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生存】登山有风险逐梦需谨慎 澳34岁女登山爱好者攀登珠峰遇难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今日阿德莱德



珠穆朗玛峰登山者;澳大利亚女性Maria Strydom博士(左侧)和来自丹麦Rotterdam地区的登山者Eric Arnod

澳34岁女登山爱好者攀登珠峰遇难


很遗憾,澳大利亚34岁女登山爱好者Maria Strydom并没有顺利登上珠穆朗玛峰之巅;而且还在这次“终极挑战”中搭上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对于Maria Strydom的死,作为丈夫,Robert Gropel感觉非常内疚、非常自责。

Maria Strydom是墨尔本莫纳什大学商学院的一位讲师,同时也是一位严格的素食主义者。据说,Maria Strydom和丈夫Robert Gropel此次尝试登顶珠穆朗玛峰,目的就是想证明素食主义者并非弱不禁风、不堪一击。

正所谓理想和现实终究有差距,虽然理想很丰满,但因为攀登途中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高原反应,Maria Strydom不得不中途撤回,而撤回途中,Maria Strydom失去了她的生命。

“我问她,介不介意我继续攀登。她说,可以,如果我继续攀登,她会在那里等我。”Maria Strydom的丈夫Robert Gropel称。

“我不想她单独留下,我想她继续攀登。”

“我也知道,她已经很累,但从当时所处的位置看,峰顶就在不远处。”

“即便我成功登上了峰顶,可如果没有她在身边,那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特别意义。”

“我只是上去又下来了,没有任何特别意义,因为一直以来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是一起的。”

“之前我们一起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比我自己登上珠穆朗玛峰之巅更有意义。”

当被问及,关于妻子的死,他是不是感觉很自责、很内疚,Robert Gropel称“那是肯定的”。

“我是他的丈夫,保护我的妻子,让她安全回到家,这是我的职责。”

“真的很难做到不自责。”
 
据Robert Grope介绍,Maria Strydom在返回4号营区的途中,就已经感觉身体不适,但吸过氧接受过药物治疗后,感觉稍稍好了些。后来,在夫妻二人准备再次出发试图抵达3号营区之前,Maria Strydom的情况出现了进一步恶化。“我能看出,她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了。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最终,Maria Strydom死在了4号营区附近——海拔差不多7800米。

Maria Strydom的母亲 Maritha Strydom称,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在Maria Strydom弥留之际,她们夫妻二人是在一起的。

“当初第一眼看到Robert Grope,我很高兴女儿能够认识这么好、这么棒的一个小伙子。知道Maria Strydom最终是死在了Robert Grope的怀里,我觉得很欣慰,因为她肯定愿意这样。”
 
Maria Strydom身处麦金利峰
尼泊尔政府时隔两年重开珠穆朗玛峰南坡攀登路线,却陆续传来坏消息。
截至目前,来自澳大利亚(Maria Strydom)、印度和荷兰的3名登峰者以及一名尼泊尔当地夏尔巴人向导已经死在了这条逐梦路上。
短短四天,至少4人遇难...这再次向那些敢于冒险的人们敲响了警钟,攀登珠峰并非轻而易举,世界最高峰仍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就算是最有经验的专业攀登者也难逃一劫。
相关数据资料显示


1953年人类征服珠峰以来,已有超过4000名登山者成功登顶,但同时也有260人在此过程中丧生。2014年4月,珠峰雪崩造成南坡16名登山者死亡,成为珠峰登山史上最致命的事件,尼泊尔政府在当年封闭了这条攀登路线。2015年初由于当地发生大地震,政府继续关闭该路线。两年后的今天,线路重新开放,当地经营远足服务的旅游公司正迫不及待地盼望外国游客的回归。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由于天气晴好,超过350名攀登者从珠峰的南麓开始攀登。营救队伍称,不断能收到高原反应、冻伤、滑倒和受伤者的呼救。据《喜马拉雅时报》报道,近几日,超过30名攀登者在途中病倒或被冻伤。

而美联社引用尼泊尔登山协会主席的话说,这是一次人为的灾难,4人的死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准备不充分、团队管理不善造成的。他认为攀登的人太多,而路线少,因此很容易造成进度缓慢,带来更大的风险。

专家表示,考虑攀登珠峰的人士,准备的第一步必须是咨询医生,先做一个全面的评估,看看自己当前的身体条件是否适合。


谢谢各位看官

今日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