“朋友比情人更可靠”时,从不停止对婚恋嫁娶的追寻。在今天,舒淇的不婚主张,已经被她照样风情万种、照样如风随性的生活实践,变成了不婚主义:找得到支点、讲得清认知、放得下自我。


与舒淇同天生日的徐静蕾,42岁的年纪,不可谓不大龄,但她几十年未婚的生命,也不可谓不精彩。和文艺范儿的单身女星们不同,徐静蕾更入世、给人的观感更现实,做演员、当导演、涉足出版业和文化产业,当老板,算得上当代女强人的典范,另一方面,当爱情来临,她也大大方方、清清爽爽,愿做“小女人”。只不过,这样圆融的徐静蕾,不婚的原则却相当明确,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一种“婚姻无所谓主义”。2015年,徐静蕾向媒体畅聊自己冻卵的全过程,这个在大多数人看来多少有些无奈、被动的事情,在徐静蕾本人口中,却是主动掌握命运的通途。实际上,她选得起不婚,就担得起后果,婚姻对于她,不是义务,只是一个客体,和豆腐脑该吃甜的还是咸的一样,完全取决于个体选择。



前几日,俞飞鸿接受《时尚先生》采访时,不出所料又被问到“剩女”话题,这不但由于她近期饰演的多个女主角色,都是以“大龄”、“姐姐”的身份在跟小鲜肉谈婚论嫁,恐怕也由于她在娱乐圈多年片叶不沾身,至今一个人当着仙女。不过,俞飞鸿一开口,首先就解构了所谓“剩女”的概念:剩女其实是个伪命题。


在“剩女”概念盛行的时代,社会文化倾向于把女性塑造成一个被动,依赖的角色,即使是本应该代表人性自由、张扬的爱情,也需要以法律注册和公告天下的两种程序来背书,择一个良辰吉日,找两个公证人到政府部门、某个庙宇或会馆,在外人的审视下在一份契约上签字,宣誓,交换戒子,然后把这份结婚证书当成一份财产般好好地收藏。至于公告天下则是在教堂上演一出梦幻婚礼进行式或者在酒楼,酒店中大排筵席,把同事亲戚朋友以及旧情人统统叫来,然后把自己的恋爱日记公诸于世。


而娱乐圈的“剩女”,则更多了物化女星的意味。人们琢磨着,香港小姐也好、金马影后也罢,都是物品的附加值,事业的每一次打拼,都是给商品的价签做一次加码,电视荧屏或者电影屏幕,红地毯或者时尚杂志的镜头,都在为女星们成为“window shopping”的对象提供场所,种种努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晋升为“某太”,从橱窗中悄然下架。即使一时找到归宿,女星们仍然需要十八般武艺地以经营手法来管理婚姻,以保身价不会贬值,甚至遭到“退货”。


Anyway!大把的女星们以及普通女性们早已挣脱婚姻这个保险箱。她们正用一个人的精神富足和独立,收获一个世界的回馈,用个体的实践,慢慢撬动社会观念的铁板。比起那些多少带点叛逆色彩的先锋们,比起那些鸡汤的安抚,越来越多大龄不婚的女明星们,正在将其变得越来越理性和自主,也让人们越来越愿意祝福:你若精彩,就是晴天。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舒淇主演爱情电影《剩者为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