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过美国雾霾的良方,能救中国吗?

2018年12月01日 创业美国


在刚过去的11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出现四次重污染天气过程。自上月24日以来,江苏、安徽、上海、浙江、山东、河南也未能幸免……南京雾霾围城、西湖已经看不到雷峰塔……就在发布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们在“世界空气污染:实时空气质量指数地图”的网站上,截屏下了这样一组数据。



现在,蓝天白云、空气质量指数为33的纽约,曾经也经历过一场雾霾危机。我们如何治理雾霾?需要多久?有哪些可行性措施?从政府到百姓,我们到底能为缓解“雾霾危机”身体力行地做些什么?带着这些问题,一佳走访了美国当年亲身经历雾霾治理的专家、民众,在此为你一一解答。如果你珍爱自己和身边人的健康,重视这个无形的“杀手”,请阅读完全文并转发朋友圈,同一佳一起,为中国雾霾治理贡献微薄的力量。



1952年,伦敦的雾霾造成超过4000人死亡;1953年11月,一场雾霾夺走了纽约200多人的生命;1966年感恩节,黑色的雾霾笼罩纽约市长达一周,每一天平均因为雾霾死亡的人数超过20人。在中国,2013年1月,4次雾霾过程覆盖30个省(区、市),在北京,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有报告显示,中国最大的500个城市中,只有不到1%的城市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与此同时,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有7个在中国。


可见,黑色“杀人雾”,“空气可以杀人”这些话,并非危言耸听。


其实,大气污染从来就不只是一国一地的个案,而是很多国家在发展过程当中都会遇到的问题。美国的二次工业革命,使得大气污染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现阶段的中国也一样,遇到问题不可怕,关键在于,我们需要正视它,有了前车之鉴,可以更快找到解决办法消灭“敌人”。



纽约法学院教授、环保律师Ross Sandler告诉我们,纽约当时的雾霾问题主要是由两方面造成的,“一个是市区范围内的能源生产,主要是纽约市内为城市供电的发电厂;第二个方面,就是汽车。”


和今天的中国一样,当年的纽约,城市供电主要依靠烧煤,除此之外,由于当时纽约的市政还没有派出垃圾车,人们还会在自己所在的公寓楼道里燃烧垃圾,这也让当时城市的空气雪上加霜。愈发严峻的雾霾问题开始引起整个纽约地区恐慌的同时,从政府、公益组织到民众,也开始采取一系列行动,联合对抗这场“雾霾危机”。


首先,纽约市政府自己作出了很多努力,当即下令禁止燃煤和高硫油。由于污染是通过风传播的,所以这一举措也必须得到国家的响应,在全国范围内治理。



随后,《清洁空气法》法案的出台,对于美国治理空气污染和雾霾步步推进,具有程碑式的意义。1970年,美国颁布的《清洁空气法》设立了具有强制效力的空气质量指标体系,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制定了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包括城市空气中二氧化硫、一氧化氮以及粉尘颗粒物的含量;第二个就是针对机动车,设置全国通用的每公里尾气排放量标准。


比起中国,美国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车轮上的国家,车多而且车流量巨大。为了解决汽车尾气排放问题,当时的纽约市长Ed Koch首次雇用了一位资深环保律师,作为城市的交通顾问,专门治理因交通而引起的空气污染问题,这个人就是Ross Sandler。


在Ross看来,“任何关于汽车的规划,如果不涉及到改造汽车本身,那么最重要的就是要减少汽车行驶的公里数。如果你减少了减少汽车行驶的公里数,你就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但是如果你告诉人们,你们在这不能开车,或者那里是限行的,这在政策上是不可能的。尽管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式去减少汽车行驶的公里数,但是除了一个之外,没有任何有效的方法。这个唯一的方案,就是‘密度问题’。如果城市没有很宽的路,就没有开车的空间了,这样的话就会有很汽车的里程数就会减小。纽约的人口密度很大,你不可能把所有车都放到纽约来,但是如果在一个没有人想去的城市,这招不一定会管用,但是在纽约,人人都想来,如果不能开车,人们就会想用别的方式来纽约,比如通过公共交通。”



现在,乘坐公共交通不仅成为纽约客们、更成为纽约游客们出行的必备交通工具。


空气法案虽然有一定效用,但法律难免存在灰色地带,国家监管也会有死角,这个时候就需要个人发挥力量,千万不要小看个人的力量,在纽约或者说全美的这场对抗雾霾的斗争当中,个人、以及个人发起的环保组织,成为推动治理的中坚力量。


