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涡中的负扣税:谁是受益者,谁又是受害者?

2018年11月30日 澳财网




澳大利亚可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还在使用“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政策的国家,该项政策的争议性一直很大。每到大选年,负扣税政策就会被重新提起,进而成为联盟党和工党双方互相攻击的内容。本月早些时候,工党就对这一政策进行了辩护。


今天我们就一同来关注这一在澳洲联邦大选时避无可避、上台后又束手无策的负扣税政策。



简单来说,负扣税政策指的是,允许纳税人在一项商业活动中蒙受的亏损,用于抵扣其他商业活动中的收益,实现减少应纳税收入、减少应交税金的目的。

 

据统计,在2001-02财政年中,房地产投资者的负扣税收入使澳大利亚全国个人所得税收入减少了6亿澳元,2004-05财年减少了39亿澳元,2010-11财年减少了132亿澳元。

 

在2016年联邦选举期间,工党就曾提议限制(但不是消除)负扣税政策,并将资本利得税折扣从50%减半至25%,因为工党研究分析发现,澳大利亚的负扣税政策为富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对中低收入的澳人则并没有太大好处。



不过,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Scott Morrison表示,税收数据显示,许多中等收入群体(例如教师、护士和电工)从负扣税政策中获得的利益大于中高收入人群。


工党旧政重提,执政党予以反击

2019年又是联邦大选年,目前在野的工党“照例”重提限制负扣税的计划,宣称只要赢得大选,就会立时限制对新住宅的负扣税优惠力度,同时还将减少投资者最终在出售房产时获得的减税优惠。工党认为,这将缓解房价压力,并将帮助首批购房者进入市场。

 

不过,执政的联盟党政府财长Josh Frydenberg与其前任Scott Morrison保持了一致步调,他抨击了工党的主张,表达了坚守负扣税政策、不减免其优惠力度的立场。


Frydenberg先生在11月初的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告诉记者:“我们确信,使用负扣税政策的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应税收入低于80,000澳元,也就是大众所认为的非富人。所有负扣税政策受惠人群中包括58,000位教师、40,000位护士、20,000名警察和急救人员。”


应税收入?总收入?


据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对于财长的此番言论,澳大利亚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存在误导性的:使用应税收入来定义财富是错误的,因为负扣税的本质就是一种税收减免,减少了应税收入。

 

专家建议:从一个人的总收入中,扣除负扣税带来的影响,并给予该数字一个阈值,才是准确的衡量标准。而根据这一衡量标准,只有52.3%负扣税获益者的收入低于80,000澳元,这有悖于Josh Frydenberg所谓的“三分之二”这一比例——根据他的说法,所有负扣税受益者中应当有76.4%的收入低于80,000澳元。


与此相对的,根据Josh Frydenberg的说法,应当有23.6%的负扣税受益者收入高于80,000澳元,但事实情况是,收入高于80,000澳元的人占所有负扣税受益者人数的47.7%。

 

因此,从以上分析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收入高于80,000澳元的人使用负扣税优惠政策的频率和概率都更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税务与转移政策研究所教授Miranda Stewart也表示,使用应税收入作为衡量负扣税政策受惠者的标准是错误的,“使用应税收入作为衡量标准,就是已经将纳税人所有因负扣税及其他税收优惠政策抵扣的部分剔除。”

“这解释了大量没有应税收入的人在房地产投资时是亏损的,他们利用这一部分亏损,将应税收入减少到零。”


在澳洲,怎样的人才算是富人?

收入最高的那五分之一的人中,也有相当大的比例的人认为他们收入并非最高。”

 

而一项澳大利亚研究所2014年发起的研究中显示,中低收入人群(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澳元)中超过80%的人认为澳洲的平均家庭年收入就差不多是他们的收入水平。

 

这就意味着,公众对于财富的观念完全是从自己本身的收入出发——收入越高,对富裕的定位就越高。

 

Roger Wilkins说,对于“富”这一词是没有所谓准确定义的,不过收入最高的1%的门槛,是有明确的数字的。

 

“在2015-16年度,收入最高1%的人(15岁及以上的所有人)中,最低为245,000澳元。”


$ 80,000 - Frydenberg先生使用的数字

$ 180,000 - 政府用来对“高收入者”征收预算修复税的数字

$ 245,000 - Wilkins教授强调的数字


工党的负扣税改革方案同样存在争议


工党认为,使用负扣税政策的投资者,通常都会希望他们所投资的房产可以升值,用于抵消他们短期内的损失。由于过去十几年来澳大利亚房地产价格飙升,批评人士认为这是由于负扣税推动了投资者投机热潮。据悉,截至2015 - 16年,约有130万澳大利亚人投资房产时蒙受损失,损失额共计120亿澳元。

 

虽然Josh Frydenberg的言论引发了很大的争议,但专家显然更加不满工党的负扣税改革政策。Aussie Home Loans创始人John Symond将工党的计划比喻为“核弹”,认为这可能使澳洲经济陷入衰退。


John Symond先生在接受澳大利亚人采访时表示:“我不关心自由党、工党、绿党、还是别的什么党当政,如果他们提出激进的、会给经济带来重大影响的政策,我都会直言不讳。”他警告说,房地产价格已经下跌的当下,工党的计划生不逢时,“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会因此蒙受损失,数万人将因此负债。”

 

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在近两个月持续下跌,在12个月以来共计下跌4.6%。虽然经济学家们对工党计划的优劣存在分歧,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会削弱投资者的情绪。


“银行资产负债表将受到打击,由此,融资成本会更高。进而,银行将减少贷款、减少收益,股价也将随之下跌,那么退休基金的回报也将受到影响。这样一来,工党所谓的帮助首批购房者进入市场更不可能实现。”

 

SQM Research的房地产分析专家Louis Christopher表示,如果工党的计划实施,那么计划将在2020年生效,届时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屋价格将下跌20%至30%。


 

博满金资分析师魏睿昊早先曾指出,所谓“劫富济贫”的负扣税政策,实际效果并不会太好,也无助于平衡社会财富分配。负扣税给富人带来的好处是,富人将因此有更多的闲散资金来投资,也由此,最终会拥有更多投资房、获得更多负扣税优惠。但这并不不是说大家都是靠负扣税来发家致富的。

 

另一方面,即使负扣税优惠政策取消,富人一样可以有别的税收优惠政策可以选择,甚至很多富豪都会利用公司税等结构来合理避税,而直接利用负扣税来简单持有投资房的更多可能是中产阶级。

 

澳洲确实存在房屋价格负担性的问题,但症结就是负扣税吗?负扣税政策的确需要修改,但究竟该怎么修改,该何时修改,还有待关注。


Reference: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1-16/fact-check-negative-gearing-under-80000/10387552

https://www.news.com.au/finance/economy/australian-economy/labors-negative-gearing-plan-a-nuclear-bomb-aussie-john-warns/news-story/4e76f6d0c08505a6f6bab318d241992c



澳财2019财富高峰论坛


线上报名已全部终止!

报名具体情况以工作人员电话/邮件确认为准

感谢您对本次峰会的大力支持!


活动安排

DEC

4

2018年12月4日

9:00 am - 6:00 pm

墨尔本君悦酒店 Mayfair Ballroom


点击观看剧透


免责声明


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联系我们 ▼


墨尔本办公室

电话:1300 22 6666


悉尼办公室

电话:+61 2 8216 1764


邮箱:info@bmyg.com.au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


欢迎转发和点赞支持澳财网

转载及合作事宜,

请联系info@bmyg.com.au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澳洲财经资讯

收藏 已赞