David Schoenbrod教授,也是Ross在纽约法学院的同事,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曾经是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一个年轻律师,这个协会主要的责任就是通过起诉政府来保护环境。



现在,人们都知道汽油无铅化这一举措,对于空气清洁多么重要!但是你也许不知道,这一举措最早来源于美国,而David就是这一举措的最早提出者。“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把铅从汽油中去除出去,因为这涉及到当时全美国的含铅汽油问题,去除汽油中的铅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儿童,铅不仅害人,而且还会严重降低儿童的智商,当时,有成千上万的儿童,智商已经跌到了70以下,是永久性的脑损伤。所以,美国首先去除汽油中的铅,也带来了全世界的去除含铅汽油的运动。”


除了像David这种环保组织中的专业人士,当年也不乏关注环保的普通市民,采取温和的方式,加入对抗雾霾的大军。最具代表性的就要算是自行车团体。1990年,纽约市政府突然关闭了一条自行车道——纽约市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Queensboro Bridge上唯一的一条自行车车道,希望能够全面向机动车开放,来缓解交通拥堵的问题。这一举措迅速引起了自行车团体的不满,他们也马上做出了行动。为此,一佳非常幸运得找到了当年的代表之一Charles,告诉我们当年事情经过。



Charles告诉我们,当年他们与警察坚持不懈的顽强斗争,换来的不只是增加了一条自行车道,他们更是为了以此来鼓励更多人骑自行车,减少车辆带来的空气污染。“相比25年前,现在每天骑自行车的人比原来多了4倍。有的时候我看着这些孩子会想,也许他们中有些人是我的孩子,通过我的努力,让他们在骑车的时候更加安全,但是,一个人的努力是起不到变化的,必须通过很多人有组织、成规模、有目的的去共同努力,把这种努力集中在一起,才会产生变化。”


从禁煤到城市规划,几经变化,纽约市残留下了许多废弃的工厂、电厂,如何处置它们,将它们变废为宝,实现再利用?


在对抗雾霾的斗争当中,除了来自政府和公民的努力之外,其实商业活动的变化也是重要的推动力之一。


一佳采访到了一个提供整个纽约50%电力的工厂,一位工人向我们坦言道,“这个工厂较以前相比变化很大,自从我们买下这个电厂,现在基本上是天然气和燃料的结合,也就是90%的天然气,现在,很多时候已经可以做到100%的天然气了。因为天然气的确更加经济,同时也是操作起来最清洁的能源。”



除了一些工厂技术革新,被再次投入使用,另外一部分则华丽转身成为纽约重要的艺术商业区,比如来纽约你一定要去的曼哈顿切尔西区。在上世纪60 、70年代的时候,这里聚集了各种像奥利奥饼干厂,各种肉类加工厂的厂房区。而现在,已然变成了著名的画廊区,集中了各大奢侈品牌的工作室,同时还建立了各种新楼盘,房价直逼上东区。


从纽约当年雾霾治理的整个过程来看,它是渐进式的,刚柔并济。对于新企业,设定指标严格管理,达不到就不会审批,旧企业则不管。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旧的厂子不能升级,一升级就要满足环境标准,就得上新的东西,所以有的旧厂也就被动地优胜略汰了。


有了政府的监管,以及公益组织和民众的呼吁和监督,经过半个世纪的时间,美国的污染已经下降了70%。在2013年,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还向纽约市民宣布,就在2013年,纽约的空气质量已经达到了五十年来的最好水平。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也没有就此被拖后腿,50年的时间当中,经济总量翻了两倍。


点击视频

收看《一佳之言-直面雾霾危机》





败家爷们的时代已经到来?男人的钱比女人还好赚?

那些年你丢错的垃圾,竟可以让飞机往返纽约伦敦180次

测便便的、卖优惠券的、怂恿你打游戏的,这些公司竟是未来的独角兽?






带你遇见未来的第一视频账户


微信:chuangyemeiguo

微博:创业美国

知乎:陈一佳


《创业美国》节目视频

优酷、腾讯、财新

搜狐、乐视、网易

搜索:创业美国


短视频

微博、微信、秒拍

今日头条

搜索:三橙视频


《创业美国》节目音频

凤凰、蜻蜓、喜马拉雅、多听


合作联系

project@ox3production.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